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武汉悲情:同是有情人 生死两重天

尼古拉.于热和邱萍婚礼照
尼古拉.于热和邱萍婚礼照 © DR

尼古拉.朱热和秋萍(音译)前往女方湖北老家结婚,没想到遭遇疫情,赶上全省封锁,婚宴取消,小村困居一月后被接回法国;几个小时之前却传出另外一位也要结婚的武汉青年医生,尚未发出请柬,已被新冠病毒夺走了生命。两对情人一喜一悲,令人唏嘘。

广告



2月20日晚间,传出一位准备结婚的武汉医生死于疫情的噩耗,他的名字叫彭银华,29岁,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他原本计划与未婚妻在正月初八完成终身大事,婚礼请柬早已备好,但是武汉疫情爆发了,人命关天,救死扶伤,他和未婚妻一再推迟婚期。

这件事最让人心痛的细节是,婚礼请柬再也发不出去。他的抽屉里至今还放着待发的请柬。

中国医务人员在这场骤不及防的新冠疫情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最知名者是被誉为“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后有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目前至少八名医务人员死于这场疫情。至少1700多名医生被感染。

34岁的尼古拉和秋萍的故事也很曲折动人。法国『世界报』报道,两人居住在上海。尼古拉是酒商也是职业魔术师,两人早在11月份办理了手续,打算1月27日与秋萍回到她湖北黄冈老家一座名叫兰妮冲 (音译) 的小村结婚,女方的家庭一定要为他们举办隆重的婚宴。尼古拉的父母和弟弟也预定了前往武汉的机票,一切就绪,秋萍和尼古拉1月21日离开上海乘火车前往湖北。

头一天,当局公布了武汉肺炎人传人的真相,两人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去,他们想那里是山村,人一般不会去武汉。不要紧。他们到了这座距离武汉100多公里的名叫兰妮冲的村庄却发现吃惊的景象。“我们一进家门,看到人人带着口罩,他们听说我们坐火车来,非常害怕。两天后,武汉封城了,第二天,整个湖北封省,我父母和兄弟的航班取消了,我们被困住了”。尼古拉电话中这样告诉世界报记者。

春节到了,传统的亲戚和邻居之间的拜年被禁止,村子陷入恐惧之中,婚宴取消,不过,送的礼钱还是如期寄来了。

好在兰妮冲并没有直接受到疫情感染,但居民不能走太远。秋萍的叔叔有一天去地里摘菜,被警察抓住罚了50元,“以后,他都是夜里偷偷去地里”,尼古拉说。要出门买东西,必须要有通行证,但这张宝贵的通行证一家只有一张,而且每过几天一个人才被允许出去一次。在溪水,只有一座商场开着,半个店空着,超市被抢空了,里面几乎啥都没有,所有的水果都是烂的,已经有三个多星期都没有补货了,酸奶都过期了,价格涨了好几倍。

村里每天都有干部巡逻,高音喇叭不停地播送着必须要戴口罩和洗手。好在,在村里头,大家互相帮助,交换鸡蛋、豆腐、土豆,西红柿,白菜。尼古拉也加入到玩麻将的队伍中。

过了一个月,尼古拉开始觉得度日如年,体重少了几公斤,胡子倒是长出几厘米。2月16日,传来了一个好消息,法国派出第三架也是最后一架专机来接还滞留在湖北的侨民。但是对于尼古拉和他的妻子,要穿越交通瘫痪的湖北乡下到达武汉才能坐上飞机,这段路也很不容易。

尼古拉临走前很紧张,他对本台记者说: “前往武汉的路途将很漫长。这里距武汉只有130公里,但我认为,这段路将需要我们4个多小时,因为每经过一个村庄,都必须出示通行证。我觉得,每次他们都会检查我们的体温的,现在我很紧张,我的体温是38度,希望它会下降。如果我不能上飞机的话……不过我想体温会下降的。”

21日早晨,他们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巴黎近郊戴高乐机场,同机共有28位法国人及36名其他国家的乘客,所有法国人随后登上一辆大巴士,被送到诺曼底一座名叫Branville的度假村隔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