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港警发近万枚催泪弹 有记者染二恶英类病 学者称是公共卫生与环境危机

环保人士指催泪弹会释出二恶英,伤害人体及破坏生态
环保人士指催泪弹会释出二恶英,伤害人体及破坏生态 法广/麦燕庭

香港警方在过去五个月的抗争行动中共发射接近一万枚催泪弹,有不时在警民冲突现场进行直播的记者患上「氯痤疮」,医竣界指这是人体积存高浓度有毒物质二恶英的表征。警方初时否认催泪弹会释出二恶英,经团体反驳后,承认发射催泪弹会释出二恶英,但数量远远不及示威者焚烧垃圾和塑料时释出的二恶英多,不会停用催泪弹。

广告

不过,有学者反驳称,须数百度摄氏高温燃烧和夹杂金属才会释放二恶英,燃烧路障而释放二恶英的机会低。

 

经常在冲突现场进行直播的记者陈裕匡,13日晚上在个人脸书发文,指已确疹患上「氯痤疮」,而这是人体积存高浓度二恶英的表征。情况与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被下毒二恶英而患上氯痤疮溜同。他怀疑与近月采访期间频密接触催泪烟有关,并指最近有听闻记者和前线示威者开始长岀氯痤疮,但未有交代详情。

帖文再次引发公众对警方使用催泪弹的遗害,由四十多个团体组成的「全港反送中联席」统计警方公布数字发现,由6月12日至11月13日期间,警方共施放至少9362枚催泪弹,不少是在人口密集的市区发放,波及邻近的老人院舍、动物收容所和家中婴幼儿。而在昨(15日)晚及今天凌晨,警方继续发射多轮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联席批评警方在反修例运动中严重滥用催泪弹,成员朱慧芳指出,发射催泪弹须有400至500度摄氏高温,故会释出遇热产生的致癌物二恶英,吸入过量二恶英,将对人体的皮肤、肌肉、生育系统、荷尔蒙及气管造成伤害。

联席又质疑,发射催泪弹时释放的化学物质除了严重伤害人体健康外,亦会破坏生态,促请警方慎用,并立即停止使用中国制造的催泪弹。

警方改口认催泪弹会释放二恶英 但不及示威者烧杂物放的多

警方行动科高级警司汪威逊14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催泪弹释出二恶英导致有人患上氯痤疮时表示,对记者把催泪弹与二恶英扯上关系感到「摸不着头脑」;他续称,只知发射催泪弹时会释出化学物质CS,亦未闻有警员患上氯痤疮。

及至联席昨(15日)召开记者会后,汪威逊改口承认,催泪弹会释出二恶英,但文献和公开数据显示,燃烧塑料是释放二恶英的主要源头,而过去数个月燃烧塑料最多的肯定是示威者,故此,示威者燃烧塑料肯定比警方施放催泪弹释放更多二恶英。他反问,若用催泪弹能阻止示威者烧燃塑料,为何不使用?

曾与其他学者联合于网媒撰文指出催泪弹遗害的英国牛津大学流行病学者陈嘉鸿博士反驳这说法,指催泪烟的主要物质CS须在高温燃烧下才有机会衍生大量毒素,释放类二恶英及其他有毒物质,但若要透过焚烧塑料释出二恶英,燃烧的需要是含氯有机物,例如PVC胶,再加上一些金属粒子,在摄氏200度至450度之间燃烧才可以,故此,燃烧路障虽然有可能释放二恶英,但「不是那么容易」。

他引述文献指出,类二恶英经人体摄入后难以排出,亦无法分解,其毒性需廿年才可减半,香港警方现在如此频繁地使用催泪弹,单是本周二便发射了1567枚,势必污染附近环境,港人未来须面对更多未知的健康风险,实在是一场「公共卫生与环境危机」。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