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元朗“721”涉黑袭击后 唯有独立调查委员会可缓解香港社会撕裂

音频 06:07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议警民对抗资料图片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议警民对抗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香港民众反对港府强行推行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运动在本周迎来新的高潮。由于在上周日于接近深圳的元朗区内发生了上百名疑似黑社会团伙,在元朗西铁站等多个地点手持棍棒无区别地群殴攻击路人、乘客和所有身穿黑衣的市民事件,并造成45人受伤入院后,香港各界对此给予强烈反应,他们要求港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这场罕见的黑势力干政攻击市民事件加以调查追责。

广告

与此同时,由于7月21日事发当晚警察在接到报警近40分钟后,才有效赶到袭击主要发生地点元朗西铁站维持治安,而离事发地最近的警察局仅距元朗西铁站1200米,因此民间对所谓“警黑合作”的质疑,或是对警方在这一事件中未尽职守的批评声音曾起彼伏。这一事件在至今由特首林郑月娥领导的港府未直接回应由抗议民众提出的“反送中五大诉求”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剧了香港社会当下的官民撕裂和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此外,甚至有越来越多的港府中下层官员及前高级官员成规模的站出来,对特首及当局处理“反送中”抗争和“元朗白衣人袭击”的方式加以批评,突显政府内部人员和政界精英的分裂。本周六,尽管警方此前已因“安全顾虑”拒绝批准了在事发地元朗,由不同人士要求进行的3宗不同路线的游行申请,但他们中曾表示“就算一人也要继续游行”的申请者之一、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钟建平在当晚告诉媒体称,依照道路面积测算,27日参加元朗上街人数估计达28.8万人。

游行活动中,警民对峙引发的冲突再次造成暴力现象出现。午夜前清场结束时,香港医管局介绍称,截至凌晨1时,共有23人受伤,分别送到多间医院治疗。当中2人情况严重,11人情况稳定,10人已经出院。上周日发生的元朗涉黑暴力袭击事件使得在过去数周中,原本就已经民怨载道的香港民众对港府就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不满和愤怒进一步激化。根据警方事后抓捕的十余名白衣袭击者中,有多人被证实为黑社会人员,加上警方在当晚未能完全尽到保护元朗区受袭市民的基本职责,这一事件也进一步加深了民众对港府的信任危机和不满。除了有来自香港司法界、律师界、媒体界、运输界、教育界和宗教界等多个不同团体相继发表联署或举行抗议,谴责元朗暴力并要求开展独立调查外,当地时间周五晚又有超过1000多名香港医护界人士在伊利沙伯医院集会。与会者以白袍、头盔为标记,高举“医护救人,保护市民”、“黑道横行无忌,警察一定要理”等标语,回应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促请有关人士停止暴力行为,亦恳请警方克尽己任,并强调政府应保护市民免于恐惧。

另一值得关注的是,元朗袭击案发生后,有越来越多来自港府内部公务员、官员及前官员和专业人士也纷纷通过联署声明的方式,表达对林郑当局的不满和对当晚警察作法的不认同和批评声音。23日,34名前港府高官、议员和专业人士通过发表联署信的方式,强烈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们称,“这是修补撕裂、寻求和解、唯一公认的最有效方法”。随后,另有至少包括来自约40个政府部门的500余名行政主任(EO)、逾百名政务主任(AO)等从下到上级别不等的官员,以及约20名律政司政府律师都各自通过上传证件照的方式验证身份,纷纷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这约20名政府律师还在周日出炉的联署中提出,“修例引发的风波已对社会造成伤害,感到痛心疾首,而元朗恐袭一役,更令人质疑香港居民是否仍享有人权保障”。各界对元朗暴力事件强烈的声讨声音,也使得港府二把手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周五召开记者会出面回应。

他在会上对元朗袭击中警方的处理手法“与市民期望有落差”提出道歉,并首次将打人者形容为“暴徒”。但在记者的逼问下,张建宗并未就是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给予肯定答复,并劝阻市民不要参加周六在元朗未经警方同意的游行 。在过去的一周中,如果说上周日香港黑势力袭击市民是为首例,而本周六数十万民众在警方已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然去元朗上街游行也是自今年6月“反送中”抗争爆发以来,罕见的非法抗议活动。游行当天,元朗当地的多条道路早已被阻断,轻轨列车也暂时停止了运营。警方则出动了包括速龙小队在内的3000名警力戒备。据香港01报道,元朗游行在下午由众多举着雨伞的示威者在主道上和平聚集开始,约在5点示威者与警方冲突愈演愈烈,警方在民居、西铁站附近多次施放催泪弹、橡皮子弹驱散人群,而部分示威者则向警方丢掷杂物反击。当晚7时许,示威者在元朗西铁站地面,发现一辆Toyota Aristo V300私家车,后座放有至少六枝粗身藤条,另有一块布遮盖着其他物件,外型和藤条相似。他们其后成功打开后备箱,发现有大量疑似武器,除了再有藤条外,更有日本关刀、木棒等。

后在晚上10点左右,在警方的簇拥和包围下,不少示威者已退至西铁站准备撤离,但突然有速龙小队警员攻入站内,有人头部中警棍流血送院。速龙小队很快离开车站,数名示威者则拿起站内的灭火剂,向警方喷雾还击。不过众人在当晚11点后逐渐散去。不久后,警方代表余铠均高级警司于第二天凌晨一点,就此次游行作出回应。她提出,警方早已发出禁止公众集会及反对公众游行通知,但游行人士仍坚持到元朗参与违法集会,更有暴力行为,警方对此作出谴责。据悉,在警方元朗清场过程中共拘捕了11名男子,年龄介乎18至68岁,他们被指涉嫌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及袭击等。行动中,至少有4名警员受伤。媒体方面,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发表声明指出,包括香港电台,商报摄影记者在内的多名记者,在采访和摄录过程中被警员刻意推开及被催泪弹击中受伤。他们对此表示遗憾,并促请警方和政府检视警权问题。

分析人士指出,在林郑当局拒绝对“反送中”诉求作出回应和让步的情况下,香港“反送中”街头运动将继续持续,这也会让本届港府的信誉乃至在“一国两制”下,民众对港府机制和香港法治的信任不断陷入谷底,并会给涉及各方都带来进一步的负面影响,其前景十分令人担忧。而对于抗议民众来说,街头示威也终将需要采取回到立法会等其他民主合法手段来表达和确立他们的诉求和抗议成果。据了解,本周日又有意在“追究警方7月21日在上环开枪责任”的抗议活动经得到警方批准后,并会在遮打花园集会举行。7月底的这一周末将是对被港府不顾民意,强行推行《逃犯条例》引发社会抗争,使其激化而涉及的各方又一次严峻的考验。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