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大陆李文足香港何韵诗:向国际社会勇敢发声的中国人权女侠

音频 07:40
李文足王峭岭会见美欧等国驻华使馆人权官员
李文足王峭岭会见美欧等国驻华使馆人权官员 网络

香港数次“反送中”运动陆续将几百万人次送到街头抗议后,香港著名歌手何韵诗受邀将于下周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演讲,以推动“反送中”的议程。而几乎同时在中国大陆,7-09律师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女士则在北京勇敢地会见一些欧美国家的人权官员。

广告

大陆的李文足和香港的何韵诗,这两位经历全然不同的中国女性近年来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她们已经成为敢向国际社会发声的中国人权女侠

何韵诗1977年出生于香港,在11岁时随家人移民加拿大魁北克。在香港回归大陆的几个月前,为了成为一名流行歌星的梦想,诱惑何韵诗回到香港。她参加了电视选秀比赛,成为香港巨星梅艳芳的徒弟。梅艳芳也是一位直言不讳的艺术家,她曾经支持1989年天安门抗议者。

2014年九月的香港雨伞运动震动了何韵诗,当她在电视上看到警察向民主示威人群扔出87颗催泪弹的第一颗时,深感无法袖手旁观,必须站出来说些什么。在接下来的79天,她每天到金钟抗议营地参加活动,何韵诗成为此次活动最有影响力的一名支持者。当时39岁的何韵诗说:“这些学生不是在为他们自己争取棒棒糖……他们是在为香港人民争取。” “作为成年人,我们必须为他们战斗。”

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前,何韵诗的大陆听众占据她收入的80%。这场运动失败后,何韵诗为曾公开挑战共产党而付出了代价,原先的唱片公司与她分道扬镳。《南华早报》警告说,何韵诗是在进行“职业自杀”。中国官媒发表社论,号召抵制像何韵诗这样上街挑战中共的艺术家。何韵诗今年会晤达赖喇嘛之举,更使其被贴上了“香港毒药”的标签。

何韵诗在今年六月开始的“反送中”抗议活动中一直立场鲜明,积极参与相关活动。在6月12日的示威活动中,她曾通过自己的脸书帐号直播示威民众与警察对峙的情形。何韵诗对外界表示:反送中不仅仅有关香港民众的利益,也与全球情势相关。中国政府严重干涉到香港自身的事务,她呼吁联合国能出面帮助解决香港的问题。日前何韵诗接受国际人权组织邀请,将于下周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演讲,推动“反送中”的议程。

与香港歌星何韵诗相比,李文足却曾经是一位居家养育幼儿的家庭妇女,她对自己丈夫王全璋律师的工作并不太了解。

由于王全璋律师曾为法轮功信徒以及人权活动者辩护,而在2013年4月遭江苏法院当庭拘留十天,引发上百名中国律师联署抗议。事件当时引起内地与国际媒体关注报道,当局在三天后释放了他。

两年后的7月9日王全璋律师再次被抓。李文足说:“709之前,我是一个生活得很简单,很幸福的家庭主妇,我每天就是带好孩子,照顾好家庭。但709发生之后,打破了一切,打破了我平静幸福的生活。”

李文足自言以前是一个不爱说话,不爱抛头露面的人,但自从丈夫被抓走,音讯全无,生死未卜,正是这残酷的状态,逼使她边拉扯孩子长大,边顶着国家机器庞大的压力提诉、上访,以至主动约见联合国、欧盟、美国及欧洲主要国家的人权和外交官员,积极接受国外媒体採访。

和709案律师家属一起,李文足走上“妻子维权之路”,到今年7月9日,就整整4年了。她们到有关执法部门的次数也快几百次了。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李文足等律师妻子呢?李文足的回答很简单:“就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啊!他是我最亲的人,是孩子的爸,我的丈夫,在他遇到这样的事的时候,我要站出来,寻找一个我们应有的对待,我们要一个说法。”“我们这些709姐妹一起,共同经历风雨,一起彼此陪伴扶持。如果没有大家,我一个人肯定熬不到现在。“

李文足、刘二敏与王峭岭几个709家属去声援被捕维权律师时,因为要拍照上网,都会好好打扮穿戴显眼又喜庆的红色衣饰,,表达她们积极乐观的状态,好让当局知道,这些709律师的妻子没有被吓倒,没有被打垮。

面对政权,个人能力虽然渺小,但李文足强调,家属一直争取的都只是当局要按法律程序处理案件,争取自己合理合法的权益,根本不是故意跟政权作对。

今年6月28日,在不断努力终于见到狱中的王全璋后,李文足痛心万般,她对王全璋的身心健康状况极度担忧。本周五(7月5日)李文足与已获释“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再次与美国、加拿大、德国及欧盟的人权官员会面。她迫切要求给予王全璋独立医疗机构的良好治疗,恳请各使馆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允许王全璋保外就医”。她与王峭岭还谈及已获释的人权律师江天勇双腿严重浮肿,却不能自由就医,行动自由受到严重限制。

香港的何韵诗与北京的李文足,都在为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人权,而向国际社会勇敢发声,堪称当代中国的“人权女侠”。但在她们的身后,则是无数捍卫个人基本权利或争取社会整体人权改善的中国民众。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