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音频 11:45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议警民对抗资料图片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议警民对抗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香港反送中的大规模抗争活动愈演愈烈。从6月初开始到现在,这场抗争运动已令香港陷入严重的危机局势。街头民众的和平示威在警方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中逐步演变为暴力冲突。香港民众为何不顾警方禁令、继续抗争?他们的诉求究竟何在?如何看待这场抗争运动?香港前线召集人甄燊港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这次访谈内容录制于7月28日)。

广告

法广: 香港近天来的示威活动不断出现警民对峙的局面,示威民众多次遭遇警方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最近几次游行也没有得到警方批准。但是,示威场面依旧客观。这表明了什么?

甄燊港:香港目前的情况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现在我们绝对不会听取警方警告,或者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他们通知我们说:以后礼拜六、礼拜天的任何游行,如果规模超过两千人,就不被允许。这严重地侵犯了我们的基本人权。按照基本法,我们有(游行)的权利。因此我们绝对不能答应。香港目前的情况是:不达目的、看清形势,不会罢休的。

法广:7月21日元朗事件之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面向记者表示:绝不可触碰“一国两制”底线。您如何看待林郑月娥眼中的“一国两制”底线?

甄燊港:其实,“一国两制”概念,其中的内涵跟界限,我们大家各说各话。实际上最基本的应该从基本法中反映出来。可是目前这个“逃犯条例”,是引起所有事件的源头,甚至破坏了基本法。过去二十几年来,为什么不修正这个(条例)呢?因为大家对大陆都有了恐惧,对大陆的法制有了恐惧,不信任。而且这不是凭空想象的。从铜锣湾书店、肖建华事件等等,随便哪个人都可以被抓,如果这个条例案获得通过,以后就不需要(什么手续)了,随时打个电话就可以冻结(某个人)的所有的财产,然后就把(某个人)送往中国、受中国的法律审判。这是我们不能答应的。这完全破坏了”一国两制“。因为依照邓小平所说、依照基本法所说,香港起码在50年之内还继续遵守资本主义的制度、资本主义的法制。如果(“逃犯条例“获得通过),就是变相将香港置于大陆的法制之下。这不是危言耸听。

大家开始并不明白,所以三月初刚推出(此法案)时,(形势)并没有现在这么厉害。后来大家越来越看清楚,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大家就起来了。我觉得林郑月娥无论是讲”一国两制“或其它的什么,都毫无意义。从实质上讲,应该保障香港人民在两制之下的差异,才是重要的。如果模糊了两制的差异,绝对不是忠于”一国两制”,而是在搞“一国一制”,因此我们绝对不能答应。

法广:与香港此前历次民主运动相比,本次“反送中”运动最大特点是什么?

甄燊港:与历次民主运动相比,这次可以说是一次很大的进步。过去二十几年的民主运动中,我们都有不同的团体、不同的领袖、包括我本人之类的(领袖),来号召人们出来。规模也不可能再大。在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示威),就是八九六四,当时国家镇压北京人民,引发了(民众的)义愤,那种自发出来的、不是任何人号召出来的。所以香港人民有可爱之处。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我们把这一次叫做“be wate”,就是好像“水”一样,是自发的。我们随意可以做,会没有领袖、没有组织、大家靠的是网络,这个网络工具是在是太伟大了。我们有很多群组,大家在里面讲话、讨论,达成一致。比如穿衣服,现在已经有所淡化,以前是很重要的。比如规定第二天的活动穿什么颜色的衣裤、戴口罩、头盔等。大家都遵守。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香港这次这么做的规模超出想象。

共产党有“网信办”,把网络管制得那么严。而香港正是因为有自由的网络,所以我们就可以这样做。(至目前)我们已经有200多人被捕、100多人受伤,可是却没有抓什么领袖。因此这实在太伟大了。因此我希望各地的同胞,我们的朋友都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状况。这是值得大家研究的。

法广:2014年香港的“雨伞革命”坚持了两个多月,却没有取得期盼中的成果,您如何预测今次“反送中”运动的出路?

甄燊港:2014年的占中(运动),当时我与其他几位(领导人)的意见有点不一样。开始我也是占中的主力之一。可是两个星期以后,我就认为:我们针对的是人大常委会的“八三一”决定,阉割了香港的发展,我们没有真正的双普选。所以我们大家都很气愤。可是我觉得:如果真正推翻“八三一”决定,并不是一天就可以做得到的。那个时候我就提出来说:我们开始的行动已经很伟大。当时的人民、路旁的商店纷纷给我们拿水、拿饭,都很热情。就好象八九六四的时候在北京。所有市民的人气似乎都升华了。可是如果我们继续下去,他们就做不了生意,慢慢就有些危险了。想不到过了一个多月,他们就非常反对我们。当然(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追究以前大家的决定。它已经是历史,是我们的抗争、我们的决心的一种可贵、可敬的历史。但是回想一下,如果我们(像)目前这样“be water”,即:进出有道、能进能退,(情形)就不一样了。我想结果也就会不一样。

上一次,我们面对“八三一”决定,人大常委会,那个比较抽象一点。现在这次不一样,我们面对的是逃犯条例修订案。另外,如今政府镇压人民,做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比如将我们的集会说成是“暴动”,这是我们不能答应的。因为如果定性成“暴动”,我们那些被逮捕的同伴就面临“暴动罪”,是十几年(监禁)的罪。我们没有打劫、没有抢劫、没有打破玻璃、没有打一般的民众,怎么能说成是”暴动“呢?反而(警方)是暴力。我们不是暴徒,只有暴政。所以说,这次的斗争是延续了那样一种精神,体现了坚决(的立场)。面对新的形态,新的情况,我们这一次不能允许抗争运动的失败的情况出现。这就是我们的决心。

法广:最后请谈谈,香港民众长期抗争是否是保障民主的唯一出路?

甄燊港:民主从来都不是靠上天来赐予我们的。我们都很明白这个道理。谁都不愿意牺牲。(想象一下),我们在香港每天都在忙,不是忙于工作,而是忙于抗争。谁愿意这样做呢?大家都牺牲很多。可是香港目前的情况,如果我们不抗争,我们就没有前途。香港的政府目前经常是授意一般具有既得利益的人。这些人中,在英国人统治的时候曾受教育、也是得意之人。想不到现在改朝换代之后,就马上变成了他们中的一分子。人心就是这么脆弱。所以我们觉得不能再相信这一点。我们需要的是制度。比如香港的法制制度,我们绝对不能妥协。这是我们的基本价值。还有我们的自由生活,也绝对不能妥协的。

现在他们一天一天地来干涉我们的自由、来改变我们的制度、来阉割我们的法制制度,我们绝不答应。我们究竟能否真正保持民主的地盘?民主也是相对的。可是,承诺了“一国两制”,就应该遵守。特首,应该由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立法会成员也应由一人一票选举出来。香港为什么到了今天大家到街头抗争的地步,就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立法会中大多数人都是他们的人,不是由人民选举产生,而是通过目前不公平的制度(产生)。这种不公平的现象,不能再忍受下去了。否则我们对不起年轻的一代人。香港毕竟是他们(年轻人)的。以后由他们来承受。如果我们这一代人将这样的香港交给下一代,我们绝对对不起他们。香港人民不好斗,我们是一个和平的人民。我们是受过教育的人。可是如果面对这样一个极权,我们(不作为),就没有前途(可言)。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