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专栏

是文明的冲突还是种族的冲突?——美国人如何认识美中关系

音频 04:39
2018年美中代表团二十国集团峰会资料图片
2018年美中代表团二十国集团峰会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如今的美国,抵制和反击中国的渗透和侵害,已成为共和、民主两党以及政、学两界的主流意识,但如何认识日益恶化的美中关系?美中冲突是“文明的冲突”还是“种族的冲突”,或者是其他什么冲突?却仍未形成全民共识。

广告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是把美中关系恶化定义为“文明的冲突”第一人。金里奇不久前在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的会议上指出:“美中之间是一场有关文明的较量”;他说,“美国正在失败”;美国现在的问题是“还没有醒来,不清楚问题是什么,也不清楚应对的规模有多大。”他还说,“美国到现在没有形成政治基础来应对中国”。

 

接受了“文明的冲突”这一理念的是美国共和党执政当局的高层官员。

4月29日,在一个由美国智库“新美国”和亚利桑那大学共同举办的美国未来安全论坛中,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的一篇讲话,表达了美国政府高层对金里奇“文明的冲突”论的认同。斯金纳说:中国与西方自由世界存在文明和意识形态冲突,中国与美国的竞争,不仅局限于双方的国家利益,也存在于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等更为广泛的领域。斯金纳指出:美中这种竞争和对抗的关系,甚至超越了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对抗程度,因为前苏联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本质上仍是一种西方意识形态,因此美苏之间的文明和意识形态对抗,仍然只是“西方集团内部的一种对抗”,而中国现在的意识形态和文明结构,和西方世界所认知的完全不同。斯金纳的结论是:这种“文明的冲突”,对美国甚至西方将具有更大的威胁。

去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对华政策演讲,和今年以来,国务卿蓬佩奥、参议员卢比奥在多个场合的讲话,虽然并没有使用“文明的冲突”这样的词句,但他们都指出:美国面对的中共,是一个专制、落后、野蛮并且野心勃勃要称霸世界的政权。

在斯金纳讲话后,美国的政治新闻网站《华盛顿观察者》发表了《国务院准备与中国进行文明的冲突》的报道。报道说:蓬佩奥国务卿的团队正在制定一项中国战略,该战略基于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进行较量”的理念。

然而,在美国,对美中冲突还有另一种解读,《华盛顿邮报》的一篇分析文章写道,对于很多中国问题专家来说,他们不把特朗普政府与中国之间的争端视为是“文明的冲突”,而认为“种族”是这场争论的核心。“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丹麦(Abraham Denmark)发推文表示,如果说美中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临一个强大竞争对手不是高加索人,那么二战的太平洋战区怎么算呢?更重要的是,种族与这些有什么关系?

对美中冲突还有一种解读,那就是前一段时间流行美国学界的所谓“修斯底德陷阱”论,指美国感觉到“崛起的中国”对自己的挑战,必然要回应这种威胁。这种说法也抽去了美中两国因意识相态、价值观不同而发生的“文明的冲突”。

完全否定美中之间存在任何冲突的也大有人在:宣布竞选美国总统的前民主党籍副总统拜登5月1日说,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曾与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的民主党籍前国务卿希拉里5月2日说,要找中国来支持民主党。

美中两国“文明的冲突”其实自中共建立政权以来一直存在,只不过中共对美国采取攻势而美国对中国采取绥靖,美国早就失败了。当然现在觉醒也不晚,但如果美国的智库仍然充斥“种族的冲突”和“修斯底德陷阱”之类的愚昧,或者让拜登和希拉里大行其道,那么就如金里奇所说“美国正在失败”,美国最终将输掉这场“文明的冲突”。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