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法国试行人脸识别技术 走中国的路还是旧金山的路?

音频 05:39
北京鼓楼的监控摄像头
北京鼓楼的监控摄像头 路透社Jason Lee供图

怎么才能拒绝诱惑,不去监视,不去惩罚不同者呢?有人会说,人脸识别技术也完全可以很道德。但当有人把“道德”这个词和实际相连接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加倍警惕。

广告

“非常积极”,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市市长克里斯蒂安-埃斯托利奇激动地说道。尼斯市今年2月开展了一项人脸识别技术的实验性举措,市长埃斯托利奇兴奋于取得的成果。在嘉年华活动期间,尼斯市已经在正常工作的监控摄像头在以色列公司AnyVision的调动之下,对参加实验的50名志愿者展开了人海辨认工作,在另外5000名嘉年华志愿者当中,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他们。当地警察对此很感兴趣,认为这可以大大提高保卫民众人身与财产安全的可靠性,而民众则通过调查问卷的形式,表达了他们的诉求:在821人当中,仅有3.5%的人反对人脸识别技术,30.2%认为铺设人脸识别技术应该得到允许,67.8%的人选择了“希望铺设人脸识别技术,前提是必须严格管控”。

市长埃斯托利奇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可以考虑,或者说,应该把立法工作提上日程了。法国政府几个月以来也已经在试验一款叫做Alicem的系统,让公共部门未来可以广泛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支持者们认为,得赶在2024年巴黎举办奥运会之前,让人脸识别技术和配套的立法得以完善,否则海量游客和运动员就会让巴黎届时变身成为即兴实验场所,而这听上去就令人不寒而栗,所以不如在2023年橄榄球赛世界杯举办期间,开始推广新技术,加速整套识别技术体系的完善。反对者们则认为,与不法分子混入人群相比更令人不寒而栗的,应当是人脸识别技术的滥用。费加罗报在10月23日星期六刊发的头版头条放了一张背景虚化的人海照片,照片中央是一个清晰的白色监控摄像头,观察记录着它后方民众的一举一动。“我们需要害怕人脸识别技术吗”?费加罗报用大号字体发问,后面是大篇幅报道各方观点。当天的社论则评价:“中国展现给我们(法国)的路,是一条永远不能去追随的路”。

费加罗报社论指出:的确,只需要顶着你的一张脸,就可以减轻你的行政手续,这真的很便利,而且对我们来说的确是好事一桩。尤其是现在世道混乱,最好严加防范!我们广泛铺设监控系统吧!这就是实验性开展人脸识别计划的意图,当然这是出于好意,但是地狱之路铺设得很漂亮,系统性使用这种技术会带来令人晕眩的后果:一个湮没在人海的手机用户已经暴露了很多个人信息,现在,再让他脸融合进监控系统?如果说强大的技术能给我们的安全保驾护航,那么如何解释巴黎警察局还是出现了内鬼,杀死了同事;如何解释郊区警察手握众多嫌疑人信息,依旧逃不过被人投掷莫洛托夫鸡尾酒炸弹?技术的进步绝不会让我们的弱点消失。

更何况,一个政府,无论是何种政府,势必是倾向于把我们给予它的权力发挥到最大,无一例外,甚至走向极端,中国给我们指的这一条路,是我们永远不能去走的路。在中国,政府永远盯着你。法国的确还没有走到那么远,但社交网络已经越发引起各部的注意。所以,怎么才能拒绝诱惑,不去监视,不去惩罚不同者呢?有人会说,人脸识别技术也完全可以很道德。但当有人把“道德”这个词和实际相连接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加倍警惕。

在长篇专访中,哲学家加斯帕-克宁格认为:技术的进步本身没问题,但技术的进步意味着过程当中的出错率。美国的奥克兰和旧金山等城市已经禁止在公共服务当中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法国政府似乎想要逆流而行。当然,中国正在拥抱这一新技术,但中国情况特殊:除了政治体系的原因,中国人也逐渐回归儒家思想,即个人服从集体,中国民众对于隐私的概念也和法国不一样。虽然法国内政部长和巴黎大区主席佩克雷斯提出想在地铁里安装人脸识别技术,保障人们的安全,但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想要活在什么样的社会当中:一个不完美,有阴影区,可以发生最糟糕,也可以发生最美好的事情的社会;还是一个所有人都乖乖遵守秩序,舒适但有可能出现系统漏洞和当局暴政,导致出现“少数派报告”这种电影里出现的场景,即,需要掏出眼球,来进行系统识别,逃离非正常情况的社会?法国现在夹在需要改变技术落后现状,和是否盲目崇拜新科技的双重忧虑当中,但法国和美国有着不同的理念,在冲进大雨里之前,一定要带上雨具;在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之前,必须征得当事人同意,否则自由将荡然无存。

今年5月,旧金山市政府投票,高票叫停了警察局和市政厅公共设施当中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原因是“这一技术本身产生的嗜好和倾向,会造成比它的好处影响更大的公民自由危机”,“这一技术将扩大种族不公,威胁美国公民自由生活的能力”。旧金山本身代表着新科技的摇篮,光环闪耀着创新与前进,但该市决定叫停人脸识别技术在公共设施当中的使用,并承认“由于训练人脸识别机器的过程当中,给机器呈现的样本不够多元,因此机器在实践当中对特定群体的识别比其他群体要弱,或者更强,这将导致严重的对弱势群体的更加弱化,对受歧视群体的更加歧视”。今年3月,IBM公司承认在未获得用户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海量Flickr上的照片来“训练其人脸识别机器”;近期,谷歌也被曝出扫描流浪汉或者黑人学生的面部,并被指控没有告知当事人扫面后续。面对法国政府对于开展“具有道德的监控”的信心,旧金山等美国城市的态度转向,或是一声警钟。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