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无国界记者:中国大外宣图用政治宣传取代新闻报道

音频 06:00
无国界记者组织2019年全球新闻自由状况地图
无国界记者组织2019年全球新闻自由状况地图 图片来源:无国界记者组织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根据国际非政府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一年一度的新闻自由状况报告,全球媒体自由状况不断恶化。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24%的国家新闻自由状况被认为是“好”或“比较好”。而在上一年度的调查中,这一比例还在26%。中国在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上,被在倒数第四,仅略好与厄立特里亚、朝鲜和土库曼斯坦。中国国内的新闻审查制度行之有年,但这些年的新趋势是中国政府在海外推行的大外宣政策越来越积极。无国界记者组织最新的一份中国情况报告认为,中国正试图建立一种“世界媒体新秩序”,对全球新闻自由构成威胁。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接受了法广电话采访:

广告

中国大外宣政策试图用政治宣传取代新闻报道

法广:无国界记者组织在最近的一份关于中国新闻自由状况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正试图建立一种“世界媒体新秩序”。这种新秩序在何种程度上对全球新闻自由构成威胁呢?

艾玮昂:的确,无国界记者组织对中国对世界各地媒体日益成长的影响感到不安。我们最近的一项报告显示,十年来,中国当局制定了一项完整的计划,渗透外国媒体、向外国记者、向出版商等施加压力。这些努力并不满足于改变各地媒体的中国故事讲述,而且是在试图让中国的政治宣传取代新闻报道。

问题是西方民主国家正在放弃为新闻自由而战。在民主国家,越来越多的政治人物、民选代表攻击媒体、辱骂媒体、质疑媒体的工作成果……这种情形非常危险,因为这催生了一种对媒体的仇恨,而这种仇恨可能最终演变成暴力。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攻击媒体,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某一天闯入国会山一家报社,开枪杀死四人……,这些事件之间并不是彼此孤立,而是有一种内在的联系。如果民主国家助长对媒体的仇恨,那就等于向专制政权、向俄罗斯、向中国模式发放通行证,而这种模式会用国家政治宣传取代新闻报道。

西方国家需坚守民主基因,难以应对这样的威胁

法广:西方媒体正因为遵守独立以及新闻自由的原则,而处于各自为战的局面。而中国的大外宣政策则是由一个没有监督机制、也没有权利制衡的政府来主导和推动,这本身就是一场力量不对等的战争。西方媒体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捍卫新闻自由和媒体独立呢?

艾玮昂:的确,民主国家面对这种针对媒体的攻击很难自保。一方面因为媒体相对来说是一个力量薄弱的行业。媒体目前正处于一种经济模式转型的阶段,很多媒体从传统模式向网络平台转型都遇到困难。因此,这种局面对于中国来说就很容易。他们有很多钱,可以投资入股媒体,有时候甚至直接收购:世界各地的很多中文媒体都遇到这样的情形。另一方面,中国的外交人员网络也越来越活跃。他们经常亲自上阵,严词攻击那些报道不合中国口味的记者。民主国家面对这种情况很难有所行动,因为他们必须保持他们的民主基因,不能采取专制措施,去封锁中国记者或中国媒体。所以,民主国家目前的确难以应对这样的局面。

法广:这些年来国际舆论广泛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这项规模庞大的计划是否也包含媒体攻略呢?

艾玮昂:绝对是。“一带一路”倡议是未来数十年中国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方案。中国政府为此大笔投资媒体,因为“一带一路”项目涉及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但未必被沿线国家的民间舆论所接受,所以,中国必须保证媒体支持中国的行动。当局制定了一项大批邀请媒体记者、尤其是那些发展中国家记者去中国培训的计划,帮助他们了解中国,同时也是收买这些记者的好感,促使他们正面报道“一带一路”项目。

法广:相关国家是否意识到了中国这种积极的大外宣政策的威胁呢?

艾玮昂:民主国家确实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他们也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他们发现某家媒体被中国收买、或被中国渗透的时候,往往已经太晚了。发现的时候,往往是出现新闻审查,或者已经有记者被开除,比如去年南非媒体就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由于商业秘密原则,世界各地大部分媒体都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因此外界很难掌握中国对这些媒体的实际控制情况。所以,即使西方民主国家确实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们能够采取的行动还是非常有限。

法广:那如何应对中国这种积极的大外宣政策呢?

艾玮昂:无国界记者组织提出了两项措施,希望能够应对来自像中国或俄罗斯这样的专制国家的威胁。一是2018年11月在巴黎和平论坛上发起的一项政治程序,希望重建新闻资讯与民主的关系。这项倡议得到了12个民主国家元首的支持。

我们的第二项倡议不久即将启动,旨在推出一套媒体验证机制,以便让任何一家媒体,像工厂企业一样,通过相关标准,验证其新闻采编程序是否尊重新闻准则。这样,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交媒体,都可以分辨出哪些是严肃认真的媒体、哪些是政令宣传机器,而不必自己决定如何选择。听任一个政府、或者一个社交网站自行决定哪些新闻是合理的、哪些是假新闻,会很危险。让新闻行业在这个问题上自我规范很重要。我们认为这样的验证程序可以产生效果,这样,社交媒体可以面对各种新闻,做出一种正面的选择,在那些被列入严肃从事记者工作的媒体名单上选择内容,从而减少假新闻在搜索引擎中出现的频率。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