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专栏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音频 04:54
李南央與病中的李銳合影,其訃文告中提及李銳的離世時間應為美國時間15日
李南央與病中的李銳合影,其訃文告中提及李銳的離世時間應為美國時間15日 网络

4月2日,李南央的继母张玉珍向北京法院起诉李南央,讨要《李锐日记》。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将有关法律文书,寄给了居住在旧金山湾区的李南央,并派出一位副总领事,前往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要求胡佛研究所交出李南央捐赠、已成为该所馆藏档案的《李锐日记》。还没有从丧父之痛中走出来的李南央,于是不得不为保护父亲李锐的日记而战。

广告

张玉珍是个文化不高的女士,李锐说张玉珍是自己的医生、护士兼政委。政委全称“政治委员”,是中共为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解放军团以上部队设置的职务。李南央认为这次通过北京法院讨要《李锐日记》,是由中共中央最高层主导的行动。中共方面把这项行动编了号(LimsTim134 ),说明中共最高层对讨要《李锐日记》的重视。中共讨要《李锐日记》作什么呢?李南央指出: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销毁,让《李锐日记》从世界上消失。

李锐是中共党内以敢言著称的开明派元老,2月16日以101岁高龄逝世。李锐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中共党史专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曾担任高岗的秘书和毛泽东的兼职秘书。李锐一生保持写日记的习惯,李南央向胡佛研究所捐赠的李锐日记,约一千万字,时间从1935年至2018年3月26日李锐住院前,共83年。除了日记外,这批文献还包括李锐的信件、在庐山会议期间和参加土改的工作笔记等等。《李锐日记》是与中共官方党史完全不同的另一部党史,是极为珍贵的文献,中共官方党史掩盖或歪曲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李锐日记》中都有真实的记载。

2013年,李南央曾为父亲整理编辑《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交给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出版。当李南央把少量《李锐口述往事》带回北京,却遭中国海关没收和销毁。这事警示李南央,未来父亲百年后,父亲一生记载的中共党史,必将遭中共当局毁灭,当务之急是将《李锐日记》抢救到国外,保存下来。从那时起,李锐便把自己的日记等文件,交付给女儿李南央,李南央在几年间,一部分一部分的把《李锐日记》从北京带到旧金山。两年前,李南央告诉父亲,他已经将带出国外的《李锐日记》等文件捐赠给美国著名智库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李锐表示非常欣慰,称赞女儿为他完成了身后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李南央说:“从那时起,爸爸就特别兴奋,他知道他的日记能留下来了,他觉得是对他的价值的肯定。”

自父亲去世,李南央便处于一种战斗状态中:先是她要公布李锐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身上不覆盖党旗,不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但中共当局仍为李锐举行了追悼会,送进八宝山,覆盖了党旗。为此李南央发表声明说:“我知道父亲绝对不能接受将他定位于一个共产党的正部级干部进行追悼,我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对那面盖着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下的李锐恸哭长啸。”

父亲逝世不到两个月,李南央又要面对讨要《李锐日记》的一场来势汹汹的法律诉讼。北京法院通知李南央,将于6月25日开庭审理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李南央表示:她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继承和处理《李锐日记》的合法性,但在党大于法的中国,这场官司她必输无疑。李南央在中国已失去人身安全保障,她不会去北京出庭,胡佛研究所将依照美国的法律应对这起诉讼案,自己也将按照美国法律办事。李南央说:“一个法治碰到一个党治,这是西方世界正在面对的新课题。中国过去毕竟穷,它现在财大气粗,它利用党治跟全世界较劲。我所要遵守的是美国的法律,我没有违反美国的法律。”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4月22日举行了一场《李锐日记》研讨会,邀请李南央主讲,这也是胡佛研究所对李南央表达的支持。

目前,胡佛研究所对《李锐日记》的数据化处理已经完成,将向全世界研究中共党史的专家学者以及想了解中共真实历史的公众开放。保护《李锐日记》就是保护真实的中共党史,李南央表示不会退缩,决不允许父亲的日记被中共讨回销毁。这也许是一场漫长的法律诉讼,但法律和时间都站在李南央一边,当《李锐日记》向公众开放,更多的人从阅读和研究中了解了中共的真实历史,李南央便最终赢得了这场保护《李锐日记》之战。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