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中美在加拿大展开华为生死拉锯

音频 04:48
彭斯(右)和加总理会面 讨论华为和贸易等议题  路透社资料
彭斯(右)和加总理会面 讨论华为和贸易等议题 路透社资料 路透社/Brian Snyder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渥太华公开敦促加拿大禁止华为,成为就此到加拿大游说的美国最高官员,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再次抨击“美国动用国家力量,开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打压”华为,早前中国大使卢沙野更威胁如果“加拿大禁止华为5G网络设备,会引发后果”。面对中美在其本土进行的华为生死战,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态度淡定,直言会听取专家意见,不做政治决定。

广告

5月30日首次到访加拿大的彭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华为与美国和世界各地爱好自由的盟国的安全利益不相容”,为此美国不断敦促欧洲盟国和加拿大。彭斯指“中国法律要求中国公司为国家从事间谍活动,让中国政府从华为这样的公司获得信息和数据”。他还允诺“美国将逐步推广可替代华为产品的西方设备,因为前者既不保障隐私,又不保证安全”。

5月3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彭斯在加拿大提及华为的问题,称中国“一再强调,美国动用国家力量,开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打压一家中国民营企业,很不光彩,也很不道德。迄今为止,美方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华为产品或者服务存在安全风险,一切所谓的罪名都只是莫须有”。他还借被逮捕的加拿大公民再次警告加拿大“认清为美国火中取栗的后果,及早采取行动纠正错误,不要让自己受到的伤害越来越大”。

早在今年1月,中国大使卢沙野在渥太华接受20家媒体集体采访时就警告加拿大如果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参与该国的5G项目,将“肯定会有后果”,他没有指明具体后果是什么,但呼吁加拿大做出明智选择。一个月后卢沙野在加拿大《国会山时报》发表署名文章《关于“华为设备危害国家安全”的几点思考》,指“封杀华为可能意味着错过5G时代的发展快车”,“五眼联盟国家中,美国最早将华为设备排除出本国5G市场,澳大利亚、新西兰随后跟进,加拿大和英国尚未做出决定”。他认为美国这么做是因为“如果5G用华为设备,将会导致情报机构花巨资打造的监听系统成为聋子和瞎子,想攻破华为设备的安全设置则要费更多力气,操作上更加困难”。

随后的进展是,英国最大电信运营商EE 5月30日采用部分华为设备在六城市做5G测试。在加拿大方面,1月份彭博社报道说加拿大正在研究5G网络的安全影响,至少还要几个月才能决定是否让华为参与5G项目。4月份,加拿大网络安全中心表示安全审查接近完成。5月底面对彭斯的游说,杜鲁多并没有允诺禁止华为,只是说政府正对华为设备进行网络安全测试,强调“相信加拿大安全专家提出的5G网络安全建议”。6月4日,卢沙野又意味深长地指“加拿大是个独立国家,有能力自行做出是否采用华为5G技术的决定。”

加拿大迟迟未就华为生死表态,除安全方面考量外,还有着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早在2012年,在美国受挫后的华为已将其北美中心迁移到加拿大,在多伦多设立总部,在渥太华设立研发中心。今年2月加拿大广播公司更指“加拿大禁华为可能会导致大笔赔偿官司”,因为2012年签署的《加中投资保护协议》中唯一能被渥太华用来为自己禁止华为参加5G网络建设决定进行辩护的是第33条款。该条款准许签字国出于基本安全利益考虑禁止对方公司参加本国业务,但这一条款被加上了严格的限制条件,只限于武器走私和核武器扩散等军事领域。一旦禁止华为参加5G项目,不但华为公司会提出索赔诉讼,一些加拿大公司也会要求联邦政府提供巨额补偿,因为它们早已以华为公司5G设备为基础做了先期投资和大量准备工作。

在加拿大三大通讯巨头中,贝尔(Bell)的无线网络70%使用华为设备,研科(Telus)则接近100%,罗渣士(Rogers)因早就取消了华为订单,因此强烈建议加拿大政府禁止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