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茉莉谈中国的新型冠病毒疫情及其危害

音频 15:39
湖北武汉一抗疫情前线医生资料图片
湖北武汉一抗疫情前线医生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日益加重,牵动世人心弦。一月二十三日,中国对武汉实施“封城”的决定,一度为有效地抑制疫情传播带来希望。然而,随着疫情的失控,世界卫生组织在一月底宣布这场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众卫生事件”,令整个局势发生变化。多个国家陆续采取措施:撤侨、关闭边境、中断航班、禁止中国游客入境等等,短短数日,便将中国“与世隔绝”。中国能否、以及如何挺过这次疫情困扰?当地民众的现状如何?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世卫组织在最初的迟疑之后,终于在1月30日宣布中国武汉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众卫生事件”。 这一决定引发了怎样的反响?

茉莉:从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已经超过一个多月了。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31(30)号才宣布中国(疫情)为国际突发公众卫生事件,需要国际关注的紧急事件。海内外普遍认为:这个决定来得太晚。本来中国武汉发生这个病毒就是中国共产党隐瞒真相的结果。因为它隐瞒真相、一错再错、造成新型冠状病毒没有及时地制止、而且顽固地传播开来。中国的官员们将保密和稳定置于人的生命之上。已经失去了阻止疾病大规模爆发的最佳机会。这里边就有世界卫生组织执行长谭德塞的责任。谭德塞一再帮助中国政府、欺骗公众,说“没什么事情”,是“可防可控”的。他吹捧中国政府、赞美说中国政府处理得很好。由于世界卫生组织这一次的错误,帮助中国政府欺骗公众、拖延了时间,新型病毒已经传播到全球20几个国家。所以现在西方好几个国家的人们就不干了,正在要求谭德塞下台。现在罢免谭德塞的签名已经达到15万人。因为他为了讨好中国政府,没有坚守一个科学家的原则,使得这个新型病毒得以传播。

有个很有趣的事情:在世卫组织宣布这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后,中国官方一再澄清,说世卫并未宣布中国为“疫区”,而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我们难免很奇怪。 疫区是什么意思?疫区,就是受影响区。如果不是疫区,为什么国际要关注呢?为什么国际害怕病毒会传播呢? 这是笑话。

另外,在世卫组织宣布之后,谭德塞一再表示:希望各国不要撤侨。但是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家陆续地、继续实行了入境限制和撤侨。中国政府就埋怨说他们不厚道,无视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对中国不友善。有一个墨西哥人,好像是个前外交官,他就在推特上说:2009年,在墨西哥爆发大流感时,你们中国政府也是这么做的。当时世界卫生组织也说:不需要撤侨、不需要入境限制,但是你们中国人照样取消航班,停止签证,关闭了在墨西哥的中国使馆。

法广:您是否有直接来自湖北疫区的消息?当地民众的现状如何?

茉莉:这些天,我都在追踪国内、从武汉到湖北广大疫区的情况,可以说,看到很多的坏消息,差不多要得忧郁症了。首先,这是一场巨大的人道灾难。想象不出,今天的中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强国,会发生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我们在网上看到视频,一辆车装了8具尸体,有的人倒在地上,有的病人跳桥自杀,大量的病人排不到位置,一名武汉妇女在视频上呐喊:千万不要相信中国政府的报道,她说:她们家相应政府号召、自我隔离,结果没有人管、没有人问,只有一家人等死。这是留在武汉的,死在大街上。法新社记者在街上看几个小时,老人家倒在街头,没人收尸。跑出去的(武汉人)又怎样呢?在武汉封城前后,光是从武汉跑出去的人就有500万。跑出去的,只要回到家乡,也(面临)一场很大的人道危机。他们被自己的邻居举报,还被邻居殴打,他们有病的家人被困在家中,活活地饿死。真的是全国都在围追堵截。这些人道灾难,我们在中世纪猎巫的时候看见过,也在文革中看见对那种黑五类的做法。这是人间惨剧,今天就不一样了。我记得,1960年过苦日子,几千万人死亡,文革中间,那么多、包括我自己、作为黑五类的孩子所受到的迫害。今天不一样了,这种人间惨剧通过视频、网络,全世界都看到。因为这个不讲真话的政府,把国家搞成这个样子,用虚伪的数字把人民置于水深火热。现在不但是武汉封城、湖北封城,温州也封城了。逃出来的人呢,比如逃到英国的2000名武汉人就失踪了,英国政府督促他们出来检查身体,可是他们不能出来,因为他们没有合法居留。

有一位来自武汉的中国男子日前在菲律宾度假的时候去世了,他去的时候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这是唯一的一例(死在中国以外的人)。其他到欧、美的,没有一人死亡。因为欧美的条件不错。另外还有很多(人)呆不下去,即使跑出来,没有身份,所在的国家也可能就要追踪你、抓你。所以中国政府已经包机把他们接回去。因此,无论是留在湖北、留在武汉,还是跑出来,情况都十分悲惨。

法广:针对武汉疫情的报道,中国媒体调门是否一致?

