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音频 13:51
香港民众反送中7.21大游行
香港民众反送中7.21大游行 EUTERS/Tyrone Siu

香港“反送中”的抗争运动继续发酵,从百万人大游行、到公务员发起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主题的大规模集会,至8月5日全面展开的三罢运动,抗争规模愈加扩大,触及的社会范围也愈加广泛。民众的诉求已从最初的“反送中”法案扩至要求民主改革、特首下台、释放被捕示威者、永久撤回“逃犯条例”、实现普选等。随着警方的介入,这场最初以和平形式展开的运动,时常出现警民对峙以及暴力冲突局面。

广告

近天来,北京不断发出警告,表示绝不会对香港局势“袖手旁观”。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对香港局势的看法。

法广:近天来,香港民众并没有在警方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下退却,抗争运动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是怎样的力量在敦促香港民众不惧威胁、誓将抗争进行到底?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香港民众动员起来,积极加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抗争运动中去?

廖天琪:香港有它特殊的的历史和社会的结构,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香港有被殖民的经验,但是在英国人治下,法治相对来说是健全的。自从政权易手到中共手中之后,香港就成为自由世界和共产主义阵营对垒的前沿阵地。

我们知道,在毛时代不断发生的斗争和政治运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以及文革,驱使大量的大陆难民逃到香港。今天香港的中青年人多半是这些政治难民的第二或第三代,别说他们从祖辈和父辈口中了解到极权暴政的恐怖,中年一代的人对八九当年天安门的大屠杀也记忆犹新。97年香港回归以后,大量大陆人涌入香港,冲击了香港的经济和社会、教育、福利结构,随意香港人很了解自由和极权的区别。香港媒体这么多年来已经被渗透,言论和法治也遭受到箝制,这些他们都有亲身的体会,因此这次的「护法运动」原先是为了反对「逃犯条例」的「反送中」,现在逐渐演变成拥护「一国两制」拒绝中共的「一国一制」,换句话说,是维护香港的自由民主,抗拒中共的极权统治。几代的港人都知道,一旦香港「沉沦」为中国的一省,接受中共的体制,那么人身自由和其他所有现代民主制度里面所保障的集会结社,宗教信仰等自由都将失去。

另外,港府和警方处理这一次次的示威抗议高潮的手段,愈趋激烈,完全是中国大陆的处理人民集体抗议的强硬方式。这是不奇怪的,因为林郑月娥本就是北京的傀儡。我们看,开始时,政府不出面和抗议人群进行对话、商议,寻找一个彼此都可以迴旋的空间,只是一味地派出警力用粗暴的方式镇压。甚至还「警黑」合作,用下流的暴力殴打手段来恐吓人民。用的是火上浇油的法子。这样只会激怒群众,官民的对峙越演越烈。

我刚才收到来自香港的信息,除了“三罢”以外,现在香港民众从今天开始要进行三日的“万人接机”,就是说大家要到国际机场去示威。未来两周还有“银发族”要上街、还有父母亲组成守护孩子未来的亲子游行,还有学界以及教师们将组成团队继续推进游行活动,这种群众的心理和行为是具有传染性,激励性,一波波连绵不绝的 。当局必须要直接跟民众和社会对话,不能只是由港府或大陆的港澳办发表一个声明而已,这种做法事实上是蔑视民意、民情,低估了人民的力量。

法广:示威民众提出“民主改革、特首下台、释放被捕示威者、永久撤回“逃犯条例”、实现普选等诸多诉求,依照您的观点,这些诉求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满足?

廖天琪:撤回“逃犯条例”是一个非常清楚的、有针对性的要求,比较容易得到一个回答:拒绝或是不拒绝。“特首下台”也十分具体,相信北京方面并不会让步,但是如果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时,这也不完全是不可能的。现在非常难说会发展到哪一步。但是“实现普选”、“民主改革”,这就涉及到更大的、方向性的要求了,事实上就是:香港要摆脱北京的控制,对此,我相信习政府是绝不会答应的。现在中国方面还在观望,一边看看国际的反应如何,一边等待港人磅礴的士气逐渐消沉,然后再一步步用软刀子杀人。北京的手段很多,不外威迫利诱,分化瓦解,釜底抽薪等套路,但是习政权绝对不会真正地正视港人的要求,因为极权国家的掌门人,从来不理解,也不接受“权力来自人民”的观念,他们以为自己手中紧握着一切“军、警、法、财经、媒体”的资源,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没有“民意”支持的“权力”是很虚弱的,香港人见过世面,他们在自由的社会里生活惯了,要他们放弃不是那么容易的。当然冲突最后还是要解决的,如果北京方面不让步,可以用软的“拖字诀”来消磨港人的耐心和士气,也可以用硬的手段,诸如派出解放军,进行部分戒严等方式来镇压。

法广:您如何评判北京指责外国势力渗入香港抗争运动的说法?

