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西方

中国政治审查之手伸向西方

抖音海外版在西方非常流行
抖音海外版在西方非常流行 路透社

法国世界报报道,中国在习近平登台后强化了政治审查,甚至把这一审查向西方世界扩延。扩及范围包括电子游戏,电影、媒体、社交网络。

广告

10月8日,美国电子游戏开发商暴雪娱乐宣布暂停『炉石传说』职业选手吴伟聪,理由是他在一次访谈中表示了对香港示威者的支持。美国民主党议员谴责暴雪此举已表明“它愿意为取悦中国共产党而羞辱自己”,在舆论谴责下,暴雪把针对吴伟聪的暂停期限从一年缩至半年,恢复发放奖金。

法国媒体报道,中国的文化审查一直是专对本国人民实行,但是现在越来越溢出到西方。在加拿大,已经有两名记者因为写了批评北京的文章而失业。

根据记者无疆界组织,中国审查官再也不犹豫直接干预西方的编辑工作,两名为一家使用中文的媒体工作的加拿大记者因此失业,理由是他们写了批评北京的报道。甚至美国之音中文广播,也未能免除来自北京的压力。根据世界报,该台对一名北京反对派的访谈被中断,主持节目的记者可能因此被解雇。

2018年,中国驻瑞典大使发表文告,严厉抨击写文章批评中共的瑞典驻北京记者“犯罪”,这名记者的工作签证没有得到延续,被迫离开中国。

这种审查压力同时延伸到学界,澳大利亚学者莱夫·汉密尔顿2017年批评他的出版社屈服中国压力,放弃出版他的一部涉及批评中国在西方扩大影响力的著作。研究中国问题的新西兰政治学者安妮-马里·布雷迪在发表了几篇揭露替中国说情的院外集团的报道后家中遭到几次可疑的偷窃。

除了这些直接的威胁,北京还通过经济压力设法影响西方话语。2017年,手下拥有『看中国』的澳大利亚老板声明,他的十几个广告商受到北京威胁,当局要求他们停止购买该报的广告版面。

来自中国的威胁已经触及到文化领域,尤其是迪斯尼乐园。为了能够在中国传播、上映,迪斯尼乐园要经受极其严厉的审查程序,该公司为此往往先自我审查,『雪人奇缘』有意让影片出现了一张被视为是中国的地图,地图上标出一些存在主权争议的岛屿。

迪斯尼并不是第一家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忘记了“价值”的西方公司,企业巨头如苹果集团、最近几周,取消了与香港有关的一个软件,这一软件有助于查找警察所在的位置引起北京的愤怒,称其鼓励暴力攻击警察。谷歌取消了一个据说有可能被认为是代表了香港示威者的一个人物游戏。

体育也不例外,休士顿火箭队总监莫雷因为发推挺香港,在中国引发一场风暴,中国央视宣布停播NBA的比赛,一些与此有关的中国商业合作者也宣称停止合作,迫使NBA总裁出面道歉。

很悖论的是,中国审查经常也伤害到中国的巨头。腾讯在电子游戏方面投入巨资,腾讯曾斥资3.3亿美元入股EPIC Games,但在北京公布限制游戏数量之后遭遇挫折。『绝地求生』国服版一直没有正式推出。2月份,两部参加柏林影展的中国影片也被迫退出竞赛。

一些一直对北京不让步的西方企业,近年来慢慢改变了立场,2010年,为了不向中国审查低头,谷歌大张旗鼓地告别中国,但是,今年却传出谷歌筹划着一个专门应对中国的审查版谷歌。

另外一些企业一直到最后还希望进入中国市场,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格近年来多次往返北京,试图打开中国市场的缺口,然而,一年来,他的语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十月17日,他在美国一所大学有关言论自由的一场演说中表示,中国审查对美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并以视频平台“抖音”对网民上传的讯息进行政治审查为例,说明中国式的价值和输出审查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他表示,脸书等公司如果不去维护言论自由,中国式的互联网审查有朝一日就可能成为全球的准则。他说:“我今天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我相信我们必须继续坚持言论自由。”

渐渐地,中国企业集团也慢慢体会到西方对中国审查的疑虑将对他们的扩张构成巨大障碍,当英国『卫报』披露一份抖音内部指南,里面有删除示威的规定,专门针对少年儿童的抖音迅速反应,称这一指南已经过时。并称涉及政治的内容在西方平台上没有任何删节。

如果说西方大企业能够不屈服与北京的苛求,在一些非民主国家,伸开双臂欢迎北京的审查手段。有些国家甚至全盘照搬中国的审查法,比如越南2018年通过的『网络安全法』,就完全是中国网络法的翻版。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