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夏明谈中国建政70周年:习近平面临着全方位的挑战

音频 13:25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2019年十月一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重要节日。为此,中国举行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其中包括建政以来规模最大的阅兵式。这也是习近平时代的首次国庆阅兵。纵观70年历史,从毛泽东、邓小平到现任主席习近平,中国经历了不同的阶段,中国社会则发生了巨变。如今,在习近平的治下,中国将前往何处?对此,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广告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定义中国过去70年的不同阶段?

夏明:中共治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70年了,也是进入了“古稀”老人(的行列)了。我们看看共产主义的历史,像苏联、苏共,也就是70来年,最后崩溃了。其实我们看到,今天中共面临非常大的考验和挑战:它能否生存下去?

我们如何看待它过去的70年?中共过去的70年,如果我们用官方的定义来看,习近平今天建立的叙述,他认为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是毛泽东给中国的30年,就是让中国人站起来;然后是邓小平领导的30年,让中国人富起来;再有,就是习近平执政已经7年多了,他认为他还会执政30年,正因如此,他废除了任期制。他打算在30年内,(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2021年)他会让中国强起来。不难看出,习近平将中国看作三段。同时习近平有一个重大认知,他认为,以前大家讨论中国70年的历史,就认为其中有很多矛盾、很多弯路,毛泽东有很多错误,邓小平在改正这些错误,从反右、文革、到大饥荒,都有很多的错误。中共也在不断地平反,或者拨乱反正。但是习近平一改以前的说法,他认为;前30年和后30年都不矛盾,在他治下的10年,他会把它全部地打通、贯成一气,认为这都是社会主义探索,社会主义在摸索经验。社会主义难免有失败、付出代价、交学费的一部分。习近平把整个中国的70年变为他想打造的(国家),最后(自己)变成国父。老百姓能够过上小康日子。中国共产党能够给世界带来一个完全的、全新的、社会主义的思维体系。这是习近平的定义。

但是,我认为过去的70年,中国其实很多地方受到了伤害。因为中国共产党在许多治理中国的过程中,有其他更多、或者更好的选择方法,它都没有去探讨。它的许多的选择方法是错误的,尤其是习近平当下以国家强权、以牺牲人民自由、同时以中国的意识形态挑战国际的普遍价值观。这些都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70年,到底应该何去何从,值得我们讨论。

法广:中国共产党不仅在今年迎来建政70周年,也将在两年后迎来建党100周年纪念。这对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具有怎样的特殊意义?

夏明:习近平自己认为,他是有红色基因的。因为他的父辈是属于打下江山的(一代人)。因此作为习近平来说,当然会把中共的目前的红色政权和江山看成他的家产、看成他们红色的基因流在这些人的血脉中的这些太子党,他们对中共的江山是有所有权,因此也有监管权。当然对他们来说是有一个深刻的、感情上的纽带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忘掉了一点,就是中共之所以能够建政,中国共产党当时成立之初,就有一个目标,我们不能完全否定中国共产党1921年、像李大钊、陈独秀、包括毛泽东这些人当时的鼓吹下,还是有一定理想主义色彩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共其实有很多都背离了这种理想主义色彩。比如当习近平在说:千万烈士的鲜血换来了红色政权,因此我们不能丢,因此我们不能放,这里边他其实进入了很大的误区。其实几千万人的鲜血,它的目的是要让中国获得自由。也就是中国人经常说的,终于获得解放,而解放就是自由的意思。在整个解放的过程中,要带来的是给人们的自由。但是在根本的人民自由的问题上,就会像毛泽东所说的,中共进北京是赶考。当时民主党派的黄炎培就跟他说:你如何能够跳出王朝的周期率?毛泽东就说:我们就要实行民主、实行真正的、切实的民主,让人们当家作主。我们就可以跳出这个周期率。但是今天中共没有实现。相反,是把民主变的越来越遥远。因此我觉得对习近平来说,他多大程度上其实是在背离中共早期还有的一点点理想主义?多大程度上他把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党国变成一己之私、或者是一党之私?这是非常可怕的。

法广:2012年习近平掌权之初,就发动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夏明:我一直认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是一种派系反腐。是一种针对个人的政治忠诚的强弱来决定把那些对他不忠的人清洗掉。也就是中共党内最近所说的,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所以它的反腐,就是通过以人民的需要的反腐的名义,对党内进行一种残酷的清洗。因为习近平讲过,在他的第一个任期的五年内,他已经处理了党员、干部100万以上。不难看出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清洗过程。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共反腐有什么问题。中共腐败是尽人皆知的。而中共的腐败在于它的一党专制、一党极权没有人民的监督、没有人大的咨询、没有司法的独立、也没有报章、媒体的、新闻的监督。这样的情况下,当你要反对腐败、清除腐败,就不具备我刚才列举的应有的条件,同时你在不断地强化自己的权力的话,就会带来更大的腐败。因此我认为,习近平的习式反腐注定会失败。而且我们也看到,它其实已经丧失了动力。同时,他的反腐已达到了目的。也就是以习家军为核心重建中共。但是,这种重建会让这个党、让这个党国更有活力,更有创造力吗?对此,我们应该拭目以待。因为我们毕竟看到,目前习家军和他的整个班底展现出的这种缺乏创造力,缺乏想象力,而且许多地方显现封闭、愚昧、无知,因此这种反腐带来的正面效应还是有限的。

法广:中国主席习近平面临怎样的挑战?

