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陈奎德:天安门事件30周年 期望重返普世价值

音频 12:58
《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先生
《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先生 网络

30年前的中国天安门六四血案至今给中国人带来不可愈合的伤害。在中国大陆,六四,天安门血腥镇压等也成为被中国政府严禁词汇。30年后的今天还有多少中国人知道六四?还有多少人纪念那些死去的无辜亡灵呢?请听法广专访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先生。

广告

法广:六四这段历史已经过去30年了,每年在六四敏感时期,中国政府更是通过人工智能和网络审查部门来删除有关六四的敏感词汇。您如何看待中国政府如此过滤六四信息的用意?

陈奎德:大家知道中国政府严密过滤封锁六四信息,表面对当下的恐惧和绝望。他们知道六四存在中国人心目中,而且已经薪火相传到了下一代。

此前他们一贯宣传六四事件已经有结论了,天安门当时杀人处理正确,现在年轻人已经不在乎六四,这个问题已经过去。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过滤和封锁六四信息,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严厉的封锁只能表示自己的绝望,他们知道六四没有过去,他们知道正义会终将到来。知道人们不会忘记六四,最后审判的这一天中将会到来。

中国有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是个新的轮回,新的契机和新的起点有可能会到来。

所以他们对2019年六四30周年更加恐惧。我想今年会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在很多没有淡忘,把六四刻骨铭心记在心中的中国人心中。

法广:有消息显示,今年中国整体政治气氛很紧张,各地举办悼念六四的阻力较往年多,天安门母亲等异见人士也受控,请问在美国会有什么重大纪念六四30周年的活动呢?

陈奎德:据我不完全了解今年在美国纪念六四活动很多,如在纽约纪念胡耀邦先生去世30周年及六四的研讨会,由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和中国民主党等单位发起,严家祺,王军涛,胡平,夏明与六四相关等等人参加了这个活动。在4月15日胡耀邦去世30周年纪念。围绕胡耀邦和当年六四的经验教训和意义研讨,包括严家祺先生,也是517宣言的起草人。就是赵紫阳先生见了戈尔巴乔夫后,谈及中国当年情况最后决定由邓小平掌舵,一些知识分子写了517宣言,矛头直指邓小平,这也是个重大事件。

讨论当年的中共镇压的残酷,回忆当时具体场面,学生和知识分子也进行了一些反省。提出建议,那些事情还可以进一步改进,那些事情可以做得更好。进行反省,对六四事件进行更深入的了解清晰了解当时的情况。

而且特别是要年轻的一代,让他们知道当时中国发生了什么,后来的结果是什么。

5月5日在加州还有举行中国民主运动百年纪念,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和北加州,香港基金会主办。

这些活动都是把六四放到更加广阔的背景来看,中国的现代进程,中国近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演变。

当然可能算是最大的活动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会议,是个大型聚会,当时许多六四参与者会参加,包括在美国和欧洲的宗教,政界领袖,如南西佩洛熙议长等和当年参与当年天安门事件的学生领袖,在六月四日,聚集在华盛顿的国会山。

还有活动如坦克人雕像的揭幕仪式,六四遇难者祭奠祷告和六四天安门一代的重新集结,重新出发和演唱会等。这次活动要用六四群体的集体形象展现,坚持真相,坚持问责。

回顾这30年历程,开辟中国的新局面,还有其他系列活动。

还有周围其他国家和香港会举行有关活动,香港每年举行六四烛光晚会,每年有许多人参加。

其实香港的局势受到北京的高度打压,但是香港人还在不停的抗争,政权自己的基本权力。

法广:陈奎德先生您亲身经历了六四,希望中国能够走上民主自由之路。但是,当今世界上极端主义和民粹势力不断抬头,西方国家的公民民主权力也受到挑战,您如何看待六四对当今的作用呢?

陈奎德:这是一个非常重要话题,我简单谈一下。的确,现在大家非常迷茫,特别是最近两年来,许多不可想象的事情发生,包括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

当然特朗普当选也是非常复杂,我当时没有投他的票。但是有些事情,现在看起来不是全错。整个世界格局现在有重大变化,过去认为天经地义正确的事情,不一定是这么正确了,而极端主义,民粹实力和伊斯兰势力不断抬头,这让众人包括知识界等都非常迷茫。

我认为现在这些乱象与上个世纪,就是法国68年左翼发展最高点有关系。

我们需要非常小心把政治正确和普世价值区分开,就是普世价值如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权等等和权力制衡,这些属于普世价值。

但在政治正确发展到出现语言禁异符合,引起非常大的问题,如现在世界上的一些大问题和中国问题。

我对现在泛滥的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担忧,但是我应该指出,中国首先发生六四,虽然在中国失败,但是在东欧和苏联结出果实。

所以当六四30周年之际,应该让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再度复兴,最终解决中国集权主义对全世界的威胁,这在西方的左翼和右翼都已经达成共识。如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有许多分歧,但是在中国集权主义,中国六四问题上,美国这两个大党看法一致 。

挫败中共集权主义体制是限制极端和民粹泛滥的历史机会,如果通过这些年的时间,逐渐消退中国集权主义,解决中国人生活问题,那么左右平衡的时代可以重新出现,重归普世价值。

我认为中国对世界的威胁与左派过多泛滥和过度的政治正确有某些关联,一些政治家在一段时间内偏离了普世价值的方向而造成后果。

希望六四成为一个重大契机,让历史回归西方普世价值的方向。

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性,我对此给予相当大的期望。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