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音频 12:20
第九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科隆国际研讨会
第九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科隆国际研讨会 独立中文笔会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广告

法广: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5月22日结束。与历届会议相比,本次会议有着怎样的不同之处?

廖天琪:「论坛」和海外的民运,95%以上的参与者都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留学生、异议份子和避难者。他们的思维甚至行为方式都带著以往所受到教育的影响。早期民运是不愿、也不敢碰「台湾」甚至「民族」议题的。比如说,据说台湾、西藏、法轮功是三大块敏感区,这比批评中共贪腐、没法治、人权等都为忌讳。

我们这次的研讨会恰恰是以这两个主题为中心进行讨论切磋。此外我们有从台湾来的学者和德国学界、新闻界的专业人士参加会议,更有各个不同民族具有代表性色彩的人士发表专题论述,因此这次会议的多元性和深入性超出以往的几次会议。

法广:会议主题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为什么会在如今被提上桌面?

廖天琪:我们认为,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愈加尖锐化了。首先香港正面临法治被破坏,人权被侵犯,新闻被压制的窘境。比如近期在酝酿修改引进的《逃犯条例》、《引渡条例》、煽惑、串谋及未遂罪的法律,都是将中国的法律强加在香港原来比较良好的英格兰法律之上,要将“一国两制”颠覆的前奏。这让我们感到非常地担忧。国际上的媒体也有很多报道。最近还有两位(参与)香港雨伞运动的年轻人,因为受到政治迫害,到了德国。德国政府给了他们避难的身份,接受他们作为政治难民。

至于台湾,大家都知道,年初习近平的新年讲话中,蛮横的表态“不放弃使用武力”来对付台湾,已经引起国际上的较为强烈的反应。近些时以来,中国对台湾文攻武赫不断,其实在新闻渗透和心里战术上老早已经对台湾动手了,很多年以来就已经是这样了。并且他们用所谓“惠台”的手段,将台湾的青年人和专业人材都招揽到大陆去,这是釜底抽薪的阴狠招数。台湾问题必须要提到国际的高度来讨论,绝对不可当作海峡两岸的“自家事”来迷惑世人。所以这次我们把香港和台湾问题放在比较重要的议事日程上。

至于民族问题更是急迫。也许我在后面会比较详尽地陈述。

法广:本次会议提出“台湾不是‘问题’,而是‘答案’”的观点,请具体解释一下其中的含义?

廖天琪:“台湾不是‘问题’,而是‘答案’”,这听起来很有趣。是这样的,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谢志伟博士是一位学而优则仕的学者型外交官。他才思敏捷,妙语如珠,曾经留学德国获得日耳曼学博士学位。他对欧洲的政治文化十分熟悉,他认为,台湾已经是可以跟欧洲的民主自由制度相比的国家,因为不仅人权、法治有保障,台湾社会的公平公正,人民的医疗健康养老福利都跻身在世界的民主和富裕国家的行列里。大陆在这方面还远远落后于台湾,别说没有自由选举,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连宗教信仰也被干预。最近几年还推行了社会保障卡制度,对每个人是否付税、是否犯规、是否有一些不好的记录如:是否发表过什么言论,都会要打点数的。如果保障卡上纪录的点数不够,别说出国,连买张飞机票都有困难。

按照英国《经济学人》调查世界167个国家,从“民主指数”上看,2018年台湾排名第32,属于享有部分民主的国家; 而中国排名130,是标准的专制国家,北朝鲜敬陪末座,排名第167。那么台湾人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的独立自主和繁荣富裕去跟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成为一家人呢。中国常常提出要解决台湾问题,因此,谢志伟大使说,台湾“不是问题,是答案”的意义就在此。台湾的问题是中国大陆,没有中国的威胁霸凌,台湾就是海角壹乐园。中国若向台湾学习,政治上能达到台湾自由民主的水平,许多问题都会和平地迎刃而解了。

法广:中国的民族问题也是本届会议关注的焦点议题之一。中国各民族的境况如何?什麼原因导致民族矛盾深化。

廖天琪:北京政府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关押了上百万的维吾尔族,对他们进行洗脑,文化清洗,宗教压迫,这已经引起全世界的“众怒”。不论是个别的民主国家还是联合国、欧盟这些国际组织都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并且要求北京政府立即解散这种“集中营”,放弃种族主义的歧视。这是一方面,就是维吾族人、还有包括哈萨克斯坦人,目前特别受到这种压制、迫害。另外西藏人爱戴的达赖喇嘛流亡印度60载,有家归不得;藏人对此非常伤心、非常彷徨。对他们而言,达赖喇嘛就像基督教里的上帝一样。是他们最崇拜、最崇敬的神明。这个神明离开自己的家国故园、流亡在外,是他们无法忍受的。再说蒙古,蒙古地区被汉人移民政策冲击,蒙古人在自己家乡变成了少数民族。这也是让蒙古人不能够忍受的一种状况。

其实,原本中国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民族问题,连在二十世纪上半叶那样内忧外患的时代,都没有出现过紧张的局面,并没有什么民族问题出现。但是中共执政以来,错误的民族政策,制造了民族仇恨、离间了民族之间的情感,形成各个民族的不满和对抗情绪。

事实上,保护、宽容、理解、相互尊重、平等互惠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合理方式。中共的手段都跟这些原则背道而驰,所以矛盾加深,冲突不断。本次会议中,一个与会组织-“受胁迫民族协会”(Society for the Threatened Peoples)的主任徳利乌斯Ulrich Delius就提出民主国家如瑞士、瑞典、芬兰、加拿大都有民族问题,但是他们能够融洽和平地处理,根本没有任何仇恨和冲突。那么中国能否也做到呢?我想中国也能做到。前题自然是中国应当成为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那么不同民族不但不构成问题,反而更能够丰富中华文化。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