夏明:我觉得习近平现在压力山大。他面临的挑战是全方位的,是多重叠加的。之所以说是全方位,是因为他无论是在内政、经济、党内权力斗争,还是中国的环境、人口社会的压力、以及到来的这些危机,生态危机以及灾变可能影响的各种社会不稳等等,他都面临很大的压力。另外,在周边国家也有许多矛盾和各种冲突。无论是日本,还是朝鲜,以及印度等等,他都面临许多挑战。另外,他在中国的许多边远地区,从新疆、到西藏,还有香港,另外还有台湾这个事实上的独立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声称对台湾有主权,不难看出,台湾也一直对习近平构成重大挑战。而所有这些重大挑战又跟另外一个最大的挑战即:外部的挑战联系在一起,这便是中国共产党唯一的一个反对党-美国。美国今天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一方面通过贸易战不断地给中国制造各种麻烦,让习近平焦头烂额,让中国本身已经下行的经济雪上加霜。同时习近平的挑战不仅在于经济,而且特朗普总统很大程度上把贸易战高度地战略化和政治化。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和政治关系都开始脱裂,中美事实上进入一种冷战的模式,是大家现在普遍喜欢谈论的话题。所以我认为习近平面临的国际上的冲突和挑战也是非常大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面临着这么多挑战,习近平有没有能力、有没有远见、有没有想象力、有没有智慧,能够化解这些挑战?能够把中国引向一个更好的方向?我认为习近平现在的一个主要做法其实还是想回复到老路上去,回到专制主义的老路,甚至从毛泽东的治理方式寻求一些灵感。同时通过专制主义的共同理念,与周边专制主义国家结盟。试图抵抗中国人民现在内心渴望自由、渴望民主的冲动。因此无论在台湾、还是在香港、或是在西藏和新疆,都不难看出他表现出强烈的、某种程度上是邪恶的一种极权主义的冲动,对他们进行打压、镇压。所以我认为,习近平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他自己无法突破他的价值观和认知的整个的构架。另外,这种无法突破又被他周边的缺乏远见、而且更多地是溜须拍马的、一种迎合他的政治野心家或者权力贪欲者得到强化。正因如此我觉得习近平的最大挑战其实是来自他自己的缺陷。而他自己的缺陷又被他周边的人强化。所以习近平的敌人不是我刚才所讲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经济、政治,其实他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他自身,来自于他自己的内圈。

法广:您如何看中国未来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

夏明: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以及现在的世界大国,它在历史上应该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我认为中国最佳作用应该至少在亚洲文明中成为一个领军国家。能够与日本、印度等国家形成一种良性互动。能够让亚洲文明成为世界文明往前前进的又一个重要的发动机。但是中国在过去的十年失去了这种历史机会。因为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终于有一个可以让自己的民族变得更宽容、更多元、让自己的国家变得更自由、更民主。但可惜的是,中国共产党没有与时俱进,跟时代、跟着自由民主的方向走。相反,它失去了这个机会,使得中国的官僚寡头、权力和地位得到强化。现在就变得他们要改革自己的利益、既得利益就越发地困难。而中国的老百姓,权利和自由就越发地小。因此中国现在在世界整个的作用变得越来越负面。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中国视为一种威胁,也有一些媒体人-例如何频-把中国视为一种病毒在世界蔓延。美国已经把中国作为头号竞争国家。因此我认为中国现在在国际上到底发挥怎样的作用?从中国共产党目前的一带一路、或者要给世界提供中国解决方案来看,这是挑战整个全球价值观,是行不通的。但是另一方面,我还是非常乐观的。主要因为中国共产党治下,毕竟在海外有几千万华人,而这几千万华人已经融合进世界的主流文化,因此中国的文明、中华的文明,不仅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生长,而且我相信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其实它也不断地在生长。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他们就会不断地给中国增添智慧,因此我相信,中国在世界上起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中国共产党未来的走向,我希望中国共产党改弦更张,更希望它能够退出历史舞台,给中国一个新生的机会。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所以的中国人、所有的华人能够不断地有创造力,想象力,能够在世界上发挥中国人应该做出的文明的贡献。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