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柏林飞鸿

《每日镜报》:六四成为中国走向国家资本主义和监控狂的起点

音频 04:43
图为六四事件前夕,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广场。
图为六四事件前夕,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广场。 网络图片

中国八九学运三十周年之际,德国绿党和德语媒体对中国实行强制遗忘政策表示了批评。媒体呼吁中国开放禁区,重新探讨和评估这一段历史。

广告

就八九学运三十周年,柏林举办了多场纪念活动。比如,柏林的《日报》举办了有关八九学运的专家座谈会。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和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也共同举办了有关学运三十年后中国社会拥有多大空间的探讨会。六四这一天,德国联邦议会也谈及中国人权。

多份德语媒体回顾了这段血腥历史,批评中国对此实行强制遗忘政策。

德国广播电台指出,30年后的今天,回忆八九民运仍然受到中国官方禁止。中国共产党不想重新正视这段历史。但这种做法不会有利于共产党。德国广播电台以曾经参加过学运,但现在是中国企业家的张伟(音译)为例,表达了人们期望澄清历史的愿望。像张伟这样曾参加民运,期望中国进行政治改革,后来在中国经济政策下获益非浅的人有成千上万。张伟认为,不管政府出于什么原因想遗忘这段历史,但人们私下不应忘却。“谈论当年的历史事件是我们的民族责任。当然,这是有风险的。但我作为当年的参与者,我觉得有责任要谈。只要这一段历史没有得到交待,政府就不会受到尊重。”他还说,“我参加学运时,才20岁,现在50岁了。我现在明智多了。对很多事情想了很多,也读了很多书。我很清楚,我们这一代人从中国的经济政策里得到的好处比任何其它一代人得到的都要多。我对此非常感激。”但另一方面,中国如果不澄清这一段历史,“这既不利于我们的国家,也不利于政府,也不利于社会或其他人”。如果中国政府能承认错误,这将是强大的体现。

瑞士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也回顾了八九民运,批评中国有太多的禁区话题,不利于中国的发展。

德国绿党联邦议员鲍泽(Margarete Bause)和格林-埃卡特(Katrin Göring-Eckardt)在《法兰克福评论报》( Frankfurter Rundschau)上联合发表了一篇客座文章,呼吁德国和欧盟针对中国的遗忘和忽视采取行动,呼吁德国政府敦促中国全面探讨这段历史。两位绿党议员写道:双边会晤时,“应该在镜头前明确发声,而不是在闭门会议上小声批评。柏林应坚持和中国对话,但对话规则不应由北京来定。”此外,德国和欧盟伙伴们“要对侵犯人权的个人实施制裁--无论是他们是否应为30年前的天安门大屠杀负有责任,还是在中国打压迫害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

流亡学运领袖王丹呼吁国际社会要给中国高层施加更多压力,促其实施改革、尊重人权。他在接受柏林出版的《日报》采访时表示,1989年6月4日的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已过去三十年,中国依然没有出现改变。这对西方来说是一个教训。他回忆说:“我们那时候太天真,对政府抱有太多希望。”而军队采取行动后,西方政府“太天真”:“在血腥镇压之后他们虽然实施了制裁措施,但两年后又叫停了制裁,因为他们希望中国政府会开始改革。”但什么都没有发生:“真是太天真了,应汲取这个教训。”

中国防长魏凤和6月2日再次强调镇压六四学运是正确的,打破了官方多年来的沉寂。这可能加大西方对六四学运的讨论,但中国官方何时能和受到镇压的学运参与方进行对话,依然是个未知数。

柏林《每日镜报》表示:天安门广场是受到监控的和平广场。1989年的6月4日成为中国走向现代化即走向国家资本主义和监控狂的起点。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