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李文亮之死激起中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热浪

音频 07:17
武汉市民自发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前纪念李文亮资料图片
武汉市民自发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前纪念李文亮资料图片 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之死引发中国民众罕见强大的愤怒情绪。已有两个团体公开倡议:将李文亮心跳停止(但非官方宣布死亡)的2月6日订为“全民真话日”或“国家言论自由日”。

广告

中国人早已习惯了被封嘴被封网,早已习惯自我审查,否则就面临“造谣”,“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罪名,甚至被以“煽颠罪”而被投入监牢。但武汉医生李文亮之死告诉中国民众:如果失去言论表达的自由,民众就失去了安全,就如同自动放弃了“生存权”。而中国宪法的第35条已经赋予人民以言论自由之权利。

2019年底,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首先武汉爆发传染时,眼科医生李文亮在社群平台的群组发出疫情预警,却被警方当作“造谣”给予训诫,他因感染武汉肺炎而去世。2月7日晚间,悲愤的武汉民众发起集体吹哨点灯活动,来纪念李文亮。全国各地的民众也以不同方式为李文亮进行网上的民间“国葬”。

李文亮的心跳据说在6日晚上9时30分左右就已经停止,但因当局害怕他的死会引起民众强烈反应,所以应“领导”要求,又再以叶克膜(ECMO)进行机器抢救,虽然医院方面宣布李文亮7日凌晨2时58分病逝,但公众多把2月6日看作的李文亮忌日。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独立学者笑蜀等多人签署的“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常务委员会”公开信在网上流传,要求把2月6日定为“国家言论自由日”(李文亮日),指出“没有言论自由便没有安全”。

公开信指出:因为当局对言论和真相的压制,新冠病毒得以肆虐,亿万中国人在最隆重最喜庆的传统节日里陷入隔离和恐惧,全民处于事实上的软禁中,社会、经济被迫停顿。迄今已经有至少637个同胞死去,数百万计的武汉、湖北籍人在寒冷和无助中被歧视、被驱逐,流离失所。

如此悲剧的始作俑者,是李文亮等八位从医者在1月初遭到警察的无端训诫,医生的尊严在警察暴力对言论自由的淫威面前显得是那么卑微。三十年来以自由让渡安全的中国人民随后陷入了更不安全的公共卫生危机之中,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正在迫近。世界人民对中国的恐惧超过了病毒的传播速度,让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全球孤立。

这一切都是放弃自由、压制言论的代价,中国模式正在沦为泡沫。直至今日,当局防民之口仍重于防疫,最高法和行政机关以僭越宪法的法外方式实行未经宣布的紧急状态,以防疫为借口非法中止宪法的公民权利,包括言论自由、迁徙自由和私有财产的权利等等。

公开信还提出五大诉求,包括把2月6日定为国家言论自由日(李文亮日),落实中国人民享有宪法第35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中国人不应再因言论而受到任何国家机器和政治组织的威胁,公民的结社和通信自由等权利不受任何政治力量和国家机器的侵害,国家机关应立即停止对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封禁。武汉和湖北籍公民应得到平等的公民权利,所有武汉肺炎患者都应得到及时、妥善、有效的医疗救助。
呼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紧急会议,并讨论如何立即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

另外,中国人权律师团也发起设立2月6日为“全民真话日”,其倡议书指出,即使已经有首批8名医生吹哨人被当作造谣者的恶例,但据统计,已有超过300人因对本次疫情发表言论被抓捕,例如武汉市民方斌,他冒着被感染风险实地调查并公开疫情,却多次遭到骚扰威胁。

这份倡议书指出,不否认有些人会造谣生事,但“应该区分造谣和发布资讯不完全属实两种不同情况”,公民不是权力机关,几乎没有能力掌握完全准确的新闻资讯,何况新闻事件的各种资料一直在变化中。

倡议书说,正是对言论的打压造成了疫情的扩大,造成了无数的家破人亡,造成今日殃及全民且危及世界的社会悲剧。

2月7日,一份以“清华大学部分校友”名义发出的“告全国同胞书”,也提出5点诉求: 一、坚决反对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那是极端自私的小团体目标”;二、坚决反对(社群平台)封群封号;三、坚决反对现行的维稳思维和模式,反对与民为敌;四、坚决反对变灾难为歌功颂德的盛会,一定要追究渎职官员的责,要追体制的责;五、坚决反对倒退,坚持邓小平开创的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