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李克强国务院全国禁食野味 被指或难撼民众吃欲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多野味店被怀疑是新冠病毒窝2020年1月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多野味店被怀疑是新冠病毒窝2020年1月 Dr网络照片

随着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病毒源头从一开始直指中华菊头蝠,继而到蛇、穿山甲,更流传病毒为武汉P4实验室或武汉疾控中心中泄漏,众说纷纭皆没有答案。中国当局近日下令全面禁止野味买卖,然而这些措施又能否改变中国人多年的“劣恨性”?引疑问。

广告

据上报今天报道说,中国国务院全面禁售野味,仍难“撼动”民众食用习惯。消息引路透社说,中国人喜好野味的习惯恐怕是肺炎也难以阻止。中国人“民以食为天”,除了创作出不同烹煮的方式,选材亦非常多元化。中国有句话说:“背脊向天皆可吃”,若走进非中国大城市的海鲜餐厅,很容易便看见快成佳肴而正瑟缩在笼中的“野味”。

从1月底开始,中国政府大举派人前往各地,查封买卖野味商店,拘捕700人并检获逾4万只动物,包括松鼠、黄鼬、野猪等野生动物。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8日新闻发布会上更宣布全面禁止野味交易,并对有关持有者进行停业整顿,涉及野味户逾3700间,并隔离1万6000多个饲养场,又在网络上删除买卖资讯,当中达7.7万条讯息。范围之广可见不少中国人日常离不开吃“野味”。

该报道说,随着时代进步,中国人对野味的关注度提高,那些多年来苦苦呼吁不要吃野味的学者终得到回应,大多年轻一代对野味嗤之以鼻,不少人更赞成永久禁售禁食野味。“有一个陋习是我们什么都吃,我们必须禁食野味,并将吃野味的人送入牢房中”。

尽当局下重典,但山高皇帝远,百姓能不能管却又另一回事,有合法出售驴,狗,鹿,鳄鱼肉牌照的商人龚健(Gong Jian、音译)向《路透》(The Reuters)透露,当市场重开后,很快便会重做生意。龚在内蒙古经营野味肉味实体店,并透过网络平台发售全国,“人们很爱买野味,自用送礼也有,因为若送给人会很有面子”。目前他的野味肉被当局冻结禁卖,放在大型冰柜中保存中,但他却把殖养的鹌鹑已全部宰杀,“现时超商不收购鹌鹑蛋,放在冰柜也会变坏”。

有供应必定源于有需求,不少中国人仍然相信吃野味是对健康无虞,甚至就在疫情爆发的关键时刻,仍有人被揭发偷吃野味。只有一日有他们的存在,如官方所声称武汉肺炎初始爆发点,半公开销卖野味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种模式只会一直存在下去,历史只会不断重蹈覆辙。

上报说,中国当局藉疫情爆发大力宽斧查封野味店。然而借古鉴今,回到2003年SARS疫情时,当时由于盛传果子貍播毒,最后当局大举扑杀及查封野味买卖,尔后又透过中国林业和草原局加强对野生动物监管,最后授权合法饲养及销售54种野生动物,包括象,乌龟和鳄鱼,并批准对濒危物种的繁殖,包括熊,老虎和穿山甲以作保育之用。

不过,当局虽然名义上进行监管有法可依,然而却对肉食黑市,或披着保育之名却实际作销售医用食用的,继续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行事。17年过去,历史回转又对中国狠狠上了一课。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负责人周晋峰直言,不法之徒只是以保育作幌子进行非法买卖,“中国并没有真正穿山甲养殖场,那些人只是申请许可证后为非作歹”。

该报道说,根据2016年政府记录,单是得到当局批准的野生动物养殖业便年收高达约200亿美元。而据联合国统计,国际非法野生动物买卖,每年高达约230亿美元收入。英国非谋利组织环境调查局(EIA)更直指中国是最大的野味市场,据EIA最新报告指出,由于武汉肺炎爆发,由于在中药角度犀牛角能治疗发烧,在中国和老挝的犀牛买卖不减反增。据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前研究员王汪松坦言,“在许多中国人眼中,动物只是为人类而活,而不是与人类共享地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