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陈破空:一带一路与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

音频 11:02
习近平访问意大利2019年3月23日
习近平访问意大利2019年3月23日 路透社/Yara Nardi

4月25-27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从与会国家的数量看,与两年前举办的首届高峰论坛相比,今次“一带一路”论坛的规模似乎有所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如英法德及日韩等亚洲经济强国,继续保持上一届的做法,没有高层领导人出席、仅派出代表;美国则一改上届做法、没有派代表与会。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本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主要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这是北京举行的第二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次高峰论坛的主要看点就是:邀请了多少国家,以及保安戒备森严。因为今年是中国的敏感年。八九六四屠杀三十周年。所以看到很多代表、各国代表住的这些酒店,都是铁栅栏封锁,就跟三月召开两会一样。

对一带一路本身的峰会来说,与两年前举办的第一届峰会相比,没有多少实质上的新意。所说的“邀请更多的国家”、或者“更多的首脑出席”或者“更多的代表出席”,其实变化不大。还是西方出现的普遍抵制情绪。来的主要国家,还是非洲、亚非拉这些国家、亚洲一些国家的政要。讨论的内容也都跟第一届的差不多。看不出有什么新意。尽管在习近平的讲话中,提出来一些“要消除腐败、要保护环境”等,但总的来说,这些说法都很空洞。看不出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更没有任何的规范或国际准则可以约束在一带一路中所产生的债务陷阱和腐败问题。

法广:中国将亚非拉国家定位为其推行“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目标,有时甚至做出不惜成本的举措,目的何在?

陈破空:我想这可能与毛泽东时代有关。毛泽东时代号称要把红旗插遍全世界、红太阳照遍全世界。不仅要解放中国,还要解放全世界。按照共产党的说法,无产阶级没有祖国,要解放全世界。毛泽东做不到。现在中国崛起了,经济发达了,共产党能够控制中国整个的经济资源。所以用经济手段来控制世界,实际上就是对中共政权的进一步巩固,不仅要防守,还要进攻。防守,就是在国内防范十三亿人民、巩固自己的政权,另外向国际上推广,用一种中国的模式,就是一党专制的模式来影响世界,统治世界。在这一过程中,中共把政权、把它的红色江山、或者把它所谓的号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种一党专制,看成是巩固的首要目标。因此在向世界拓展过程中,在扩大中共的影响力。因此将这样的政治目标凌驾于一带一路的经济和贸易目标之上,这样就使它不惜代价。所以我们看到一带一路对中国国内没有收获,人民感觉不到实际的收获,世界人民在所经的地方,也都是怨声载道,尤其是债务陷阱。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它还是要硬推。就说明在一带一路中,它的经济和贸易目标是次要的,政治目标、或者国际战略目标才是主要的。

法广: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本次没有派出代表,如何解读美国的这一做法?

陈破空:两年前,美国派出了一位总统特使波林格,此人以前在中国当过记者,被中国的国安、保安殴打,后来从军,现在从政,在美国成了重要的政府阁员。他上次出席了。这次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本就没有派出任何代表参加,可以说上次的出席就非常地不愉快。因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欧洲国家的代表提出:一带一路的共同文件中要加入像:招标透明、防止腐败、保护环境、保护劳动权益这些很基本、很简单的事项。但中共在搞一带一路首届峰会宣言的时候拒绝了。因此,西方国家集体地没有在这份共同宣言上签名。这件事显然让美国和欧洲国家感到大失所望,而且不满。所以在中美贸易战的情况下,贸易谈判还没有达成,全面对抗的情况下,美国总统就干脆不派任何代表参加,以示对一带一路的全面否定。而西方国家也仅仅派出代表,只有像意大利和瑞士这两国元首,上次出席了,这一次也出席。西班牙上次有首相出现,这一次只派出代表。显示了西方整个对一带一路的冷淡和降级。而中国在国内宣传:意大利或者瑞士加入一带一路,实际上这两国签的是意向书。意大利再三声明:意向书、合作备忘录;意向书只表明意向,并不是任何的协议、或者合同、或者承诺。是中共把所有的项目套上一带一路而已。这只是出于在国内宣传的目的。实际上在国际上,并没有真正加入一带一路的西方国家。

法广:请谈谈,为什么其他多数大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持谨慎立场?

