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音频 10:42
香港2019年6月16日再发反送中大游行人数或再超百万
香港2019年6月16日再发反送中大游行人数或再超百万 REUTERS/Tyrone Siu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香港当局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的举措?这是否意味着这项尚未出台的法案从此将被彻底搁置?

陈破空:香港政府、林郑月娥做了三个让步。第一个让步,她说“暂缓”“逃犯条例”、“送中条款”。第二,她表示:停止送立法会审议,并且“无限期”。再有,她想香港民众道歉,表示她的执政能力不足,引发了矛盾和纷争,让市民失望和痛心。她在香港人民大规模的抗议之下,做出了三个让步。香港的大示威、大游行,从一百万(人)到两百万,可以说震惊香港,也震憾北京,震撼世界。

但是林郑月娥做出的让步让香港人民并不能满足,因为香港人民明确要求她撤回这个逃犯条例,就是不再提。距香港民众的表述还差一点。这对林郑月娥和香港政府而言,主要是一个面子问题。(他们)已经颜面尽失、颜面扫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就不太想用“撤回”这个词。“撤回”意味着“彻底地”、不再提这个“逃犯条例”或者“送中条例”。她使用了“暂缓”或者“停止”,主要是挽回颜面的一种说法,但事实上,我相信它会很长时间地停下来。联想到2003年,二十三条立法,“国安条款”,当时香港民众五十万人大游行,就迫使香港搁置了,至今十六年都没有再提起。所以我想林郑月娥政府把这个“送中条例”放下来,可以说她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再提起。不可能再去进行二读或者三读,否则香港民众的抗议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所以事实上,这个“逃犯条例”已经停下来了。

法广:北京似乎打算推卸香港本次修法引发抗议的责任,中国驻英大使曾披露:修法是港府的“自发行为”,这种表态说明了什么?港府有否可能在没有获得北京授意的情况下独自行动?

陈破空:香港毕竟与北京不同。香港有它的自治地位,有中英联合声明。尽管在过去二十二年,中共政府千方百计地破坏香港“一国两制”,但香港“一国两制”的外表还在,而且它的相对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社会多元化以及部分的选举还存在,因此中共政府对待香港不可能像对待北京那样,用六四镇压的模式去进行大镇压、大屠杀。所以当两百万香港人站起来之后,北京需要找个台阶下,刚好利用香港的“一国两制”找台阶下。这个“一国两制”把北京中央政府与香港做了一个切割。平时他不做这样的切割,认为首先有“一国”,然后才有“两制”。这次他做了一个切割,实际上就是给北京找个台阶下,退一步,所以通过驻英大使或其他一些立法委员以及行政会的成员之口,来说出香港特区政府自己做出的决定,跟中央政府无关,林郑月娥也做出了这样的表态。她这样表态也是给中央政府看,就是她敢于承担、敢于担当的意思。这样中共也不会对她进行不利的处置。

中共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韩正以前就说过:林郑月娥敢于担当,勇于承担。这次就是一个体现。林郑月娥推出这个条例,背后是中共,肯定是中共让她推出的,因为她只是一个傀儡,代人受过而已。推出了之后,中共也有个预案,就是让她顶住,如果出现压力,不要说是中央政府的压力,就说成是她本人,这样给中央一个台阶下。如果北京有了台阶下,就避免了在香港发生六四惨剧的可能。矛盾就回到了香港本身。香港人民与特区政府、香港人民与特首之间的一个博弈。如果接下来特首被更换,香港的事态有可能就平息下去。所以北京做这样的选择,说明北京还有一点理智、还有一点点理智的底线。当然这件事本身是北京在背后是始作俑者。北京在此时与港府做个切割、表面上的切割,这是一个策略上的考虑。就让北京当局自己有退路、或者有台阶下。