茉莉:中国媒体、大多数官方媒体是不敢说什么的。但是今年我们看到一个非常令人感到惊奇的现象:中国『财经』杂志在过去的这个周六发布了一篇长篇报道,题目非常惊人,题目是:“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暗示着官方公布的死于冠状病毒的数字是远远不止这么多的。还有很多统计数字之外的、没有经过确诊。没有肯定他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就以普通的肺炎的名义死掉了。所以那个数字更大。他没有具体地说,但是海外的统计模型大至少是十倍。《财经》发了这个文章之后就被删了,好像删了五次,微博又贴了五次,又删,不断地在删。这是官方的。

另外有大量的自媒体在反应现实、对抗新闻封锁。例如我们大家熟悉的艾晓明教授,她的家在武汉,她回到武汉不久,她就用她的笔和她的视频记录武汉封城前后的情况,记录他们在做志愿者以及一些她的思考。她回到武汉之后,买不到口罩了。她去做义工,就只能够每天晚上用电锅煮口罩,消毒再用。她说连医院的医生都没有口罩、没有防护服。有的时候用垃圾袋做防护服。所以她觉得非常地震撼。因为这座城市处在生死两茫茫的情况下,而且武汉不久前还花了上千亿的钱举办军队运动会。这么一个盛世的武汉,这么大的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最后医生会缺口罩。这是一个自媒体的作者艾晓明。

另外,湖北省有一个著名女作家叫方方。她写文章讲述武汉的惨(状)。她就写她看到的东西。方方说,她看到很多住不起医院的病人。自己和家人都开始崩溃。有的就开始自杀:有的撞墙、有的跳楼,非常惨烈。她说,有的一家子人全染病,一个都住不进医院,都在绝望中,大家准备都去死。这就是来自自媒体的作家在传播来自地狱的消息。

法广:您认为,本次新型冠病毒疫情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茉莉:我觉得才过去两个星期,已经是翻天覆地,或者说地动山摇。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首先中国现在被世界视为不可信任的“祸害”,我们这些海外华人也会受累其中。我的孩子们都是黄色的皮肤。而西方也开始了亚洲面孔恐惧症。极端的例子就是丹麦。丹麦《日德兰邮报》,它有漫画风的传统,它什么人都讽刺。这一次他们刊出两幅漫画,第一副把五星红旗的五颗星星变(画)成病毒星星,冠状病毒的图案。中国政府就抗议。可它根本不理,再次把五颗黄色的星星改成国际通用的「生物性危害」符号。

美国参议院的议员都在指责中共高层隐瞒疫情,一骗到底,说这个灾难太大了,中国政府应该负责。

再有,越来越多的国家禁止中国公民入境,还有撤侨。 像本来非常需要中国旅游资源的伊朗,也只好禁止(中国游客)入境了。另外,中国政府也很生气,比如:新西兰政府(估计很多中国人在那里买了房子)现在不让中国人入境了,中国政府也在埋怨说新西兰也跟着去孤立它了。但是没有办法。每个政府都要为本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负责任。你这个政府搞独裁,耽误、扩大了病情,你给世界带来了灾难,你现在还指责别人孤立你,真的是不好意思。

第二就是,人民看到共产党政府的腐朽无能。以前的中国政府、习大大,好像是伟大的不得了,他们给世界一个强国的印象。没想到强国是这么的虚弱。连医生都没有口罩可用。开始他一味地说“没关系”,“可控的病症”,但最后突然地封城。他没与一个合理的政策。政府只有这两个按钮,要么是放纵,放纵病情,要么就全部地关缝,不给病人确认、减少数字。

网上有段子说:有人问上帝:为何要降天灾给武汉,给中国。 上帝回答:我曾经派了8个人去提醒你们,可惜他们被警察封口并训诫了;这就讲了有8个人曾经提醒武汉,这个灾难要来了。但是这不是灾难,而是人祸。这是人民对中国政府的治国能力开始怀疑了。有人说“专制很有效”,“专制不好,但是很有效”。现在看来,这个专制就是酿成和扩大这场灾难的罪恶体制。就是它造成的。当然一般人是没有勇气和认知能力去谈的。现在慢慢地看到了,生死关头,政府不救,或者它也没有能力救你。

从前景来看,我认为流行病前景未卜。中国将面临经济衰落。很多国家的科学家现在都在实验新药,但是这个药首先要做试验。大面积使用需要时间,否则会出问题。中国的经济衰落实际上已经显露。首先我们看,从国外来讲,中国的疫情给全球的股市和大中商品市场都带来了恐慌。很多外国公司都准备结束在华业务。飞机停飞等措施对能源市场和其他各种市场造成影响。如果像过去萨斯时期,中国(经济)正在走上坡,那么只要灾难过去,可能要慢慢恢复。但是这一、两年,中国增长正处在比较低的阶段。武汉是中国工业的中心,现在大量的工厂都在放假,餐馆和零售业基本上都被拖垮,房地产很快也会下跌。这就好像是本来一个经济走下坡的人,再次经受这个灾难的打击,(后果)就很难说了。本来武汉肺炎死亡率并不高。它在欧洲、美国没有造成任何死亡。这么多人被传染,都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中国治疗的不及时,就造成大量的死亡。那么,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呢?习近平的权威呢?当然就会遭到重大挫折。这几年,习近平定于一尊,个人威信,搞终身制,没有人挑战他。看中国政治,我就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好像人民和这个政权有个交换,这个交换是个契约即:你让我们过好日子,享受物质、财富,我们就不要公民权、不要言论自由了。这不是挺有效果吗?强权很有效吗?这是过去的一个默契。但是现在习近平那边、中国专制政权,它就撕毁了这个契约。它没办法再让人民过好日子。它没有办法再让人民安居乐业。它把人民置于这种巨大的灾难之中。所以我很难说,习近平将来会遭到怎样的政治麻烦。但有一点,在人类历史上,他要承担责任。他的自重错误祸害了中国,也祸害了世界。对于人民来说,我认为,首先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公民去报道、介入这一事件。呼吁当局尊重人权,呼吁当局停止言论审查。人民依靠广泛的信息联通,想各种自救的办法,让自己先活下去。我们在海外的人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也已经传入我们(所在国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