陈破空:因为从习近平推出一带一路以来,从2013年到现在的六年时间,让国际社会看得非常清楚:在整个推广的过程中,他完全不顾世界的标准、或是世界的规范,沿途损害的是劳工权益,比如说:用的是中国工人,没用当地的工人,也没有保护当地工人的权益。另外,环境污染问题。一带一路在缅甸或别的地方造成的项目带来了环境和生态的破坏,受到民众的抗议。另外一点还有:整个过程不是公开招标,而是私厢运作。工程都由中国的公司接管,让西方感受到在二战后的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的不同。

二战后,美国为了援助欧洲国家、尤其是西欧国家,还有部分的亚洲国家、日本,推出了马歇尔计划,用美国的资金来重建这些国家。在这些建设过程中,工程招标都是透明的、公开的。有美国公司和当地公司共同参加。劳工用的都是当地劳工,振兴当地的经济。就可以看出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是实实在在的惠泽于当地国家和人民。但是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与西方、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南辕北辙、完全相反。虽然前后相差七十年、大半个世纪,按道理说应该更进步,做的更好,但是这个目标却是赤裸裸地贯彻北京的利益。不仅有北京的政治目标,还有北京的经济利益。甚至于(我以前也多次讲过),一带一路包含了中共这些高官个人洗钱的企图。把在国内所赚的这些钱通过国际工程洗白。实际上一带一路也包含了一些中共高官、尤其是负责这些中共高官洗钱的、这么一个非常隐蔽的方式,其中也包括他们在项目中吃回扣的这些做法。而且整个世界都受到污染、腐败的污染,包括像马来西亚、萨尔瓦多、马尔代夫、非洲国家,等等。这些国家都传出腐败的消息。所以这些模式都跟西方所奉行的民主、人权、法制背道而驰,与西方所坚守的国际准则背道而驰。尤其中共在一带一路中又推出了监控工程。把华为、中兴等这些监控工程推到了非洲国家。像赞比亚、坦桑尼亚、或者肯尼亚这些国家,影响了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西方对一带一路持怀疑、抵制、不满、甚至反对的态度完全在情理之中。

法广:新疆是中国新丝绸之路通向中亚及欧洲等地的重要门户,鉴于此一原因,北京在新疆地区镇压维吾尔族群的政策是否就可以得到认同呢?

陈破空:这也正是一个中国与西方世界冲突的重要原因。对中国来说,它在新疆大规模地镇压穆斯林、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有多重意图。其中重要的意图之一,就是试图为一带一路铺路。因为一带一路往西的方向要经过新疆。新疆是中国地域最辽阔的一个地区,占六分之一的中国领土。所以他的重大意图之一,就想荡平新疆。让新疆成为一个鸦雀无声的、完全受中国控制的一个新疆。因此不惜在当地大规模地消灭当地的宗教信仰、灭绝文化、对普通的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进行强制洗脑,甚至不惜关进集中营。中共这个做法被认为是为一带一路清理门户。但是对世界而言,恰恰是这个行为,激起了世界最大的反感和批评。因为整个世界惊讶地看到:人类到了二十一世纪,居然类似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那种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居然又在地球上翻版,在中国翻版。新疆党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全国所建立的“再教育营”,就是一个纳粹德国集中营的一个再翻版。把有宗教信仰的、普通的人-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恐怖分子-关进这个集中营,进行大规模的迫害、酷刑、洗脑等等。这是当代反人权、反人类的、登峰造极的一项工程,可以说,这个(工程)与一带一路的重合,败坏了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也败坏了中国的形象。同时使国际社会对中共更加反感和批评,也是一带一路必然遭受重创、屡遭重创、屡遭失败的其中一个重大原因之一。

习近平推出的一带一路为什么屡遭失败、屡遭挫折,但是他还是要坚持?开了一届高峰会,又开第二届高峰会,试图要把这个一带一路进行到底。国内老百姓批评,国际上也批评,称之为陷阱。习近平之所以坚持,与中国的制度有关。这个制度与民主制度不一样。因为民主制度领导人或政府受到批评,他就会收敛、就会反思、反省,甚至改变政策、取消这些项目。但是独裁政权、一党专政、或者是大权在握的领导人,他认为如果对批评低头,对国内外的批评低头,就意味着损害他自己的管制威严,损害他自己的权利,因此他有理由坚持下去。他认为他要跟中国人民较劲、跟世界人民较劲、跟各种批评声音较劲,才能够强化他的统治。因此即便错了,也要坚持下去。所以最后我们看到,一带一路成了习近平本人的一项政治工程。如同大跃进是毛泽东的个人政治工程一样;如同三峡大坝是李鹏的个人政治工程一样。哪怕受到国内外的反对,他也要坚持下去。因为政治工程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如果丢弃了政治工程,可能就会终结他的政治生命,甚至丧失权利。这就是制度问题。是一党专政的专制制度下和个人大权独揽所造成的悲剧,让中国人民双重买单:一方面是没有参与决策,不同意的错误决策,同时又为这个错误决定带来的沉重经济代价来买单。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