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夏明:习近平边疆治理缺乏想象力,可能成为中国未来主要矛盾和冲突的根源

音频 11:04
中国主席习近平
中国主席习近平 网络

辞旧迎新,回顾过去的2019年,对中国而言,可谓度过了一个不平凡之年。从中共建政70周年、到天安门事件30周年,无一不引发世人关注。从国际上看,中美贸易战直接影响了经济的发展;从国内而言,无论是香港街头的抗争运动,还是长达数百页中共内部文件曝光、揭示了新疆地区少数维吾尔族民众遭遇镇压的内幕,均表明了北京政府的处境与忧虑。如何评判2019年的中国?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香港反送中的抗争运动已经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至今势头未减,中国政府似乎采取了一种放任的立场;您如何解读这一做法?

夏明:首先香港的反送中,目前来看也有一些修整。我们知道,香港反送中主体还是年轻人。而年轻人的主体还是在校生、大学生。大学生政治活动的规律是与他们学校校园周期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当他们放假的时候、或者是刚开学的时候,会比较是运动的高潮。但是遇到过节、过年、或者放假、冬天,恐怕又会有些变动。因此我认为,从今天来看,尤其是面临学期、过年,以及一些局部的胜利。如:美国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些表明,香港的整个学生运动会进行某些调整,而且许多人也在调整他们的战略。所以我不认为反送中运动已经结束了。但现在确实是在进入一种调整时期。下面他们将以怎样的战略出现,还有待观察。我想说的另外一点是:中共对香港采取的是什么样的一种立场?是不是一种放任的立场?还是以其他方式解决香港问题?

最近正好也时值澳门回归(30周年),习近平到澳门去了,进行纪念、(发表)讲话,习近平的主要思路是:要把今天的香港变成今天的澳门。因为澳门非常听话,也没有什么反叛的(情况),澳门虽然曾有过一、两次因为退休金、社保等问题引发的小规模的抗议,但是没有形成全岛的抗争(局势)。因此不难看出,习近平采取的一切做法,第一是:通过对林郑月娥的一直的支持,由她来采取强硬的政策处理香港危机。第二是:中央无论在警力、还是军力上采取的各种渗透的方式来力挺林郑月娥和香港特区政府,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是做好了准备、最坏的准备即:如果它要动用军队、如何用军队,军队要进城的话,恐怕它现在已经像渗沙子一样地进去了。另外它在整个舆论战上,不断地抬澳门模式。它认为它的“一国两制”并没有失败。因为澳门就很成功。所以它会把责任推到香港的一方。由香港民众来承担“一国两制”的失败。而掩盖了“一国两制”失败主要是因为中共内部、首先放弃了或者往后退缩了,把他们在“一国两制”、尤其在《中英联合公报》中许多的承诺逐渐地放弃了,或者说,有些承诺逐渐变得渺茫。比如包括立法会的全部直选、香港特区特首的直选等等。因此可以看到,中共当然在舆论上在做一系列的攻势。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舆论上的攻势,就是在舆论场上不断地抹黑所有的在反送中、从过去的雨伞革命到反送中涌现出的一批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中共在这些方面做得非常地多。我们因此可以想象在香港问题上,因为有香港的企业界现在对中国的经济高度的依赖,这其中当然与国营企业的渗透有关联,所以香港的经济界的独立性也都减弱了。所以中共认为它可以控制住香港。但是我相信,中共对香港的一些举棋不定、或者投鼠忌器的做法,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香港毕竟还是中国在国际、尤其是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一个活口。无论从物的出、还是资本的进,这里边中国的各大的寡头、家族、红色家族,他们在香港也都有各种的资产、资本的这些利益的控制和布局,因此谁的利益会受到伤害,谁的利益会受到保护?这就在党内形成自己的内斗。所以我不认为中共在这个问题上有一种放任的态度,而是在积极地做许多的事情,想控制这个局势。但是另一方面,它内部的权力冲突迫使它做出一种非常强硬的、像北京八九屠城那样的作法已经变成不可能。同时今天中国的经济格局和世界格局紧密相联。尤其面对贸易战,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没有把香港牵涉进来。也就是说,中国所有的关税是只适合于大陆地区,并没有适合于香港地区。因此对中国来说,正如我刚才所说,香港还是一个活口。如果中国政府做得过分的话、把香港这个活口搞死,对中国的总体的经济利益会是一个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正因如此,中国在许多地方才会表现出小心翼翼。
 

法广:2019年11月,《纽约时报》披露了中共大量内部文件曝光的消息,确认了新疆劳改营的存在以及少数民族遭镇压的内幕。您如何评判北京在新疆推行的政策?

夏明:我想强调两点。如果我们把新疆和香港连在一起,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对新疆、香港、西藏这些对北京来说,毕竟是边缘地带,他们的控制要弱一些,而且这些地区也阐发出他们一种新的认同,在新疆当然是族裔认同、宗教认同;在香港,有地方主义、有香港的本土主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北京的民族主义情绪、或者强烈地以汉族为主的爱国主义、爱党主义对这两个地方当然有较弱的吸引力。所以这些地方引发的反感就会非常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未来的变化、包括一些突破口、包括中共的统治危机,有可能是从这些边缘地区、从新疆、西藏或者香港、甚至从台湾海峡这边产生。这是我们要关注的第一点。

第二个值得关注的是,我11月份在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院召开了一场学术研讨会,题为:在中国战场捍卫民主。其中我们讨论了新疆问题。新疆问题中有几个重要的发现。尤其是“自由之家”的一位研究员Sarah Cook她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即:新疆的模式其实是从过去法轮功的镇压模式中提炼出了很多的经验。尤其是教育转化营。这与镇压法轮功十分相像。同时新疆的这些官员所提炼的模式,有的新疆的官员不断地升官,不断地被调离到其它的城市或者省份去担任政法委、公安、甚至省委书记职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新疆模式在全国得到推广。无论是转化营的模式、还是面部识别的高技术的监控,包括对新疆人直接的、当街的屠杀、格杀勿论的政策,其实在全国都有一种弥漫的趋势。所以新疆对中国的意义,就是习近平,他尽管清除了薄熙来、周永康,但是薄熙来这种毛式的、左倾的这种做法,其实由习近平全盘在接受、在实现。所以有人说,习近平奉行的是一个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主义。

另一方面,在周永康做政法王的时候,打造出的政法模式,尤其在新疆很明显。因为周永康跟新疆是有关系的。他曾在塔里木油田做过总指挥。所以周永康对新疆关注很多。周永康在四川也做过省委书记。所以他也关注、处理过藏区事务。另外,周永康以央视的这些美女形成了一个可被叫做“共产共妻”的俱乐部。其中的成员中,张春贤作为过去湖南的省委书记被调到新疆做党委书记。他在贯彻周永康的维稳模式时,是非常卖力的。张春贤在新疆的治理模式其实被陈全国继续在继承。所以我们也可以说,从新疆模式可以看到,习近平在执行一个没有周永康的、是周永康建立的这么一种维稳模式。因此新疆也反映出了习近平一方面,他对过去政权、尤其是对周永康这种非常暴力的政权的继承,同时也反映出习近平作为一个如何治理新疆、西藏或者香港,甚至如何解决海峡两岸的问题,最后实现他所说的、他所想要的“统一”,我觉得都可以说他缺乏想象力。正因如此,中国的矛盾越来越多,但是中共、尤其是习近平解危机决的办法越来越少,他的想象力越来越贫乏,恐怕这是未来中国会出现的主要的矛盾和冲突的根源所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