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任正非访谈引热议

音频 11:06
微言微语
微言微语 @DR

中美贸易战开局后,特朗普一通组合拳祭出,系统绞杀中国高科技企业,华为首当其冲,国内舆情汹涌,党媒重提“斗争哲学”,“阶级基础”,动员所有宣传工具打响一场反帝抗美爱国主义人民舆论战。

广告

一周以来,各大影视频道每晚播放上世纪抗美援朝黑白片,涉美题材的当代影视剧一律撤档,许多网友忽然发现,其实在以抗日神剧主导的仇恨学党宣工具箱里,反美文艺原创还真的不够用,有网友“饭否”干脆将电影《铁道游击队》主题曲《游击队之歌》重新填词道;“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都能打出800里,我们都是飞行军,打仗的时候不沾地。我们都是金钟罩,子弹拿我们没脾气。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裤裆里面往外掏。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就拍部电视剧。”

网友程凌虚发帖说: “说实话,我对特朗普制裁华为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悲观的。但有人却信心满满,认为既然上世纪六七年代我们在美帝的封锁和制裁下能造出“两弹一星”,那么,今天我们在特朗普的打压下,同样能造出自己的芯片!不过还真不能类比。道理很简单:六七十年代造“两弹一星”的那帮人,受的教育是民国时代的底子,受的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熏陶。现在的专家学者乃至研发人员,是文革的底子,是在统一思想的氛围中成长的。而科研发明,最忌讳的就是统一思想!科学的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汉芯”也好,华为也罢,终究是会露出原形的。”

在一片反帝反美喊杀声中,华为老总任正非日前接受了央视采访,在采访中,他不但直抒胸臆,而且不在乎中宣部规定的政治正确,直接打脸高调煽动民粹主义的各路党媒评论员们。任总说“爱华为不等于爱华为手机”;“中国这个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民粹主义的东西是害国的!”

网民王冉对任正非央视采访受到普遍认可发帖总结道:“为什么网络上对任正非的表态好评如潮?这是因为:

1、大多数人不希望回到闭关锁国的年代,无论主动还是被动。

2、大多数人对借国际形势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的行径和套路心生厌恶。

3、大多数人希望看到中国企业的领导人有格局、有胸襟,对自己的实力和周边的环境有清醒的认知,人格独立,不依附他人,不人云亦云。

4、大多数人希望看到中国的企业靠高度的市场化的能力立足全球,而不是依靠某种非市场化的力量独霸一方。

最后,虽然今天中美双方已经行棋至此,但如果可能,大多数人还是希望双方可以至少暂时回到理性相对、和平相处的轨道上,彼此可以心生芥蒂和保持警惕,但用不着刀光剑影,杀声冲天。无论在中国在美国,只有各自民众、消费者和用户的利益才应该是各自国家的最高利益。”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日前发微博说:“无论是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还是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售零部件,美国政府的所做所为都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合法行为,这跟中国政府把推特、油管等美国企业拒之门外,对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一样,都是主权国家的合法行为。在这一系列国家行为中,美国并没有侵犯中国的主权,中国也没有侵犯美国的主权,发生的事情只是两国的商业关系不再像从前那么友好了。

我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以后,美国曾以很低的关税允许我国的企业在美国市场上销售产品,这是他们对我们友好的表现。现在他们的总统不想这么做了,要提高关税阻挡我国的商品进入他们的国家,他们有权利这么做,就像我们有权利做同样的事情一样。

一个一直对我好的人有一天不再对我好了,我因此暴跳如雷,指责对方背信弃义,这只能说明我自私狭隘。我明白,这世上没有人有义务对我好,我也没有资格向别人索取恩惠。

贸易战里虽然也有个“战”字,但贸易战并不是战争。战争是侵略是伤害,贸易战只是不友好不合作。那些用战争思维看待贸易战的人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最近我国不少媒体用战争思维来分析中美这场贸易争端,他们频频把六十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拿出来类比。在我看来,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了。”

一篇题为《争老大心态》的网文这样写道:“ 两年来中美关系的急剧转变令世界惊讶。这次中美经贸冲突的教训是,称雄意识妨碍了和平发展。由于一定要当老大,要说了算,要称雄,便不择手段,最后反而导致摩擦冲突。要和平发展,其关键是与各国平和相处,不以挖对方墙角、损人利己为谋略。 

文章作者程晓农认为, 中国文革红卫兵执政理念回潮是中美关系无法和谐相处的原因之一。而导致中美关系变冷,是中国的三个意识一一称雄意识、假想敌意识、积怨意识恶性膨胀的结果。

“所谓称雄意识就是, 一定要当老大,要由我说了算,而 不是与竞争对手平和相处。与称雄意识对应的是假想敌意识,即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因为敌视民主制度和普世价值,必定把美国作为遏制中国的最大威胁;另一种是积怨意识,就是从中学生开始就非常熟悉的落后就要挨打说,它的潜台词是,强大了才能横着走。三者可以合称为中国世界观。 

这三个意识不仅体现在高层决策中,它还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当它们深入民心之后,就成了维护政权形象的重要检验标准。不称雄不足以证明成功、坚守现行制度才能顶住西方的威胁、能支配国际规则才算站起来了,这样的观念在社会上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称雄意识的产生,与集权体制下的洗脑教育有关。 许多人把灌输这些意识看成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必然组成部分。这三个意识也是中国历史文化沉淀的现代包装。中国古代史中,战国、三国时期都有关于称雄的印记,这些观念通过古代史教育和历史剧,不断地在一 代又一代的民众心中留下了称雄意识的现代版文化记忆; 而在中国现代史和世界现代史的教育当中,称雄的历史教训却鲜有提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苏对抗史, 是中国称雄意识的一次大爆发, 几乎因此把中国拖进了核战争的毁灭深渊。 斯大林死后,毛泽东热衷于当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的老大,为此发动了大跃进,提出了经济上赶英超美的口号,试图证明毛式道路比苏式道路更成功, 结果,不仅酿成了全国性大饥荒及饿死几千万农民的惨剧,而且从以苏联为师发展到武装冲突。最后还是美国制止了苏联对中国发动核打击的意图,拯救了毛及其治下的中国。 

这三个意识不仅仅服务于对内宣传,它们反过来也绑架国家战略,国家战略和外交政策若不能迎合这三个意识,就可能被视为软弱、投降。 

中国已经提出了和平发展道路说, 和平发展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无需设定在什么时候赶超谁、压倒谁的目标。经济发展的快慢,受国内国际经济环境的约束,不应该为了达到赶超的目标而强行与国际社会对立; 重新认识和平发展的基本路径,将会成为中国今后的一个长期任务。”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