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音频 32:39
图为六四事件前夕,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广场。
图为六四事件前夕,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广场。 网络图片

今天的六四三十周年系列节目有幸请到的嘉宾是严家其先生。介绍“第二次新文化运动”,以及他对宪政民主以及他对中国前途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势应该通过和平的方式走向第三共和,纪念六四并不应局限在翻案不翻案上,而是要寻求正义。 

广告

严加其先生是社会科学学者,曾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等重要职务,1979年就开始参与中国党内的一些政治改革的讨论会,包括79年的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务虚会”,并提出“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建议,1986至87年,也曾经在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对中共内部的运作和改革派的思想有相当的了解。

在八九民运期间,五月中旬后,严家其和包遵信等知识分子一起连续联系发表《知识分子五一六宣言》《五一七宣言》和《我们知识分子的五二O誓言》等公开信,反对政府的镇压和暴行,呼吁民主,支持学生。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之际,对严家其先生的采访从他和王军涛等人在纪念胡耀邦去世30周年之际提出“第二次新文化运动”谈起,进一步深入到他对六四纪念以及对当今中国政局的看法。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寻找终身制野心的根源

严家其:应该说“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并不是我们发起的。我们今年在纽约,在胡耀邦去世30周年的那一天,由王丹,王军涛,李进进(胡赵基金会主席)和我共四个人共同发起了一个“第二次新文化运动”的宣言。在宣言里,我们说明这个运动的名字叫“第二次新文化运动”,但应该说去年二月份,清华大学的教授许章润发表的要保卫改革开放的文章代表着这场运“新文化运动”的开始。当时,王丹和我等人也在《世界报》上发表过一个声明,是《关于中共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紧急声明》,这是在三月份修宪以前由王丹牵头发起的。之前,杂志《冰点》的主编李大同也和胡佳等人发表国反对修宪删除(主席)任期限制的声明,一些企业家也批评习近平恢复终身制。

到了五月份,北京大学的樊立勤(他是邓朴方的好朋友)在大学里贴出大字报,表示中国必须坚决反对个人崇拜。2018年7月4号,湖南一个叫董瑶群的女孩在上海海航大厦边上,直接向习近平像泼墨,她通过网络直播让大家都看到了她反对习近平独裁专制的暴政。在国外的一些大学里,比如加州的圣地亚哥分校、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还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地的大约90所大学校园里都对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做法提出了反对和抗议。

我们就在宣言里将这些现象概括称为“第二次新文化运动”。这个运动现在没有结束,而是一个长期的文化运动,我们希望在中国文化里面寻找一个根源:为什么1949年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文化大革命中还是一个小孩的人,几十年后为什么有想当皇帝的想法,要重新寻找终身制呢?我们要寻找文化的根源,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和中国儒家文化的根源有关系。所以,在我们的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中,就对儒家文化和文明的精华与糟粕两个方面都进行了分析,分析为什么要推进“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一百年前,袁世凯要当皇帝,今天,习近平也要连任,要当二十一世纪中国新皇帝。习近平在很多年以前就有所表现,居然推崇中国儒家思想中代表专制主义的提倡者  王阳明,现在在贵阳市修建了巨大的王阳明主题公园,修建博物馆,将王阳明当年住过的一个洞变成像神殿一样 。

习近平思想深处就有中国儒家思想的糟粕,根本分不清对和错,其实他推崇王阳明也有一定的原因。应该说邓小平镇压六四以后,中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被中国人民彻底抛弃。六四大屠杀后,再举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旗帜行不通了,再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慢慢开始复兴。在复兴的过程中,儒家的糟粕,如习近平推崇的王阳明,仁政和德治等思想在中国到处泛滥,所以“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实际上是对这样一个现象的抗议和反对,是群众性的文化运动。

           中国为何不能有终身制 ?

法广:如此看来,反对的焦点都是集中在习近平修宪让自己可以终身执政,英国日本等国都还有女王,天皇和国王,为什么中国却不能有?

