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新冠病毒冲击监狱 郭声琨为何突访与秦城齐名的燕城

2月19日,戴着口罩的武警在天安门毛泽东巨幅画像前站岗。
2月19日,戴着口罩的武警在天安门毛泽东巨幅画像前站岗。 REUTERS - TINGSHU WANG

传出“中国最安全”的地方--监狱,也大规模感染新冠病毒的惊人消息后,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2月22日“突访检查河北省两座监狱”,其中一座是与北京秦城监狱齐名的燕城监狱。

广告


郭声琨对疫情防控强调“战时状态,必须严肃战时纪律”,就这么一句让人摸不清用意的话,四川和黑龙江随后立即宣布全省所有监狱进入“战时管制”。

“战时状态”是习近平最近使用的一系列防控疫情的战争语言之一,在中国,难道还有什么比已经严锁密闭的监狱更加“战时状态”的么?。

这次爆发疫情的有山东任城监狱,确诊病例207例,其中狱警7例,服刑人员200例。囚犯不自由,狱警带病进去的?从报道看,任城监狱也先是从狱警身上发现疫情的。丑闻爆发,当局立即把山东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监狱管理局书记,政委,及一批管理犯人的高级官员们免了,可见这件事让中共最高当局吃惊不小。然后浙江省监狱也爆出疫情,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竟然确诊230例,”均为输入型病例“,肯定这是从外边带进来的?同犯人最密切接触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狱警,是每天都要接触的;一种是探监的亲属,定期的,而且是隔着玻璃窗户的。

新冠病毒竟然冲击到中国的监狱,真有点匪夷所思。监狱是如何传播疫情的,是如何“输入型”的,也没见到一个十分清晰的说法。这次中国处理新冠病毒疫情的主要手段,就是封城、封省、封小区,就是把人隔离起来,阻断流动。监狱中的囚犯是一种长期的隔离状态,顶多出到四面铁丝网围住的院子放放风。服刑就不说了,还要让犯人们与新冠病毒不期而遇,疫情冲击监狱的消息一传出,海外舆论很震惊。

郭声琨并没有去疫情冲击的监狱去视察,他去看了河北省三河市看守所,以及司法部直属的燕城监狱。这位管犯人的最高长官称,”输入风险“是监狱管理场所疫情防控最大的风险。最有效的措施是严格的封闭管理。

郭声琨出访,倒让观察人士注意到另外一件事。在中国,监狱也有等级,平民和高官似乎各有各的监狱。郭声琨所去的燕城监狱,据指是作为中国唯一一所司法部直属管辖对,与北京秦城监狱并称为“中央级”的监狱,都是关”高级犯人“的地方。郭为什么不顺便去中南海不远的秦城监狱”视察“呢,可能秦城名声在外,容易聚焦,主要是那里面关押了许多中共的前高官,包括曾经与习近平一比高低,争取入常失算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他同习近平一样,都有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父亲。还有那位薄熙来一手提拔,后来“反戈一击”的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也在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习近平上台后以反腐名义打倒的前政法王周永康,周没有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父亲,但也混到常委,和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一起呆过一届。

燕城关押的都是谁呢,香港媒体『南华早报』曾有过报道,薄谷开来就关在里面,她的级别并不高,但她是薄熙来的夫人,其他人也有来头。据指如果说秦城关押的主要是省部级以上的,燕城则是厅局级官员,还有一些“特殊罪犯”。

其实,中国司法部长傅政华1月30日就亲临燕城监狱,“检查指导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工作”。对燕城监狱都如此“关怀”,对秦城监狱可能照顾的更周到吧?总不至于让这两座专供“高官”的监狱也爆发出新冠病毒疫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