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法国黄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无可比性?

音频 06:56
香港民众在机场以列侬墙方式进行抗议元朗黑帮暴力事件,2019年7月26日
香港民众在机场以列侬墙方式进行抗议元朗黑帮暴力事件,2019年7月26日 REUTERS/Edgar Su

2019年夏季全球多地气温高企,而在烈日炎炎的香港,从6月到8月,“反送中”运动的热度更高。两个月来,这一运动会让人想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诚然,中法两国国情无法相比,香港和港人也具独特性,法国黄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无可比性?确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广告

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从去年11月开始几乎垄断全国政治生活,但在今年7月8月间,这一运动的参与者却不再每周六上街游行,而是与国人一样放假(或在工作),这给巴黎的大街小巷留下一段安宁清凉的时光。暑假间,想必法国的“黄背心”们,可能也会通过电视镜头来观察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也许他们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香港年轻反抗者不顾烈日炎炎上街示威游行?而黄背心像演戏一样的抗议活动,平时每周六一次,有开幕有闭幕,现在到了暑假就休息,但尚未终止。

法国黄背心一定会看到香港反送中人士与他们一样通过社交媒体组织串联自发的抗争,还具有同样高超的创意。但他们也会注意到:香港反送中运动是要求维护“一国两制”的政治诉求和不被送到中国审判的司法权利,因而可能显得更加“高大上”。虽然部分香港人也面临严重的经济困境,但他们的5项诉求中没有一项是经济性的,因为香港人希望通过实现“双普选”选出真正的民意代表,从而解决香港的经济社会民生问题。而法国黄背心运动则集中了生活困难感到不平等的法国社会底层向社会精英阶层抒发愤怒的色彩。

法国“黄背心”也是号称没有领导人的自发运动,因此法国媒体向所有“黄背心”人士敞开,请他们讲述自己的诉求和不满。由于他们的主要诉求是经济性的,所以法国总统也较早地拨出重金救助低收入者。这之后,法国总统亲自出马参与各地的全国性大辩论,讨论体制性难题,回答各界人士质询。

由于法国黄背心没有领导人,有人自发出头讲话也不被别的黄背心承认,所以他们无人能与国家对话,也未参与欧洲议会选举。法国拥有健全的民主代表制,但黄背心偏爱“无政府主义”,要求更多的直接民主,而不是代议制间接民主。香港反送中则完全不同,他们要求的是北京曾经承诺的“一国两制”和“双普选”。

至今为止,法国黄背心运动尚未偃旗息鼓,9月份以后他们将可能再次卷土重来。他们也许会注意到: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两个多月的抗争中,没有一辆汽车被烧,没有一家商店被砸被抢。相反,有些香港商家甚至愿意接纳反送中人士,而不欢迎警察进入。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观感,是否会影响改变法国黄背心人士的抗争行为?值得观察。

人们当然注意到:最近几天香港警察在北京力挺之下,与反送中运动人士发生激烈冲突。香港警察发射了1800多发催泪弹,有视频显示:在地铁站内的封闭空间,有警察朝正在向外走的人群身后发射催泪弹。有警察踢撞正下电梯的运动人士造成多人摔伤。真正造成反送中运动人士愤怒和震动的是一位女性右眼被打伤事件,这成为周一周二香港机场被迫关闭的原因之一。

该不该在香港机场这样的地点举行抗议活动甚至导致航班不能起飞?有报道说:周二晚间有反送中运动人士在网站为此刊登道歉信,说明这已成为部分反送中运动人士反思的问题。而在周三,一些反送中人士在机场划定的区域地板上,和平地举办反送中运动的宣传画展览,得到不少人的仔细观看。

法国黄背心运动从一开始就带有“共和国坏孩子”的劲头,出轨成为常态,专门要给法国丢脸,所以他们非选巴黎最美和从来不许游行的大街香榭丽舍,才不管会不会影响国家的旅游收益。游行后期他们中最激进分子常常会烧车砸店,投掷石块,破坏公共设施,而成为法国的恶梦。但法国政府并未将其定性为“恐怖主义”。

总体看来,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和法国黄背心运动相比,前者要求保障自由民主权利的目标更伟大更高尚,方式更和平更理性。早期的100万,200万香港人上街和平游行,曾经令世界赞叹,但不被中国媒体报道。由于香港政府迟迟不接受5项诉求,不与民众和反对派对话,把解决矛盾的一切责任推给警察,把一个政治协商问题变成警民间的冲突和社会秩序问题,使抗争运动持久化,引发民众焦虑情绪,而香港警方强力执法和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等等,不断引发香港民众的愤怒。

虽然北京港澳办说反送中运动“出现恐怖主义苗头”,但香港警方在14日记者会上,并未真正认同这种定性,而是说:“对于恐怖主义,香港有自己一套法例,大部分的示威者都是和平有序,虽有部分极端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不断升级,但两者不一样。”这一点也应该得到反送中人士的认同,形成港人间宝贵的共识。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也认为“恐怖主义”的说辞只能恶化当前极度动荡的局势,希望目前各方需要“真正尝试进行对话”。如果对话,就需要有人出来代表反送中。

香港抗议者与警方本周的发生的冲突被北京定性为“恐怖主义苗头”后,引发官方媒体的无比亢奋。而从美国到欧洲,人们对香港年轻人的抗争从最初的刮目相看,到努力更深层次的理解。

香港反送中运动人士在经历暑期两个月紧张密集抗争后,或许到了及时修整反思和发挥集体智慧的时候,目的是更理性有效地进行下一步行动。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