廖天琪:我想大家都明白,这是中国政府惯用的借口。这些天媒体已经有大幅的报道,主要是美国驻港领事馆的人员和抗议的学生领袖会面,以及外国记者和市民共同商议的照片流传出来。对于自由世界的人来说,这没有什么值得惊异的。北京口中的“外国势力渗入”是指什么?难道有外国政府提供港人枪炮武器了?还是派出了防暴人员来支援港人对抗政府的警察力了?都没有!大家看到的画面是:港人戴着口罩、头盔、用雨伞、有的时候拿着木棍,只是为了防身抗暴,完全是一种平自动自发民自卫的方式来保护自己,这是合法合理的争抗。如果出现暴力对峙,那也是因为警方使用了强硬的暴力镇压手段,人们进行自卫而已。

警察的装备齐全,催泪弹、橡皮子弹、抗震版,身上带有警棍、手铐,甚至手枪。这种实力悬殊的对比,大家亲眼目睹。那么学生民众跟西方人求教商议,有什么不对?抗议民众要求跟港府、警方甚至中方对话都被拒绝,他们只能寻求国际道义上和策略上的帮助,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北京最善于煽动民族情绪,把外国人拖进来,就能在本国愤青中点燃一把“拥护民族自尊”的火。

法广:北京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应对这场抗争运动?目前这场抗争运动将对香港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

廖天琪:上面已经提到,习政府应对港局的方法不外“软”、“硬”两套。但是这要看当下的局势演变,如果对峙不消停或消沉,那么不排除他们用硬的手段来处理,比如派出解放军到几个闹得最厉害的区域去“维和”,也有可能部分“戒严”。

继8月5日的“全港三罢(罢工、罢市、罢课)”,这个周末的抗议活动要延伸到国际机场,举行“万人接机”集会,而这些活动是得到航空业部分员工支持的。所有这些示威抗议自然影响到香港的经济商业和旅游业,但是港人似乎有决心要再坚持一段时间,这很令人敬佩。

目前很难说北京是否真要采取强硬的手段来进行干预,但是已经有点风声放出来,港澳办发言人日前已经说了:“玩火者必自焚,该来的惩罚,终将来到。”这种说法令人愤怒,民意的爆发是有深层原因的,政府不但不自行检讨,跟人民进行对话妥协,反而拿出大帽子一罩,来吓唬人。短期可能收效,但是从长远来看,港人对港府和北京的信任程度已经降到最低,人人都能猜出,即使不用直接流血镇压的方式,以后软刀子的方法也会使出来,这就会造成大量的香港精英人材外流,年轻人、有本事的能跑的都会跑,不能跑的只能继续留在香港,受压受辱,眼看香港的言论自由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受限,更多的大陆客会以占领者的姿态更大量地涌入香港。接着很可能发生的就是:外商踌躇不前,甚至外资撤离,大陆的私人资金也会减少到港来投资,这些会引发市场、经贸上的萎缩,使得人心不安。连带台湾也会惊惧不已,知道大陆这种蛮横欺压的手段也会使用到台湾,那么两岸会渐行渐远了。
 

所有这些情形并不是匪夷所思,都是可能发生、而且有的可能已经开始发生了。谁都不愿看到这种情形。所以港人的争抗必须是长期、理性的,要有规划、要有一个和几个智囊团体,继续推行睿智的、非暴力的(我强调:非暴力十分重要),绵绵不绝的公民不合作运动。而且我觉得全世界应该继续关注,继续给予他们精神上、道义上的支持。而习政权更应当汲取教训,尊重民意、体恤民情,以德服人,这样也许还有希望令整个事件能够和平地告一个段落。也是中共统治集团唯一能自保,唯一能平抚民心的做法。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