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医生之死可悲 当局撒谎可鄙

2月23日,湖北武汉一处冷清的超市入口。
2月23日,湖北武汉一处冷清的超市入口。 REUTERS - STRINGER

2月23日凌晨又传出武汉一位医生不幸感染新冠病毒逝世的消息,女医生名叫夏思思,芳年29,殀于瘟疫,比2月6日逝世的李文亮医生还年轻5岁,身后留下两岁幼女。生前友好哀叹,网络一片唏嘘。

广告


哀悼之际,网民从报道中发现,夏思思医生负责的一位病人1月14日确诊为新冠肺炎。为什么这句话特别引起网民的愤怒,因为在武汉卫健委的官方通报中,1月14日不存在任何确诊病例。

网上贴出这两段文字的比较,一边是『长江日报』有关夏医生逝世的报道:“114日,夏思思负责的一位病人确诊为新冠肺炎;19日,夏思思突感乏力伴发热,随即收治于协和江北医院;2月7日病情恶化;2月23日清晨6时30分,夏思思经救治无效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不幸去世”。

另一边是武汉卫健委关于新冠状病毒感染 肺炎情况与1月15日发出的通报:

通报称:“2020年1月14日0-24时,我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无治愈出院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截至目前,我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已治愈出院7例,在治重症6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

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当局隐瞒疫情欲盖弥彰的例子,有网民质问,“武汉卫健委有必要隐瞒吗,到底是武汉卫健委要隐瞒数字,还是湖北省委,还是上头?”。

另外有网民批评:“夏医生死了,可悲,当局撒谎,可鄙!”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