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反送中风暴

香港大学生坠楼身亡 追思 悲愤 疑问

参加反送中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坠楼身亡,香港人8日晚间秉烛悼念。
参加反送中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坠楼身亡,香港人8日晚间秉烛悼念。 路透社

数以万计的泛民主派人士周五晚间在香港多个地点集结,在哀伤沉重的气氛中,追思坠楼不治而亡的大学生周梓乐,他们深信,周梓乐是警方暴力的受害者。

广告

周梓乐,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上周末在警方与示威者发生冲突之际,在一个停车场三层坠楼,周五传出不治身亡的消息。法新社报道说,周梓乐是香港反送中爆发五月以来,第一位死亡的大学生。

星期五,在周梓乐坠楼的地方,数千人排起长队,等着献花,他们有的手持烛火,有的写下几行悲伤的思念。

香港民主运动的先锋黄之峰表示:“今天,我们哭悼失去了香港的一位为自由而战的勇士”。站在他身边的区议会议员、民主派人士罗健熙说,“香港现在的气氛,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港人不相信警方,不会等待警方告诉他们真相”。

法新社得到一个消息,周五晚,数位警察在油麻地被示威者包围,由于示威者人数众多,警方寡不敌众,致使一名警察拔枪警告,以求突围。

星期五,反送中人士协调行动的社交论坛不仅向反送中人士发出邀请,他们还邀请所有港人手持烛光,在这个周五晚上为遇难者守灵。

周梓乐死亡的经过仍然模糊不清,但对示威者来说,他的死,无疑是警察暴力的恶果。香港警方4日凌晨在将军澳发射催泪弹驱散示威民众,就在这期间,参加反送中示威的周梓乐从紧邻的尚德邨停车场三楼坠楼,多处重伤,发现时倒在血泊中。送医后深陷昏迷,经两次手术仍无好转。8日晨不幸去世。

这一不幸事件的发生更加重了民主人士对警方的怀疑。周梓乐是在警方清场示威人士期间坠楼,他为何坠楼,他是否因为躲避警方施放的催泪弹慌乱中坠楼?为何耗费了54分钟后才被送达医院救治,这一切都像一个难解的谜团一样烧心。

香港警方承认动用了催泪弹驱散靠近周梓乐坠楼的尚德邨停车场附近的示威者,但否认采取了任何镇压行动。警方否认妨碍及时救助以及阻挡救护车进入现场急救。警方和消防处表示,当时救护车遇上车阵阻塞,曾两度改道,最后救护员选择下车徒步前往现场,因此花费了19分钟。

五日,警方对媒体承认,当日的确有部分催泪弹射向停车场,但距离事发现场大约120米,至于是否因催泪弹引发意外,警方则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警方称,周梓乐也有可能误判地形,以为翻过三楼矮墙外还有阳台,结果踩空不慎坠楼。警方发言人八日对网上所传指责警方可能追捕周梓乐导致其身亡,或者警方将其推下楼,以及警方可能动用其他造成其坠楼的指控声明否认,呼吁不要造谣。

但是,警方进入停车场的具体时间仍然存有疑问,根据警方,防暴警察是在4日凌晨一时零五分才首次进入停车场驱散示威者,但是,中央社引述众新闻7日公布的一段行车记录器影片显示,3日夜间11时28分,已有大约20名防暴警察从停车场内走出。香港明报8日也根据有线电视画面显示报道,3日夜间11时40分已有警员在停车场二楼观察地面状况,随后还有一度举起长枪指向远处聚集的民众。警方对此尚未回复。但警方为澄清怀疑,建议召开“死因裁判法庭”。死因裁判法庭上香港的一个特别法庭,源于英国司法制度,法庭由死因裁判官主持,通常有五人组成陪审团商议对案件的裁决。

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史维周五要求相关方面对该校学生周梓乐的死进行彻底和独立调查。他在给全校师生的信中表示,人们在视频中能够看到警车挡住了救护车的道路,救护人员无法到达现场实施救助,抢救周梓乐的行动因此耽误了20分钟。他在信中说: “我们要求有关各方,特别是警方,就可能会挽救一个年轻生命的最关键时刻出现拖延的原因做出澄清。如果我们得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只会令我们愤怒。”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