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

港警蓝水射清真寺事件仍没了 基督教堂印度协会没摆平

特首林郑月娥(右二穿白衣者)在大批随从陪同下,21日早亲到昨天被警察水炮车以蓝色液体击中的清真寺,向寺院的长老们道歉。
特首林郑月娥(右二穿白衣者)在大批随从陪同下,21日早亲到昨天被警察水炮车以蓝色液体击中的清真寺,向寺院的长老们道歉。 (网上截图)

香港警方20日以水炮驱离示威民众时,除了九龙清真寺,也波及到了当地拥有百年历史的教堂:圣安德烈堂,不过有别于特首林郑月娥到清真寺登门道歉,目前尚未有官员或警方到场关切同样被“染蓝”的圣安德烈堂的情况。有消息指林郑亲自登门道歉新闻照片引发评论,因林郑没有佩戴头巾进入清真寺被猜疑或是无知或是政治正确担心惹恼北京。据中国时报说,20日在清真寺外遭警察以蓝色水柱清场波及的印度协会或不接受官方道歉,该协会指当日在清真寺外的大多是普通市民,并无示威者,声称要保护清真寺是“废话”。

广告

据东森新闻今天报道说,与清真寺同遭染蓝,香港百年古迹教堂“没官员来道歉”。

香港警方20日以水炮驱离示威民众时,除了九龙清真寺,也波及到了当地拥有百年历史的教堂:圣安德烈堂(St Andrew\'s Church),不过有别于特首林郑月娥到清真寺登门道歉,目前尚未有官员或警方到场关切同样被“染蓝”的圣安德烈堂的情况。

报道引述《香港01》消息,警方20日驱散行动时,于尖沙咀弥敦道射蓝水,圣安德烈堂遭“染蓝”,墙身及地面均留有蓝色痕迹,22日早上有清洁工人到场,清洁圣安德烈堂及弥敦道一带道路,现场可见地面及石墙,仍留有蓝水的痕迹。

据报道指出,特首林郑月娥及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联同其他政府官员到清真寺与教长Muhammad Arshad会面,其后指教长接受警方与林郑道歉。不过同样被“染蓝”的尖沙咀圣安德烈堂,暂未有政府官员或警务人员到访。

该报道说,香港立法会议员莫乃光21日在脸书表示,“昨天同在尖沙咀被喷蓝的还有圣安德烈堂,却没有特首和警方高层亲自道歉或协助清洁。”香港演员郑敬基转发了这条贴文,并写道,“虽然不获有差别优惠的道歉,我心仍是很平安也不稀罕,因为‘我不以福音为耻,因为这福音是神的大能,把救恩带给一切相信的人。罗马书1:16’。”

报道综合港媒消息,西九龙总区指挥官卓孝业21日下午在记者会上,被问到为何不对圣安德列堂“染蓝”道歉?他回应,因为有“暴徒”在该处违法及使用暴力,所以警方要执法,使用武力驱散,使用水炮车是其中一项,“当警方知道颜色水波及他们,已一一与他们联络及表达歉意。”

根据维基百科,圣安德烈堂建于1905年,曾经是在九龙居住的英国人的聚会点,于香港日治时期被更改作为日本神道教神社,1997年圣安德烈堂被列为二级历史建筑,现在拟议为一级历史建筑。圣安德烈堂于2006年获颁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物古蹟保护奖。

据中国时报今天说,20日在清真寺外遭警察以蓝色水柱清场波及的印度协会坚持警方认错才接受道歉。

该报道说,20日,在香港“九龙大游行”结束后,在清真寺外遭警察以蓝色水柱清场波及的印度协会前主席Mohan Chugani,在今天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已向他致电道歉,但Mohan认为邓的解释与警方昨日记者会说法不符,他仍会到警察课投诉。

据Mohan表示,邓炳强道歉内容说,这次事件是不幸的意外,当日水炮车驾驶并未有足够经验才会发生意外,并强调会进行处理。但Mohan批评,若是该位驾驶经验不足,则不应该交由他驾车。

Mohan更说到,他不接受警方昨日记者会的解释,并强调在清真寺外的大多是普通市民,并无示威者,声称要保护清真寺是“废话”,最后他称,做错就该认,除非警方愿意认错并发新闻稿澄清,否则不会接受道歉。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