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防控新冠肺炎战斗:1700多名医护人员遭感染引反思

音频 05:33
武汉金银潭医院一线医护人员资料图片
武汉金银潭医院一线医护人员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近期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仍是中国和世界多国舆论关注的焦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5748例(其中重症病例1020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723例(湖北省核减269例),累计死亡病例1380例(湖北省因重复统计,核减108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3851例(湖北省核减1043例),现有疑似病例10109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93067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77984人。

广告

针对疫情的扩散,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曾在近日表示,根据数学模型、最近势态发展以及政府采取的措施判断,疫情将在2月中下旬达到高峰,然后进入一个平台期并缓慢减弱,“疫情也许会在4月左右结束。”但同样就这一问题,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在月初接受央视采访,当谈及所谓疫情拐点时则提出,现在的问题是,疫情的底数并不清楚,判断根据是不足的。他称,此外,现在社区和社会上未能进行隔离的病人,在家庭和社会的传播威胁性还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这个“拐点”无法预测。他并进一步谈到,病毒还有可能不断变异。王辰说,我们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是新加在人体上的,它还有不断变异的可能,具体体现在传播性和致病性上,这也无法预期。他认为,人员流动、天气变暖也是影响因素之一。

事实上,随着中国大陆陆续有城市开始复工复产,在这场被疫情延长的假期结束时,当人们逐渐恢复日常工作接触及外来劳工返回工作地等问题也给针对疫情的进一步防控带来了新的考验。而这一问题对于北上广中国一线城市而言则更为严峻。以北京为例,据北京市交通委副主任容军在2月2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介绍的数据来看,截至当时仍有800万在节前通过铁路、民航离开北京的人口尚未返京。针对外来流动人口返京潮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北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周五也罕见地发出通告,并要求从即日起,所有返京人员到京后,均应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该通告强调,拒绝接受居家观察、集中观察等防控措施的,依法追究责任;民众回京前,须提前向在京所在单位及居住的社区(村)报告。

对此,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在受访时分析称,800万人返京,给北京疫情防控带来的压力很大,如果疫情控制不好,还会进而带来医疗资源紧张的问题。此外,中国总理李克强并于当天到北京西站考察及了解疫情防控工作时专门强调,要最大程度降低人员流动可能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他提出,一方面要做好疫情防控,一方面要确保交通通畅,提高通行效率,确保疫情防控物资、生活必需品和人员运输通畅,协助有序复工复产、更好保障供给,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同样针对疫情的进一步防控问题,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周五记者会上提出的一组数字则着实令人担心。他透露称,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1716名医务人员被感染,6人不幸去世,占死亡病例的0.4%。湖北医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1502例,武汉1102例。

作为此次针对疫情防控战的一线人员,医务人员出现感染病毒的问题难免会不幸出现,有报道显示,2003年,在对抗非典的医疗战场上,医护人员感染比例达20%,累计近千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非典死亡人数中有三分之一是医护人员。但不少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从最初武汉等地多家医院相继自曝严重缺乏防护物资等问题,直到今日在全国的舆论关注和物资支持,及当地政府的行政调度能力有所恢复后,却仍有一线医护人员缺乏防护物资的声音传出。据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捐赠组周五介绍,截至2020年2月13日12时,全省累计接收社会捐赠物资5,638.18万件。其中,医用防护服55.29万套,N95口罩100.79万个。该部门并表示,恳请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继续向我省捐赠当前急需的医用防护服、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护目镜和防护面罩等医用物资。

此外,据财新网在武汉疫情一线采访得知,医务人员出现感染的严重情况,重点包括武汉协和、新华、中南、红会、后湖等医院。报导指,医务人员普遍防疫意识较强,但一旦受感染,不仅影响医疗力量,影响士气,而且会在医院形成交叉感染。与此同时,尽管缺乏准确数据支持,但毫无疑问在疫情发展初期,由于病毒人传人经确认的消息被当局迟迟压制,在这一阶段接触和治疗病人的医护人员则难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传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在2月3日的记者会上当批评美国应对中国疫情被指反应过度时透露称,“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她的这一发言随后引发了不少关注和讨论。报导指,至迟到1月6日,距被认为是疫情爆发点的,华南海鲜市场较近的武汉新华医院的一位呼吸内科医生已出现发热等病症,根据肺部CT磨玻璃状阴影,确认为“疑似病人”。至11日,该院出现第二例医务人员感染,一名接触过疑患的神经内科女医生单侧出现磨玻璃状阴影,“像被子弹打过的一块一块的阴影”。

要知道与此同时,1月15日前,武汉卫建委的8期通报中,针对是否人传人,官方都称“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月15日,官方通报在“人传人”的问题上口径出现变化,称“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1月16日,新华医院耳鼻喉科原主任梁武东出现发烧畏寒,CT显示全肺感染。1月18日,60岁的梁武东转入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于1月25日去世,成为此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首位去世的医护人员。而回到武汉政府方面,武汉卫建委在19日的通报中才提出,部分确诊病例没有华南海鲜城的接触史。有专家认为,如果出现家庭聚集性病例、医院内感染,或者是社区性暴发,就要高度怀疑是人传人的可能性。但在这一期间,新华医院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甚至包括保安也出现了被疑似病患感染和交叉感染的现象。

甚至有研究认为,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即出现人传人的迹象。但对于大多数中国民众和作为身处疫情重灾区的武汉及湖北人来说,很多人都是在钟南山院士于1月20日晚间接受央视采访时才明确得知,这一疫情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值得一提的是,这6名已知不幸殉职的医务人员中,就包括曾早在去年12月30日就向其医学同仁预警疫情发生,后受到当地警方约谈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报导指,初期武汉部分医生只是通过微信等工具互相了解情况。而在另一边,例如在新华医院,规定CT检查怀疑对于肺部不明原因肺炎的片子不可给本人,由科室统一交给医院内部的感染管理03科。还有不少来自武汉其他医院的医生亦透露,他们的医院也有类似规定——“检测结果不公开,阳性结果以电话通知”。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