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音频 05:51
全球网传王维林北京六四阻挡坦克图片
全球网传王维林北京六四阻挡坦克图片 网络照片

距离欧洲议会选举一周之际,周一各大法国全国发行报纸的头版主题集中于欧洲及法国事务。《解放报》头版以“左翼:存亡行动”为题,关注法国左翼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可能面临历史性的集体败局,不足10%甚至5%的悲观选情预期,让分崩离散的左翼候选人试图在最后一周争取更多选民投票。在选举前夕的最新民调显示,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RN领先,执政共和前进党候选人Nathalie Loiseau接受《费加罗报》专访,阐述其应对这一局面的抵御之策,她警告选举的最大的风险在于“削弱法国的声音”;在极右阵营,奥地利极右派副总理最新被曝涉嫌通俄丑闻黯然下台,动摇了在此次选举中志在必得的欧洲极右政党势力。法共《人道报》将此作为头版主题,标题是“欧洲极右政党:奥地利的暴露者”。经济性报纸《回声报》头版则针对本周末在米兰举行的欧洲12个民粹极右政党领袖大会,报道马克龙批评警告民粹极右势力的新的国际化形势。此外,从周一开始,将对处于“植物人”10年多的朗贝尔停止生命维持措施再次引发的民情争议,也是各报普遍报道的另一议题。 

广告

有关中国的报道,《人道报》在文化版继续刊载一篇纪念华裔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文章,称他是一个将艺术和文化融入建筑、照亮现代主义的建筑大师。

三十年前的5月19日,时任总理李鹏宣布戒严,向天安门广场的反抗学生派出军队,为六四的血腥镇压开启前奏。《解放报》在世界版刊出题为“天安门: 镇压之夜的三十年后”的报道,记者Arnaud Naulerin在巴黎专访参与六四、此后流亡国外的中国学者蔡崇国。

在两个整版报道的开篇,记者描述了春天的巴黎,在Denfert-Rochereau广场的一个咖啡馆里,蔡崇国向记者讲述对三十年前另一个春天的生动记忆。 “你无法想象当时的热情,数百万人参与了这个特殊的时刻”“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在全世界的目光中见证了中国历史上一段特有的自由时刻”。“西方第一次意识到中国人能够动员起来,能够批评他们的领导人”,蔡崇国这样回忆道。这就是一个火花,它点燃了这位年轻哲学学者的激情,而当军队的坦克在6月3日至4日夜间粉碎了天安门运动之后,他被迫逃离祖国。这个日期将他的人生一分为二,也因它而留下了“中国人之间的深刻分歧”。

30年后,曾当过中共模范党员、目前居住在法国的蔡崇国为中国目前“六四”的绝对禁忌感到黯然,在这种普遍的压抑和健忘中,他看到的是一个“金钱和警棍控制的社会”的出现,在他看来,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不仅仅是一个独裁国家,而更是一个疯狂的资本主义、一种新型的极权政权,它试图控制一切,辨识监控所有的人。

蔡崇国说,1989年的六四事件,让人感受到了压制的恐惧、打破了以往镇压的禁忌。 “我们看到军队会毫不犹豫地杀人。而在1989年之前,我们还坚信当局的镇压永远不会越过这条红线。”

报道回顾距今整整30年前的中国,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在5月底开始的局势变化,中共高层内部意见的分歧加剧,时任总书记赵紫阳前往天安门广场说服年轻的抗议学生,说了那句“我来得太晚了”。整整19日当天,电台不断播出李鹏和学生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的激烈辩论。蔡崇国回忆了他在那段时间的亲历,他在为编辑一本关于文革和毛泽东历史书籍而从武汉北上,在抵达北京时,看到铁路沿线几十辆军用卡车。以及期间示威学生与市民堵在坦克四周,和战士交流互动的场景。在24日军队退出了, 但一切都以走得太远而无法挽回。蔡崇国说,“我们当时认为我们赢了一场胜利,设法制止了戒严”,之后开始意识到大屠杀将会发生:因为邓小平不可能屈服于学生而丢掉面子“。

报道随后介绍了1955年生于武汉的蔡崇国,讲述了他在文革下乡经历、对毛主义的怀疑、到一代人对政治的热情、对改革和现代化所抱有的希望。这种希望催生了从1986年开始一直到89年六四持续几次的民主运动。而蔡崇国本人直到6月2日仍在北京,两天后亲眼目睹了镇压的场面、蓝裙被坦克履带夹压的女生...,六四镇压后的三周,蔡崇国从海上历险游泳到香港,之后来到巴黎。

此外,在《费加罗报》文化版还有一篇有关中国画家严培明画展的报道,作为庆祝重新开馆活动之一,法国第戎美术馆为目前生活在第戎的中国著名画家严培明举办个人题为“哭泣的男人”画展,费加罗报为此特别刊登一篇对严培明的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