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中国

港高法能否判违宪吵翻天 北京或观动向

图为香港高院
图为香港高院 网络照片

香港高等法院前天裁定,政府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所订立的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警方立即暂停执行,引发北京各种渠道雷霆。香港高法是否有权判裁涉及宪法法律,引发争议不休。前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说,倘若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认为香港法院无权裁定本地法律与基本法不符而无效,将令人感到惊讶及忧虑。香港基本法委员但称:香港法院无权决定法律无效。据美国学者孔杰荣认为,北京表态是为测试舆论风向,若反弹强烈,人大也许不会释法推翻裁决。

广告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香港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称:港法院可判法令违反基本法。前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说,倘若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认为香港法院无权裁定本地法律与基本法不符而无效,将令人感到惊讶及忧虑。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法工委)19日指出,香港法院无权判断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违宪,李国能发表声明,作出以上回应。该报道综合本地媒体的消息指,李国能说,自从1997年主权转移以来,香港法院一直拥有相关权力,同时也完全接受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具有约束力的解释,人大常委会在1999年及以后的释法,都没有作出其他建议。

据李国能说,希望这并非法工委的原意,李国能又指人大常委会只可在特殊情况就基本法作出解释,同时应该避免在法庭颁下判决后才作出诠释,否则在观感上,将对香港司法独立带来负面影响。

中央社报道,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今天说,中国人大对基本法有最高及完整的解释权,港方可以解释基本法任何条例,但宪法上无权宣布法律无效。

香港高等法院前天裁定,政府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所订立的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

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随即批评高院的判决,表明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

该报道说,曾参与制定基本法和长期在基本法委员会工作的谭惠珠早上在电台节目上说,在高度自治范围下,例如涉及行政权,基本法给予香港对于基本法任何条例都有解释权,但宪法上要宣布法律无效的权力并非在港,人大常委会有最高及完整的解释权。

据谭惠珠进一步指出,在高度自治范围内,香港可处理司法复核案件,但无权宣布法例无效。对于这起案件如何发展,谭惠珠说,目前视乎政府是否提出上诉,北京中央现时无事可做,但人大随时有权提出意见。对于人大法工委表明立场,她形容北京中央是要发出警告,但并非向香港法院施压,而是要交代清楚哪些属中央或地方的权力,提醒不能逾越。

中央社今天报道,香港高院裁决禁蒙面法立法方式违宪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指其他机关无权决定。美国学者孔杰荣认为,北京表态是为测试舆论风向,若反弹强烈,人大也许不会释法推翻裁决。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今天在部落格撰文指出,这项裁决充分展现香港司法体系基于法治的优越性,并彰显何谓“依法治理”,与中国治理模式迥然不同。

据孔杰荣写道,中国的法院以侵犯言论自由为由,宣告政府先前颁布的规定无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此外,中国的法院根本无权审理任何宪法议题,“与台湾大法官会议近年积极保护政治与公民权利相比,简直天差地远”。

据孔杰荣认为,北京当局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发表声明,用意可能只是测试香港等地的反应。如果由新华社或其他中国媒体表态,风险可能低一些,但这份声明正式许多,似乎预告人大常委会将出手宣告香港高院判决失效。

据孔杰荣表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若这么做,肯定会引发众怒,这份声明可能是要外界做好心理准备,以期减轻后续冲击。

孔杰荣说,声明最后提到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可能代表人大常委会正在商议,但外界对这份声明的反应如果够强烈,或许能避免人大常委会第6度解释基本法、推翻香港高院裁决。

据中央社说,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先后5次对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释。其中,第2次关于香港政治制度改革和特首普选,以及第5次关于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的释法,均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提出。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