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法院因疫情停摆一月大律师闹穷催政府“埋单

武汉一医院中医护人员救助患者资料图片
武汉一医院中医护人员救助患者资料图片 © 路透社资料图片

一场武汉新病毒肺炎疫情,很多人都因为百业萧条而停工或甚至失去工作,但恐怕没有人想到,连高档行业如香港大律师们,也因为法院停摆接近一个月而闹穷。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Philip John Dykes)日前致函律政司及法援处,催促他们尽快支付之前大律师处理法援案件及担任外聘检控官的费用。 

广告

由于疫情仍未有消退迹象,司法机构上月底已宣布所有法院及办事处暂停办公,法庭至今停摆近一个月。有大律师直言,由于整个月没有上庭,未来两个月的收入恐怕不敢看好,现在只能靠“吃老本”维持生计。 

戴启思日前向所有成员发出通告,指明白随着法庭关闭的时间延长,成员的收入大受影响,又形容整个法律界等同停摆,戴启思指已提醒律政司,若然开庭后案件堆积如山,公会成员可帮忙处理案件,让政府律师优先应付紧急事务。 

戴启思于通告中透露,他原定要出席24日举行的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会议,讲述武汉肺炎如何影响大律师的生计,惟会议因疫情而延期。他最后寄语各大状,在此段时间保重身体及保持耐性。 

有年资较深的大律师解释,因该行业并非在完成工作后能立即收到酬劳,故停工整整一个月意味未来两个月均“零收入”。惟相较在法律界打滚多年的“老行家”,疫情对新晋律师的打击尤其严重。有刚入行大律师表示,法庭关闭导致其收入大减,只能靠积蓄勉强维持生活,以及缴付律师事务所的租金。他又透露,专打刑事案件的大律师情况严峻,“要开庭才可以开工”,故有些大律师开始接手民事案件,至少能在此段时间处理文件工作,不至于“手停口停”。 

香港律师行业有大律师(barrister)和律师(solicitor)之分,前者又名诉讼律师或辩护律师,拥有出庭诉讼和辩护资格,后者一般属于事务性律师,例如处理房屋买卖等。在香港,处理民事官司大律师的收费,一般每天出庭费是5000港元,首日出庭费连带事前资料搜查费用,一般计算是1万元。至于谘询费用,有些资深大律师每小时收费可高达1万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