法广:香港民众大规模地示威,强烈要求取消修法,同时要求特首辞职。此一事件是否将波及北京政府?习近平将从中受到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由于中共当局严厉的、严格的信息封锁,封锁互联网,同时封锁新闻、舆论、封锁所有的信息,中国国内媒体,党内官媒也完全不报道香港的大示威、大游行,以至于中国国内的十三亿老百姓知道这个情况的人很少。除了翻墙的人、关心这些信息的人知道,或者广东地区的人知道这个信息之外,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不知情。因此香港这个大抗议、大抗争就不太可能波及国内的政治。这是中共一党专政设置的一种“屏蔽”、隔离墙。所以表面上看,国内政治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党内不同。因为在党内,习近平上任以来,可以说经受了不少麻烦,不管是南海、台海、东海以及美中关系、美中贸易战,香港又闹成这个样子,一塌糊涂,可以说习近平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这个事件本身有习近平个人因素在内。

习近平在几年前下令“跨境绑架”,因为出版商要出版《习近平和他的女人们》这本书,所以习近平个人就下令国安跨境绑架。再有就是商人肖建华,涉及处理习近平姐姐和姐夫的资产,这也是习近平的个人问题,也下令跨境绑架。这次“逃犯条例”、“送中条例”的背景就是要“绑”,把非法绑架合法化、非法的跨境绑架合法化。也就是为习近平前两年的行为背书。因此习近平的个人因素很重。由于这次修例的失败,香港人民大抗争引起全世界的注目,可以说进一步地削弱了习近平的地位。不仅在香港让林郑月娥颜面尽失、或者是管制威信扫地,以后她无法面对香港人民,更重要的是在北京、在党内、在中共高层,习近平所面临的党内同僚,肯定会受到直接的或间接的、含蓄的或公开的批评。这是为什么习近平最近老是在国外躲避的原因。到中亚去访问、去朝鲜访问,都是在躲避国内的危机。

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恐怕接下来在八月份召开的北戴河会议,习近平不会有好日子过。因为届时,新旧的中共高层领导人都会齐聚一堂。我想,香港问题会拿出来被反习势力当话题说。那个时候应该说习近平的权势、权威和权力都会遭到进一步的削弱或者动摇。对习近平来说,去年夏天是一个难过的夏天,今年夏天恐怕又是一个难过的夏天。

法广:香港民众空前动员,抵制修法,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人们可以从中解读到什么?香港民众的广泛动员将给世人带来怎样的启迪?

陈破空:香港民众这种英勇的表现、大抗争,不仅创下了香港的历史,也创下了世界的历史。因为香港在头一个星期天、6月9号的100零3万人上街,就已经可以说比2003年反二十三条人数多了一倍。当时是50万。那么,回到1989,当时声援北京的、1989年声援中国的民主运动,香港的声援活动高达百万(人)。(今年)6月16号,人数高达两百万的游行,又进一步地打破了香港的历史。不仅打破了30年前声援中国民主运动的抗议浪潮的历史,而且在世界城市里,恐怕也是打破历史的记录。完全可以载入吉斯尼大全。对700多万人的一个城市来说,200百万人上街大游行、大示威,这是一个罕见的事情。从中可以折射出香港民众的素质、骨气跟中国内地很有区别。

香港毕竟有100多年英国管制,虽然在过去没有建立民主体制,但是一直有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新闻自由,相当地公民社会的特质。公民社会的特质就是权力意识、自我权力意识。他会自尊、自重,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他会挺身而出。作为长期的公民社会,长期的自由社会给香港人民所熏陶的这种不同、不同于中国内地的气质和他们的信念以及他们的普世价值,可以看出和中国内地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这次香港人民的抗争像一个灯塔,照亮了黑暗的中国,也照亮了世界。而且香港在主权移交中国之后过去22年,一直是蒙羞受辱,蒙灰尘,蒙尘。但是这次,22年被称为东方之珠的香港,可以说是重新焕发了异彩。这个异彩就是香港人民的抗争。可以说让知情的中国人民或者世界人民都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对中国人民来说,香港人民的示范最大的一个效应就是: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上。只有人民站起来抗争,大规模地抗争并且持续地抗争,才有可能改变当局的做法。如果我们设想:香港这次的人数没有达到百万或者两百万,只是几万、几千,那林郑月娥和中央政府都不会在乎,逃犯条例会通过;另外香港的抗争如果仅仅是一天或半天,而不是持续的抗争,港府也不至于收回、或者北京授意它收回。所以人们的这种抗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非常重要,这是对13亿中国人民最大的、最深刻的启迪。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