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专栏

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拯救香港于危亡之际

音频 04:16
一名舞动着美英国旗的香港示威者 2019年12月1日
一名舞动着美英国旗的香港示威者 2019年12月1日 REUTERS/Leah Millis

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无异议和仅有一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这项法案,法案生效成为美国法律。对法案的评论纷至沓来,普遍给予正面评价。但人们看到有一则评论很不靠谱,就是彭博社引述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曾锐生说,法案是“我们所知香港之死的开端”。

广告

香港的确濒临死亡,但开端不是因为美国国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的死亡是从22年前的97回归便开始。回归后第六年,中共扶植的第一任特首董建华便奉命折腾香港,提出就《基本法》23条立法,以颠覆、分裂国家的罪名管制港人,引发了2003年7月1日50万港人上街示威,成为回归六年来爆发的三次抗议示威中人数最多的一次。回归22年间,中共不断的侵入和控制香港各个领域,媒体收缩言论尺度、自我审查,2015年竟发生中共国安越境绑架铜锣湾书店老板和员工的事件。这次的港人反送中抗争,是第四任特首林郑月娥要实现中共将香港的“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的图谋,修订《逃犯条例》,直接破坏香港“一国两制”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独立,终于在6月9日和12日引发100万和200万港人的上街抗议示威。香港反送中抗争爆发后,中共宣布不承认1984年中国总理和英国首相签订的提交联合国备案的双方承诺香港97后高度自治的《中英联合声明》,林郑月娥不顾200万港人示威表达的民意,强行修订《逃犯条例》,并指称民众阻止修例为“暴动”,民众是“暴徒”;港警向抗争的民众释放催泪弹,对市民施行暴力,以致开枪射杀。中国全国人大直接干预香港最高法院对港府《禁止蒙面法》的判决;11月12日香港警察攻打中文大学,17日围攻理工大学。11月14日,习近平发表“止暴制乱”的讲话。一个繁荣兴旺生机勃勃的香港,就这样被世界上最邪恶的势力摧残至濒临死亡。怎么会说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香港之死的开端”呢?

美国历来坚定的支持香港的“一国两制”,在香港97回归前的1992年,国会通过了《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区别于中国内地城市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但是当中共执意要把香港变成他们直接管辖的内地城市,剥夺港人享有的自由与法治,港共政府的每一个举动都违背了《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独立关税区”待遇的前提,并且导致香港外资逃离、经济下滑,那么美国就不能不制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阻止将香港推进死亡的深渊。

如今,唯有《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能够使中共当局想一想,若香港失掉“独立关税区”地位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尤其《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有一特别条款,要求香港明年实现“双普选”,这就使香港有可能继续维持“一国两制”,让经过22年摧残的“东方明珠”,重新绽放光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