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陈小雅:邓小平和赵紫阳为何不能成为赫鲁晓夫或戈尔巴乔夫

中国的八九民运遭到镇压,但却成为苏联和东欧共产政权倒台的催化剂。《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认为,民运点燃的火就把自己烧死了,但是却同时把别人的饭煮熟了。她分析了这场运动为什么没有催生中国的赫鲁晓夫或戈尔巴乔夫的原因。

广告

法广:您是否也认同,六四运动的镇压给中国的民主进程划上了句号的观点 ? 另外,为什么邓小平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呢?

陈小雅:六四镇压了民运,造成民运的中断,也造成了整个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中断,在包括意识形态等方面都是大幅度的倒退,尤其近几年非常明显。

至于“邓小平为什么不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从历史发展来看,邓小平和戈尔巴乔夫在中苏历史上实际上并不处于同一个阶段。斯大林到戈尔巴乔夫之间经历了三十多年,邓小平是紧接着毛泽东的,没有经过中间社会生长,执政党腐化以及全社会失望的积累过程,所以邓小平不可能成为戈尔巴乔夫,他顶多成为赫鲁晓夫。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成为赫鲁晓夫呢?首先,赫鲁晓夫在中国被批得太臭了,另外就是文革的影响。虽然毛泽东去世了,文革也在全社会极度溃败、经济形势极度恶劣的情况下结束了,但是,有多少文革的因素压下来了?邓小平并不知道。他家在文革中是吃过苦的,邓朴方在文革中被整受伤成为残疾人。因此,如果批毛,是否会重启文革话题?邓小平当然害怕去触及这个东西,因此他当时就取了一个社会最大公约数,也就是不管是极左还是极右之争了,大家齐心先奔经济,把经济搞上去,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没有选择当赫鲁晓夫,他如果当赫鲁晓夫就会被弄下去,会很短命。

后来赵紫阳也是因为时间不够,当不成中国的赫鲁晓夫。

实际上,说真心话,中国进步的速度还是够快的,在五十年之内我们可以看到社会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虽然现在有回潮,有很大的反复,但实际上走得还是比较快的。但是,一个社会发生变革的前提就是要有积累,一定要有一个生长的过程,没有这个过程的话,即使发生让全世界瞩目的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也没有用。中国的89民运之所以能够影响到东欧和苏联发生巨变是因为人家的时间已经到了,时机成熟了,也水到渠成了。但是我们还不到,结果这个我们自己点燃的火就把自己烧死了,但是却同时把别人的饭煮熟了。

这就像孵小鸡,不到一定的时候,小鸡不会自己出来。小鸡需要自己将蛋壳捣破才能出来,小鸡长大了,不可能再继续被禁锢在蛋壳里,自然就会破壳而出。但是如果还是一个鸡蛋的话,打开后就是一个蛋黄,连一块石头都不如。

法广:目前中国经济腾飞,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时候是不是已经快到了,还是有其他更多干扰的因素?

陈小雅:我认为民主的进程和经济或GDP挂钩,一定要有社会组织的生长和理性的增强,或者说社会的自发育程度的提高 。

现在,海外的人权组织,各种各样的国际基金会似乎都很期待。全球都在期待这个小鸡快点儿破壳而出,但是这个小鸡不知是不是自身有病还是鸡蛋本身并不是受精卵根本孵不出鸡来?我观察到的是,外边很热,但里边并没有想象的那种热度,也没有组织化这些东西,非常非常困难。但是我不是政治家,所以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