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武汉肺炎

管轶:武汉肺炎病者至少是沙士的10倍 武汉医生料感染人数逾6000人

中国武汉一个关闭的海鲜市场 2020年1月10日
中国武汉一个关闭的海鲜市场 2020年1月10日 REUTERS/Stringer/File Photo CHINA OUT

武汉封城前夕离城的病毒学专家管轶回港后表示,封城的黄金时间已过,实际效果存疑,因为不少人已离城回乡过年,保守估计,武汉肺炎感染规模「最终可能是会是沙士(SARS中国内地称非典型肺炎)的10倍起跳」。

广告

另外,多名武汉重要医院的医生向中国内地传媒表示,根据省政府要求医院安排的病床数量推断,估计今次疫情的感染人数可能超过6000人。其次,亦有化名「许平」的前线医生认为,肺炎大爆发期将随着春节后「返程高峰期」的27日(年初三)于一线城市出现,并持续至今年5月。

曾于2003年沙士肆虐时率先分离鉴定出沙士冠状病毒的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暨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接受财新网访问时说,武汉这次疫情根本没法跟沙士相比,因为当年SARS的传播途径清晰,而六至七成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便可以。但这次的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流行病学调查亦难以展开,他预料,除了控制成本会以几何级数上升之外,感染规模亦会大很多,「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他为此感到害怕,因为情况可能难以控制。

他又批评当地政府在黄金防控期过后才封城,以致效果成疑。他解释,春运大潮快要结束,城内人员已汹涌出城,黄金防控期已过,这些没有防疫意识和指引的离城人士「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而“武汉通九省”,故此「爆发是肯定的……加之错过黄金防控期、以及春运大潮,有些人不作为」,这次感染规模会比沙士大。

上层只顾形象工程 散播疫情不严重信息

管轶在21至22日在武汉,认为当地的防护措施和意识不足。他指出,尽管北京政府已经发话两天,但当地卫生防护根本没有升级,市民如常上街购置年货,街市拥挤,「完全对疫情无感啊」!而机场负责安检的职员接触旅客人数众多,但拿盒的女孩只戴了一次性口罩,他认为不足,查问下才知道,口罩是女孩自己准备的,实质上,「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戴」。

不许戴口罩的「面子工程」在国家卫健委22日的记者会上亦有上演,当天有戴上口罩的记者被职员要求除下口罩。另外,香港主要官员即使有咳嗽,举行疫情记者会时也不戴口罩,还说没有病征的人毋须戴口罩。不少市民致电电台叩应节目时均不满官员散播疫情不严重的信息,「董生(前特首董建华)沙士时都不时叫人洗手、洗手啦」,是把政治考虑凌驾市民安全之上,只顾政治正确,跟着北京的中央政府走。

武汉对疫情数据分享亦不热衷,管轶与自己的团队抵达当地协助找寻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建立防疫工作合作,但愿意与他合作的科研机构不多,「我吃了不少闭门羹」,而更关键的是,当局把爆出新型肺炎的华南海鲜市场封掉并洗地,难以追溯动物源,因为不能找到一个带有病毒的动物便把它归咎是元凶,需要规模和体系等科学分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