严家其:应该说最高国家元首是可以终身的,比如英国的女王和日本的天皇任期都是不受限制的,这在民主国家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但与中国根本区别是,这些国家的元首并不担任实际的行政责任,只是国家的象征,代表国家,他们没有最高的行政权,也没有实际的行政责任。行政责任由英国和日本的首相来担任,这就是君主立宪制,议会君主制。议会对首相的约束很大,如果做得不好就会被请下台,通过弹劾或投不信任票等方式罢免他。日本和英国首相的任期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不受限制的,但他们的权力受到议会的高度控制。

但是,在一个民主国家,一个掌握最高权力,包括最高军权的人是不能多次连任的,一般为两任,两任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到了第一任期后期,行政权不能很好地行使,因此连任两次对行政权的行使有一定的好处,通过竞选的方式也加强了总统作为最高首脑的权力,这种制度就是总统制。比如美国。法国是半总统制,法国总统也掌握着相当大的权力,因此法国总统也是有任期限制的。这些基本的常识应该说全世界都知道的。

但是,中国去年修宪时就可以看出,习近平根本不懂,也没有任何概念。特朗普一个月前在美国国会讲了一件事情很有意思,他说自己有一次对习近平说他是“中国的国王”,习近平回答说他不是国王,是国家主席,特朗普说,你终身可以当国家主席,所以就是国王啊,习近平“呵呵”,表示同意。这个事情很严重!他怎么可以嗯嗯表示同意呢?这是正式的外交场合啊!

所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会议上讲了这个事情后,全世界都知道了,闹了一个国际大笑话。习近平连这些起码的事情都分不清,这也说明“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尤其必要,让他知道这些文化和基本的概念对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对最高领导和政治家们有起码的知识。

所以这个新文化运动不仅针对今天,有同样针对今后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来讲的。中国一定要走向共和。辛亥革命之后,中国不可能能再有英国或日本那样的制度了,中国要沿着1911年,辛亥革命开创的共和道路继续前进。

           中国要走向第三国和

严家其:这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共和政体国家的元首,不论是否有真正的权力都不能终身任职,都有任期限制,如果没有这一条的话就不是共和政体,而是君主政体。这是全世界通行的一个概念。

法国现在是第五共和,由戴高乐开创的,可以说法国的制度对中国的影响很大。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应该说是相当稳定的政治体制,如果现在还是第四共和的话,黄背心的运动就更加严重了,所以可以说法兰西第五共和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对中国有何启发呢?中国1911年辛亥革命后于1912年成立的共和可以成为第一共和,1949年共产党推翻了国民党政府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第二共和,但这个共和是形式上的,带有很多专制王朝的特点,但是这个名义还是有用的,因为从毛泽东到胡锦涛,所有国家主席的任期都没有超过十年。毛泽东当了10年主席后,想再当下去,但由于还是要考虑到名义问题,因此发动文化大革命,把刘少奇搞下来了,但是之后他也不敢称国家主席,所以当时中国没有主席,主席被取消了,所以,至少从名义上将,和大清王朝还是有区别的。

所以还是可以将它称为第二共和,但与此同时,在台湾还存在第一共和。因此同时存在第一共和的台湾和第二共和的大陆。

因此,中国今后的前途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要建立第三共和。

中国要统一,绝对要和平统一,绝对不能武统,武统是一场灾难,要受到谴责,是坚决要反对的。中国只能在民主和和平的基础上统一。如果大陆不走向民主,台湾已经实现民主,就不需要统一。在民主和和平的基础上统一建立的国家叫第三共和。

所以共和的概念对中国来讲非常重要,第三共和以后,中国也可以有第四共和,那就需要大规模修改宪法,所以中国需要一次新的制宪运动,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实施第三共和。

        民主怎样来到中国?政变?和平转型?

法广:今年是八九六四三十周年纪念,这场民主运动随着六四凌晨的枪声嘎然而止。您在1996年出版了一本名为《民主怎样才能来到中国》的书,书中对于中国民主前程如何阐述和分析?

严家其:民主到中国来的问题,有一点现在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因为现在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实际上是建立在暴力统治之上的。而且现在也可以看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政治局常委及其他中国的大官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开会的时候,军队就在后面,随时都有可能被抓起来 ,他们要想发动政变就必须在军队里面找到支持者,而且要万分保密。中国存在着政变的绝对可能,不是有可能性,是绝对可能。目前时机尚未带来,时机一到,中国就会发生政变,就像法国历史上也有好多次政变。要改变专制政权,通过农民战争,通过暴力革命是会改变的,但是改变的结果往往是还是专制主义,连法国大革命也是这样。法国大革命通过暴力推翻了旧的王朝,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实际上也是非常暴虐和专制的。那个共和国名义上是共和的,但最后还是倒向了拿破仑的专政,所以用暴力革命改变国家,一般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后果,尽管把共产党的灾难消除了,但新的灾难就会出现,而且还会造成中国的四分五裂 ,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暴力在中国就会造成这样一个现象,所以中国要走向民主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和平的道路和非暴力的道路。

