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欧盟选举专访之四:迂回拒绝中国风险 欧洲特色的说不方式

音频 10:32
上海虹桥附近的中国梦标语牌
上海虹桥附近的中国梦标语牌 路透社Aly Song供图

欧洲议会换届期间,就业岗位,全球变暖,难民危机,自由贸易,食品安全,教育,性别平等,文化身份认同感等都是欧洲议会选举特别重要的,能显示出各个党团特色和风格的领域。在国际关系领域,还有一个话题非常引人注意,那就是欧盟该如何与中国相处。下面是记者对曾长期为欧盟议员提供对华方案分析,目前从事全球化政策咨询,帮助中国企业了解欧盟的多元政治和动态决策机制的特邀嘉宾宋欣女士的专访。

广告

(本文为专访节选,请点击文章开始处配图右上方的三角按钮收听采访全部内容)

5年前(欧盟)对中国的关注整体上来说没有这么多,2014年开始,明显能感受到对中国关注度的变化,这两年可以说到达了巅峰,因为不管从我们接收到的各种信息,或者人们的反应,大家都普遍开始关注中国。而且关注中国在欧洲的一些动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背景,现在各个政党都在关注对华新政策,所有的政党可能都会觉得,欧盟对华政策存在大大小小很多问题,需要翻页,需要改革,那怎么改革,各个政党会提出不同的意见,但大家都看到,对华政策是一个可以展现自己政治才华的很好的命题,其次,美国政府,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后,一系列对华动作和结果,确实让很多欧洲的政治家们有所学习,觉得(对华政策)在竞选里的确是一张很好的牌。中欧之间的交流这两年比较多,不管是经贸,政治,人文,都有大批从中国来的学生,游客,政府官员学习团等,数量明显比以前要增多,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中国的投资确实在欧盟要比前两年正在几何形地增长,特别是2017-2018这两年而且远远超过了欧盟在中国的投资,这一点让欧盟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也感受到了一定的紧迫感。不同的国家和利益相关人,他们的利益分歧还是比较大的,每个国家在中欧关系中的利益点不同,导致大家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欧盟声音,无法和中国进行谈判,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的一些战略博弈,这就导致整个速度非常慢,效率低。导致结果往往是双边都不会那么快看到进展,大家始终是在比较原则性的问题上一直盘旋。

现在欧盟在众多领域对于它的成员国的权力不同。比如现在欧盟有权(不同程度的权力)介入的领域有下面这几个方面:内部市场和竞争规则相关的领域,共同贸易政策,经济和货币联盟,海洋生物包括渔业等这种自然资源的保护政策,农业,社会政策,健康领域,研究,技术和空天领域,领土边界,环境,消费者保护,合作发展,交通和泛欧铁路公路建设,能源政策,司法,自由,安全政策等等。里斯本条约还规定欧盟可以在下面这些领域拥有扩大权:面对疾病或者生物恐怖袭击的共同健康威胁防御政策,保证能源供给和可再生等的政策,防范自然灾害或者人为灾难,保护民众生命健康安全,在教育层面提高体育合作,等等。这些都有很多的条例来规范成员国的行为。可以说欧盟的权力涵盖面非常广泛,而且现在还有呼声希望再扩大对它的成员国的控制和介入权,比方说在外交领域,现在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欧盟统一对外政策,不过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当中有关外交政策与安全共同体的内容大部分都已经得到通过了,但并非全部,而且欧盟在共同防卫建设领域还比较缺位。未来有关中国和欧盟的关系,会多大程度上受到欧盟权力范围改革的影响呢?

我不得不承认欧盟现在是在进行一定程度的权力的扩张,如果它改革成功,权力成功扩张,它是有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的。但目前它还是不具备,它只能是进行施压,因为目前欧盟只有在对外经贸上面它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意味着一旦”一带一路“的协议签署国,它们和中国的合作如果达到欧盟可以管辖的范围的时候,欧盟确实是有权力进行干预的。在这个问题上,欧盟可能不会像美国一样,采取比较明确的接受或不接受,支持或不支持这样子,欧盟的态度肯定是非常模糊,这和欧盟的联盟原则有关。它这个联盟原则需要高度的政治正确,在这种原则的基础上欧盟永远不可能指名道姓地告诉你说它“不接受某个国家的技术,原因是不信任这个国家”。但这并不是说欧盟对此不会有所反应与行动,或者正相反,通过别的方式和形式采取措施,达到的效果并不会是它百分百拒绝,但最后不会让你觉得它接受了。但是现在一个新的局势是,欧盟要改革整个的决策机制,对华问题上可能不会采取以前那种要求全部通过的一票否决制,欧洲理事会现在可能会有大多数投票通过机制,来简化决策过程,就是说政策的制定不需要每个国家都同意。这可能会让中欧之间的关系发生比较重大的逆转。欧盟目前来说还没有真正的改革,它现在是法德为核心的希望,在核心领域让欧盟有更多权力来进行干预,但这个希望是要在欧盟层面获得通过的,通过的这个过程可能就不会再争取每一个成员国的同意,而是采用绝大多数成员国投票赞成通过的方式,加强欧盟层面对具体各个国家和中国合作上面的干涉。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