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中秋寄语,马云退休

音频 10:08
中国高科技代表人物马云
中国高科技代表人物马云 CHINA-TECH-LABOUR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今年中秋节非同往年,物价飞涨,人心思变。朋友圈里,有人刚从拘留所出来,有人正在去往被喝茶的路上。有人晒出月饼,饼面刻着“对党忠诚”,“扫黑除恶”但字样,要知道,现如今的“扫黑除恶”更接近毛泽东时代但“打土豪分田地”。

广告

微友“沉思的树”在中秋节诗作《半个月亮》中写道:
“感谢诸神
没把月亮生在人间
我们才能没有代价的赏月
它也从来没有
对满怀缺憾的人生
闭上它的眼。”

另有微友“文晗”发帖说:“奴隶哪有节日,我们只不过在别人的节日里,互道一声珍重、互道一声平安、且活且盼望、但愿人长久、但愿自由可期、山河可见、人间可爱、春风可来!”

有微友发帖,遥祝中国良心犯节日快乐,贴文写道:
“你们在里面,我们在外面,
心灵相通,铁窗隔不断!
俯仰明月,更加思念,
中秋吉祥,中国良心犯!
每一朵鲜花都会被春天铭记,
每一位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勇士都会被历史铭记!
--那年那些白衬衫””

中秋节前夕,一封由一群大陆人写给香港人的公开信在社交平台传播,信中写道:
“ 我们是一群在大陆受教育长大的大陆人,自3月31日 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第一次反逃犯条例游行以来,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我们深深钦佩你们的勇敢与坚持,也为你们所被迫付出的代价感到伤心难过。同时,作为大陆人,更是要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说声谢谢!谢谢你们一一你们所做的不仅是在为你们争自由,同时也是在为我们争自由。 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已经整整70年,70年来, 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已经把这个民族的血性一点点残忍地扼杀掉。如今,万马齐暗,小人当道, 整个国家无法说出一句真话,更是没有自由。作为大陆人,我们看不到希望,我们甚至无法诉说出我们内心的悲愤和痛苦。但是,你们的出现,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看到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至少还有一个地方还有希望。更为可贵的是,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血性、勇敢与正直,以及公民不服从的素质,像高耸的狮子山,面对暴政,永不低头。

三十年前,当北京落入危难时刻,是你们给了最强有力的支持;三十年后,当你们需要支持的时候, 却得到的是大陆人的不理解与冷嘲热讽。身为大陆人,我们也为此感到羞愧。但是,我们想让你们知道,还有这么一群大陆人,他们是支持你们的,他们也渴望一个司法独立、社会公平、民主自由的社会,他们也渴望现代文明之光能普照到每一个大陆人身上,他们知道,香港人不仅是在为他们争自 由,也是在为大陆人争自由。 可惜的是,作为大陆人,我们无法和你们站在一起争自由,我们甚至都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公开站出来支持你们。请原谅我们的懦弱,但我们希望你们知道,你们并不孤单,有这么一群大陆人,他们就在你们身后,并努力为你们呐喊。
最后,我们希望你们万事小心,留有青山。
落款是“一群大陆人”

马云退休

本周,马云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一事,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一篇题为《那晚.马云哭了.哭得像个孩子》的网文这样写道: “多年前,马云曾说过:“如果银行不改变, 我们就改变银行!”结果,马云的支付宝被传统银行的守护者银联,硬生生地收编。 两年前,马云还在美国,对着特朗普总统吹牛说可以给他们增添一百万个就业岗位,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就在他55岁生日那天,他连自己的岗位都无奈地丢了! 马云是神话,马云也已是笑话。他神话的一面越传奇,他笑话的一面就越深刻。因为在马云这里,笑话不再是粗浅的段子,而是令人烯嘘的悲剧。 ”

有网友“临安女教师”发帖说:“从2003年至2011年,短短八年间,中国共有72位身家过亿的富豪死亡,死因分别为:15人被谋杀,17人自杀,7人死于意外事故,14人被法律处以极刑,9人病死。”

一篇题为《马云论》的网文这样写道:
“马云的退场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是个经典的案例。在中国,富可敌国从来是个不幸的诅咒,基本是身首异处和身败名裂,因为它严重挑战绝对权力对绝对地位、绝对面子、绝对资源和绝对人心的占领。

和历来必须附着于政治权力而生、具有原罪的垄断型商人不同的是,马云的商业是另立于国家型社会的平行宇宙,甚至是对前者的颠覆、输血和救赎,夸大一点说,他称得上是商业层面的总理或主席。他的开创性远胜张謇(民营纺织业),他的独立性远胜胡雪岩(依附左宗棠),他的正当性胜过盛宣怀(国家资本主义),在这种状况下,他目前能做到功成身退,更显不易。

但马云的退场依然有些蹊跷。和马云这个年龄差不多退场的商业巨子,可能就只有约翰·洛克菲勒和比尔·盖茨。但后两位,均面临着宗教的拷问和垄断的利剑,很大程度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中国,马云完全没有这两方面的挑战;而在互联网三年一变的新经济时代,说自己要更多关注教育、慈善和环境从而放弃权力,逻辑就跟宋徽宗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非要禅让去做画家差不多荒谬。

他的退场很多人心知肚明,有不得已而为之的原因。他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全球政治家将他和政治层面的总理或主席等量齐观的地步;他掌握着政治家最看重的经济、金融尤其是就业特效药;他还像刘邦项羽两位老乡一样有衣锦还乡的虚荣心, 他对外对内的影响力已经对中国内部的政经济金融秩序产生不可控性。

另一个不得已可能在于,势大不掉的战略级企业国家化趋势、盘根错节的红色资本渗透,已经使得他如果再处在琼楼风大的高处,一旦时局有变,协议控股结构之类的先进权力模式没法真正保护他,可能给他带来类似于前代乡贤胡雪岩的身家之祸。

也许马云更像如今的香港。他的开创式商业模式和企业权力架构,相对于中国整体社会生态,很像商业的柏林飞地,既跟资本主义自由经济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无缝对接,同时又像插入对方腹地的一只刺猬,这既成就了他,也很好地保护了他。这颇像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当前局势。只不过马云看上去在撤退,而香港似乎正在进击。

无论如何,马云的功成和避祸,对照香港的过往成就和如今局面,对中国商业和政治的未来局势,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现代启示录。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