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反送中风暴

香港英籍警察 示威者的出气筒?

示威者13日发动“光复上水”行动,镇暴警察严阵以待。
示威者13日发动“光复上水”行动,镇暴警察严阵以待。 路透社

作为殖民地时代的特殊传承,香港保留的极少数英籍警察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少。可是他们现在成为反政府示威者的攻击目标,他们被指对亲北京的特区政府唯命是从。

广告

法新社发自香港报道说,32000名香港警察,与“遍地开花”的反送中示威者中最激进的人群打疲劳战。香港反送中发展到普遍性的对公权力的痛恨,而警察成为示威者发泄愤怒的前沿对象,特区政府似乎找不到摆脱香港危机的出路。

在遭受示威者斥责道公务人员中,极少数在警民对峙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英籍警察受到广泛攻击。在超大规模的两次示威者,警察被谴责对民众动用了催泪弹和橡皮子弹。

媒体提到英籍警察的名字后,他们的个人信息立即被公布到社交网络,示威者并刊登“寻人启事”,起底他们的家庭。尤其把目标对准其中的两名英籍高级警官,以及他们各自的助手。

香港警务督察协会主席泰勒告诉法新社,“他们遭受了磨难,不光是他们,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时候也受到干扰,一名警官的妻子超市购买东西遭到辱骂”。一名不愿披露姓名的警官披露,两位同事承认很难,但他们说他们是在工作。

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大陆时,共有900名外籍警察,其中大部分来自英国。目前只剩下60多位英籍警察,讲一口流利的粤语。

最后一名英籍警察招聘于1994年,从此以后,香港警方停止在香港以外招聘警察,并且要求新招聘的警察具备一定的中文水平。最后一批英籍警察应在2028年退休。

香港移交前的最后一任香港刑警总长维克尔斯1993年离任后创办了一个风险咨询公司,他对法新社说,1997年后,留下来的外籍警察主要是保持延续性和维持人们的信任。“他们在场很珍贵,也是人们所希望的。”

但是随着北京对香港的控制日益增加,警方也发生了变化。这位前高级警官说,“随着北京施展权势,特区政府也越来越政治化,这种政治化也影响到警察”。

不少排雷的警察是英籍警察,去年,他们排除了一批二战遗留的炸弹,曾受到广泛的赞誉。

现在,示威者以及人权维护者指责警方滥用武力,指责他们是“黑警”,被起底的英籍警察被描绘成是企图毁掉香港自由的北京政府的雇佣兵,是帮凶。

雨伞运动的代表性人物黄之峰在最近的示威中见到其中一位英籍警察,他指责他们:“你们是英国人,却在为北京的利益服务”。

香港警方高层否认“过度执法”这一指控:“西方警察维持秩序时使用的暴力远远高于香港”,他们举例说,在纽约还是在巴黎,在控制群众性集会场面时都会出现很多的伤者,有些人头破血流。在法国黄背心示威中,至少有23人被橡胶子弹打瞎眼睛。

不过,警方高层表示,许多警员同情示威者的和平抗争,他们对整个巨大的游行能平稳进行做出了贡献,但他们对政府的工作没有发言权。

一名警官说,目前的局势是政府制造的,他们没有处理好。他还表示,还有其他更广泛的问题没有解决好,比如社会不平等,房价昂贵,青年人的不满等等。

这位警官称“也必须承认有一小部分激进人士就是要跟警方斗,挑战中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