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中国使用警察国家的办法来抗击病毒

音频 05:15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RFI

法国世界报周五刊出该报记者从上海发回的报道,介绍了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是如何使用警察国家的办法来抗击病毒的。

广告

相关的文章强调,为了抗击萨斯-冠状-2病毒(SARS-CoV-2),北京使用了“大数据”以及从毛泽东时代继承来的控制手段。萨斯-冠状-2病毒(SARS-CoV-2)是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ICTV)在其2月11日的声明中对正在中国肆虐的新冠病毒的命名,也有人把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的命名通俗地叫做2号萨斯病毒,不过,中国国内的部分专家一再强调,新冠病毒不同于萨斯病毒。

我们再回到法国世界报刊出的这篇署名Simon Leplâtre的文章。这篇文章首先讲述了一个叫盛南(音译)的姑娘的故事。

盛南是一个32岁的姑娘,原籍湖北,现住在上海。她本来今年春节要回湖北过年的,但在武汉宣布封城的那一天,她退了回湖北的火车票。

盛南已经有很久没有回湖北了,可是她的身份证还是湖北的,正是由于她的这个湖北籍的身份证,让她在上海出门很困难。后来,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证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湖北的办法了,这就是一个二维的“健康码”。这个二维健康码是由阿里巴巴在国务院的领导下开发的,它能够根据一个人的不同的数据来判断这个人最近有没有去过有风险的地区,或者是这个人最近有没有和感染病毒的人一起旅行过。目前,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出示这个健康码是必须的,在其他的城市,也可以使用。从2月24日起,这个健康码应该会在全中国推广。

上面提到的姑娘盛南,她把她的姓名,身份证号码以及电话号码输进相关的软件,就拿到了一个绿色的健康码,表明她没有问题。如果是黄色,则要隔离7天,如果是红色,则要隔离14天。

法国世界报的这篇文章继续写道,在疫情发生后,当局首先是反应过于迟钝,然后,为避免疫情扩散,当局试图限制人们的出行,比如说延长春节假期等等。现在,为了让企业能够逐步复工,中国当局试图在做的是,追踪中国人的行踪。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近年来强化的对民众的监视办法得到了全面的使用,不仅有高科技巨头开发的应用程序,也有用笔手写填写的居委会志愿者拿出的单子。

在上海,返回上海的人首先要在网上填写一份很长的表格,包括他们的个人数据和详细的行程。表格提交后,填写人会收到一个短信,确认他们已正确填写表格。等返回上海的人到达车站后,身穿白色防护服并戴着口罩的员工会查验每位旅客是否收到了短信。同时,也提供表格的纸质版本。

在住宅的入口处,身着五颜六色的背心和帽子的居民委员会的守卫或志愿者,会在那里给出入者量体温。那些携带手提箱的人,必须填写非常详细的表格。很难知道这些不同地方所填写的信息的关联程度,但是当局举了一些撒谎者的例子。

至于其他的办法,都不是新办法了,比如,中国人必须出示身份证才能购买火车票,飞机票或电话芯片,然后信息就会存储在警察的档案中。

另外,近年来,由于在中国有超过4亿个联网的监控摄像头,人脸识别得到了广泛应用,但是,现在,人们被迫在公共场所戴口罩,所以人脸识别无法使用。

文章还表示,最有效的控制仍然是靠人来进行:在中国东部的大多数村庄中,都设置了路障,由当地村长,警察和村民委员会负责监管,他们不让任何外面的人进入村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