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六四

89六四天安门广场学运领袖们现状怎么样

89年6.4屠杀前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89年6.4屠杀前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网络照片

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被中国当局血腥镇压后,数百名参与者流亡海外。有媒体报道说,三十年来这些人在海外也经历坎坷,民运圈也内斗不断。他们对中国至今没有民主化感到失望,但也有人表示仍然对中国的民主化前景保有一定的乐观。

广告

据自由亚洲撰文报道因八九而流亡海外的学运领袖等过得怎么样?

该报道说,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被中国当局血腥镇压后,数百名参与者流亡海外。有媒体报道说,三十年来这些人在海外也经历坎坷,民运圈也内斗不断。他们对中国至今没有民主化感到失望,但也有人表示仍然对中国的民主化前景保有一定的乐观。

报道说,香港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日前发表文章说,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遭到当局血腥镇压后,大约四百名中国知识分子、学生和官员流亡海外,目前分别定居于欧洲、美国和台湾。他们最初都下决心要永远记住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并从海外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怀有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异化感觉。例如,六四镇压后逃离中国、目前旅居美国马里兰州的电视片《河殇》的作者苏晓康, 2003年父亲去世后,曾在中国政府有条件的允许之下回中国料理后事。他看到了六四十四年之后的中国当时的现状。他说,在回美国的飞机上,他感到自己既不属于中国,也不属于美国。

文章还谈到,一些异议人士流亡海外后谋生也不顺利。例如,曾任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的严家其,主要靠为香港、台湾、日本和美国的报纸撰写文章为生。他解释说,自己之所以没有从事收入较好的全职工作,是因为他一直预期八九民运会得到平反,自己将返回中国,因此从未作长期在美国生活的计划。他迄今还希望最终被能回到中国。

据文章说,八九学生民运领袖之一、学运期间担任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目前在纽约作律师的项小吉,是六四异议人士中生活境况比较好的。他当时流亡美国时年仅32岁,并已拥有英语语言学位。来美后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目前在纽约做律师。

报道指《南华早报》的文章说,海外民运人士之间也因不同观点和意见而产生了一些混乱和内斗。文章援引一些异议人士的话说,中共对民运圈不间断的骚扰、渗透,破坏了海外民运组织的和谐气氛。中共在他们之间安置告密者和卧底,并散播谣言、制造假新闻。文章还举例说,逃亡到美国的中国巨富郭文贵曾指控中国维权律师滕彪为中共间谍,导致他受到其他异议人士的批评。但是郭文贵并没有拿出证据。

据报道说,六四镇压三十周年纪念日正在临近,中国政府仍拒绝改变自己对1989年民主运动的定性。但项小吉律师表示,他还是能看到令人乐观的因素,他列举的例子包括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和香港发生的雨伞运动和占中运动。他还指出,自己对参加八九学运没有丝毫的后悔,唯一令他难过的就是与家人的长期分离。

报道没有提及包括柴玲等人在内的当年学运领袖的现况。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