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欧盟选举专访之二:上升的民族主义 亚裔如何自处

音频 10:09
一名身着中国传统画样式服装的女子
一名身着中国传统画样式服装的女子 路透社Darrin Zammit Lupi供图

欧洲议会选举5月23-26日进行,28个成员国投票,法国的投票日定在26日。四月的一份调查显示,751个议员席位当中,大约20%的席位将由民粹,民族主义的政党夺得。法国目前民调领跑的也是极右翼国民联盟,口号是“我们的人民优先”。在此背景下,在法生活的华侨华人,以及整个亚裔群体该如何面对可能上升的群体性偏见?亚裔参政,投票热情如何?以下是记者对法国华侨华人会公民事务部负责人的Sacha LIN的采访。

广告

现在欧洲民粹主义和极右翼势力不断增强,反移民,要主权,要求优先优待欧洲公民,暂缓或者拒绝外来民众申请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您作为法国的华裔,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作为华裔,在工作领域和日常生活上,会感觉受到偏见吗?欧洲议会的民粹主义反过来对法国政治造成何种影响?给在法国工作生活的华人华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国游客等,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本文为节选,请点击文章开始处配图右上方的三角按钮收听采访全部内容)关于欧洲议会选举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民族主义继续上涨,极端政党是否会从布鲁塞尔影响到法国的民意,我觉得这是一种可能性,但我并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因素,无法直接造成严重的仇外情绪或者种族歧视加剧。我认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造成仇视或者敌对情绪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欧洲范围内对中国缺乏深入理解,就会给仇恨的极端言论创造发挥的空间。我们常说,不理解,伴随着恐惧形影不离。如果民众脑海中,中国威胁的印象已经生成了,那么在法国生活的亚洲面孔,不仅是华人华侨,所有有机会中招被种族歧视的人,都很有可能遭受更加严重的歧视,质疑,怀疑,也更容易在个人发展当中遭受无形的天花板的制约,比如我们所说的“竹子天花板”,或者“玉石天花板”,这两个词汇形容的是亚洲人在西方社会往上发展的途中遭受的无形阻碍。上述这些因素都会损害到亚裔在法国生活的幸福感。

在日常生活当中我本人的确也遭受过一些针对亚裔或者华裔的偏见,我也见过,听闻过其他亚裔朋友遭受歧视,或者把一些中国人的特殊情况普遍化,来给人贴标签的这种情况。但我更倾向于认为面对偏见,这是我本身需要做的一个消化,化解的工作。因为这些偏见本质的出发点通常来说并不是恶意的,而是日常化的一种被认为无伤大雅的,不会损害体面的,被人们广泛接受的一种偏见。和其他种类的偏见相比,对亚洲人的偏见更被人所接受。比如夸大模仿一些亚洲人的行为方式等等。我个人并没有觉得特别不舒服。但我特别感到不舒服的一点,是在歧视的过程当中,被歧视者本身往往会到最后发展出一种自我歧视的心态。也就是说,一个亚裔,他经常听到别人把他类比成他的祖籍国那边的民众,用他的祖籍国的民众的一些比较有特点的地方来给他贴上标签,久而久之,他自己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法国公民。因为别人都这样看待他,他自然慢慢地也会觉得自己不属于法国主流社会。所以说,这是所有的多元文化身份的法国公民的一个自我修炼的必修课,要用法国公民的身份来自我定义,要学会分清什么是别人眼中的我,什么是真正的我,什么是意见,什么是真相。我个人来讲,说话做事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一名法国公民的自我要求。如果法国的亚裔群体本身很有自信,不人云亦云,那么事实很快就会清楚。但如果我们听风就是雨,自我封闭,放任自己不去努力融入法国的社会,不以法国公民的身份自我定位,那的确很容易出问题。在这当中,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权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