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虚位以待的加拿大驻华大使

音频 05:12
中加关系
中加关系 网络

1971年以来,加拿大共向北京派驻了14位特命全权大使,在六四事件后中国与西方关系最紧张时也从未中断,但今次孟晚舟事件令两国关系风谲云诡,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1月26日被免职后一直由公使倪杰民(Jim Nickel) 临时代办,大使空缺至今已达破纪录的六个多月。

广告

麦家廉被免职前一星期,加拿大前驻华使节们有过一次集体亮相。今年1月21日国际媒体爆出“140名学者和前外交官致信习近平,呼吁中国释放两名加拿大公民”,签名者中就有六位加拿大前驻华大使,他们是杜蔼礼(Earl Drake)、碧福(M. Fred Bild)、柯杰(Joseph Caron)、罗岚(Rob Wright )、马大维(David Mulroney) 和赵朴(Guy Saint-Jacques),他们一致批评习近平当局的行为“将导致减少对话和增加不信任,影响求同存异的努力,受害的将是中国和世界”。13名前驻华大使除六人去世外,缺席的只有贝祥(Howard Balloch),麦家廉因当时还在任没有签名。

在世人聚焦加拿大何时委任新的驻华大使之际,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在世的前加拿大驻京外交官们。

任期从1987至1990年的杜蔼礼,是天安门学生运动的见证人,1999年他在回忆录《草原外交官》(A Prairie Diplomat)中称“1989年夏天发生了我生命中最具戏剧性的事件”,大屠杀后杜蔼礼被召回国内述职。在六四26周年期间渥太华网络媒体《黑锁记者》(Blacklock's Reporter)披露的使馆文件称中国“由一群邪恶的老军人控制,政府由盲从命令的人管理。黑暗时代会很长,曝光真相有待时日”。当时加拿大外交官因被中国官员询问是否有抗议者前来寻求庇护,一度担心军队可能入侵大使馆。回国后,杜蔼礼领导了西蒙弗雷泽大学中国可持续环境研究项目。

碧福大使1994年12月离开北京后在蒙特利尔大学东亚中心教授中国政治和经济课程,2014年他对加拿大媒体分析北京为何封锁国外网站时指中国“精英和群众间收入差距巨大......有数亿中国人收入非常低,如果知道生活奢华的共产党高官还藏有巨额的海外财富,他们会愤怒”。 在中加关系因孟晚舟事件恶化后,碧福告诉法新社“有时真的很难让中国人相信加拿大不是替美国人做事,但中国人固执地认为加拿大就是美国的马前卒”。

贝祥96年接任大使前就深度接触中国事务,六四期间他曾担任渥太华中国危机小组负责人,2001年7月离任后一直活跃在中国,其贝祥投资集团业务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投行业务、地产投资和开发等,现在他是中国枫叶教育集团副总裁。尽管没有在致习近平的信中签名,但他在康明凯被捕后告诉纽约时报这是中国的“报复,意图给加拿大施压”,并相信中国不会得逞,因为“加拿大司法是真正独立的,不受外力影响”。

2001年至2005年出使北京的柯杰,现在是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卑斯大学亚洲所荣誉教授,他成立的柯杰咨询公司专注亚洲事务。除致信习近平签名外,他很少公开活动。罗岚赴京前是驻日大使,还担任过加拿大外交部副部长和驻世贸组织副代表,他现在是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2012年8月离任的马大维是中国通,90年代就担任加中贸易理事会执行主任,他现在是多伦多芒克国际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常就中国问题发表评论。中加关系不断恶化,他呼吁加拿大用贸易武器强硬回应中国。2012年9月至2016年10月出使北京的赵朴对习近平当局的批评最为激烈,他主张加拿大不要“对中国继续逆来顺受”,批评“中国不能这样对待老朋友”,并提议把“在加国进行训练、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中国运动员驱逐出境”,称“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的言论无助解决加中外交危机,应该考虑驱逐出境”。

麦家廉因失言“如果美国放弃引渡孟晚舟,对加拿大来说是件好事”被追究,成为首位被免职的加拿大驻华大使后,杜鲁多总理至今没有提名新的人选,令反对党保守党嘲笑他“害怕被北京拒绝”,而赵朴则相信两国冲突如此激烈,就算有大使在北京也无济于事。不过加拿大油菜籽行业就希望杜鲁多尽早任命驻华大使,并希望这位新大使能帮助加拿大油菜籽早日重新进入中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