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新冠肺炎下微博遭封微信暖心明烛 方方封城纪实海内外热传:一向为盛世高歌人也怒喊不枪毙害人精难平民愤

前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作家方方在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发布日记纪录当地人民在疫情下的生活,被许多海内外网友转发,但她也因此于2月初在社群平台微博遭到禁言。
前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作家方方在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发布日记纪录当地人民在疫情下的生活,被许多海内外网友转发,但她也因此于2月初在社群平台微博遭到禁言。 © 中央社刊发照片

中国前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武汉作家方方在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发布日记纪录当地人民在疫情下的生活,被许多海内外网友转发,但她也因此于2月初在社群平台微博遭到禁言。

广告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武汉作家封城纪实:不枪毙害人精难平民愤。武汉封城近一个月,当地作家方方撰写封城日记成为许多网友一窥武汉现况的窗口。尽管方方的文字平和、并不反骨,但她仍在社群平台微博被禁言,这些日记则被许多网友在不同平台转贴。

中央社说,方方16日的日记写到什么是武汉的灾难:“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据方方说:“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在13日的日记里,她说,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无论是关在家里20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过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一个病人死去而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这种创伤,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形成困扰。疫情之后,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咨询师前来武汉。”

据方方写道:“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抚。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方方写自己的中学同班同学近日去世,“今天的中学同学群,都在为她哭泣。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方方的封城日记,写下对许多当前救援行动的观察,发人深省。她说,一些公务员被派到武汉基层,他们高举红旗拍合照,拍完照便把身上穿的防护服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朋友说,他们要干什么?我哪里知道?我想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早就习惯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夸。”还有方舱医院里,包含官员和医护人员或病人在内的一群人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影片在网上流传。

方方说,“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你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不然,百姓的苦难还有个完吗?”

中央社说,这一系列封城日记在中国境内外都有不少网友转发。前两天则引发一场“造假”争议。

14日,有微信公号节选方方日记中的部分文字,配上一张堆满手机的图片,指殡仪馆这些手机的主人都因武汉肺炎过世并火化,遗物只能堆一旁。有109万粉丝的微博自媒体“飞象网项立刚”转发并批评方方,指这是旧手机处理场的图片,而作家却配合传播谣言。

方方随后声明,自己只写文字纪录,从不搭配照片。有许多网友留言辱骂她,对她造成严重伤害,她将对项立刚提告。

还有网友质疑方方的文章说自己“同学死了”、“邻居如何”,都没有写出真实名字,写出来只是增加恐慌;方方则回应,自己在武汉读书生活,若有编造周遭的人就会知道,她所写的只是官方公布死者数量的零头都不到,“凡是官方媒体没有公开的死者名字,我现在一个都不会公开”。

中央社说,根据中国官方今天公布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数据,重灾区湖北省16日新增确诊病例1933例,武汉占1690例;新增死亡病例100例,武汉占76例。累计死亡病例1696例,武汉占1309例;累计确诊病例5万8182例,武汉占4万1152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