如果你用暴力来镇压人民的话,这是一个正常的自卫权利,但是像毛泽东一样的井冈山暴力革命是走不通的,因为这种路实际上全世界都有。最好的道路就是英国的光荣革命和法国的第二共和,通过这样一种和平的道路。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就是要让全国人民,包括各方面对宪政,民主和议会制等等呢个都要有非常明确的概念,要广泛宣传,不要要习近平这样的人,掌握这么大的权利却连最基本的知识都没有。

而且更重要的,要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里面,把这种思想,就是新文化里的政治文化让大家能都了解到,当然真正改变还要通过制宪会议,而不是通过修宪,要制定一个新的宪法,让中国走上议会民主的道路,这个道路可以通过政变,但是不能通过武装暴动和起义,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所以共产党将八九民主运动,六月四号的大屠杀非要说成是北京发生了暴动,所以予以镇压。这是颠倒黑白的?所以在今天纪念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之际,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诉求,整个香港,包括海外的流亡者和老百姓的最大愿望最大的诉求就是要在中国的土地上,承认六四是场大屠杀,不是暴动,要恢复正义和六四的真相,要恢复八九民运的真相,并不是邓小平所说的动乱,而是悼念胡耀邦,表达民主诉求的民主运动。

 

有一点非常重要,六四三十周年,大家集中到一点,要在中国的土地上,这不是翻案或翻案的问题,而是要寻求正义的问题。没有正义的国家就没有法制,所以今天的中国应该说问题非常严重,应该说整个中国的最高层不要正义,只要自己的权利,那么这个的情况只会越变越坏。

 

胡锦涛时代,政治上还相对宽松,尽管胡锦涛没有多少作为,但是他没有像今天这样封锁舆论,在中共高层还有比毛泽东时代的政治独裁,居然要政治局的常委和政治局的委员向他汇报讲话,这就让共产党内部的平等关系完全丧失,那对中国的老百姓就更加严重了,所以中国维权运动,包括新疆和西藏人收到的压迫都非常严重,可以说到了中国的老百姓不能容忍的地步了。

          中国到了非常危难的关头

法广: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已经出现衰退的迹象,能否可以预测危机会因此爆发?

严家其:情况是这样的,目前因为他还控制着最高权力,可以看看全世界,如果继续拥有军权,军队没有动摇的话,他就可以继续维持专制的统治,历史上的例子举不胜数,但是有一点事可以改变的,这就是宫廷政治。宫廷政治和在明清王朝还有一定的区别。毕竟习近平还不是毛泽东或邓小平的儿子,如果要搞王位继承的话,邓朴方更有地位,邓朴方对习近平的做法非常不满,应该说习仲勋是比较好的,但是习近平没有学他的父亲,反而去学毛泽东了。他怎么能学毛泽东呢?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后老婆都被关起来了,后来也上吊了,怎么能够学他呢?学他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中国现在到了一个非常危难的关头,要么习近平,栗战书和王沪宁这些人能够觉悟起来,能够改变自己的错误做法;要么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联合起来,召开会议罢免习近平。当然他自己也可以改进,如果他自己进行改正错误的话,他当然可能为六四翻案,在中国恢复正义,这样的话他还会有一条好的出路,就像华国锋一样。华国锋当时在第一次天安门广场运动期间,主动为这次运动翻案,直到今天大家对华国锋还有好评,大家还怀念和纪念他,认为华国锋还是一个对中国做了贡献的人,他逮捕四人帮也是正确的,但是后来邓小平掌权以后,对江青的做法就过分了。江青尽管要判刑,但她居然到了上吊自杀这样的程度。因此,可以说中国的司法制度不仅没有法制,而且也缺乏法制的精神。

另外我还要强调一点,实际上,习近平的问题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根据现在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就是习近平也肯定的宪法,他自己作为国家主席,并不掌握国家的最高行政权,根据宪法明文规定,最高行政权属于国务院,他居然能够违反这个规定,代替李克强行驶最高行政权,这是很危险的行为,国家主席每天都在违宪,这个国家怎么可能有法制,人们的生活如何安宁?所以这个事情非常严重。

首先他必须承认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窃取了李克强作为国务院总理非常多的权力,这是不能容许的,一个国家主席违反宪法,在一个名义上是共和国的国家是不被允许的。习近平这个路不能再走下去了。

非常感谢严家其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