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新冠肺炎问罪高福? 自称在研究病毒 不能去吵架

新冠肺炎病毒病理图谱
新冠肺炎病毒病理图谱 网络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近期深陷舆论漩涡。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掌门人,高福被指“早已掌握人传人的证据”,但却忙着参与写论文,“隐瞒了疫情”。此外,他过往的一些言论和观点被指“存在误导”,诸如“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等等。

广告

据香港01今天称,武汉肺炎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争议:在研究病毒,不能去吵架。

消息说,要求追责高福的声音不断。2月15日,有地方传媒甚至发布“高福被调查”的乌龙消息,但又很快删除并致歉。2月17日,高福接受中国内媒《财经》记者采访,回应近期争议。他表示,自己在研究“狡猾的病毒”,不能去网络吵架。

据高福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狡猾”的部份多了,不得不承认人类认知的限制。他呼吁,大家要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战胜病毒流行病和“信息流行病”。“希望大家像我一样,全身心投入抗击疫情的工作,能出力出力;因为专业或其他方面限制,不能亲自出力,就不信谣、不传谣。”高福称,他必须要努力抗击疫情,“如果还有点时间,就去研究这个非同寻常的‘狡猾’病毒。”

2月2日,世卫在一份报告中,曾对“信息流行病”的说法作出诠释:在海量信息轰炸之下,亦真亦假的信息通过社交平台传播的速度比病毒快得多,这让人们普遍“信息过载”。而在真正有需要时,人们却很难找到可靠的信源和专业指导。随着新冠疫情在春节前暴发,外界对高福及中国疾控中心的质疑始自2020年1月30日。这天,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该文指出,2019年12月中旬,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之间就已发生人际传播。而官方首次向公众明确,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是在2020年1月20日。公众据此认为,官方在之前1个多月,就已经清楚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上述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高福,也被质疑“隐瞒疫情”。

该报道引述财经称,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回应称,“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这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此外,论文是由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高福则回应称,论文是一篇回顾性分析,而回顾性调查,正是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之一,“找到元凶,回顾性调查,指导未来防控”。

报道说,针对高福是否存在“失职失责”行为,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表示,高福具备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有一定的行政权力;另一方面,他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负有对疫情作出判断、采取措施的建议的权责。所以责任要从两个方面判断:中国疾控中心有没有过错?高福作为专家有没有过错?如果疾控中心有责任,那么,高福负有领导责任;如果专家有渎职的地方,那么高福负的是直接责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