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重症患者蜂拥而来 选择性抢救 医生不可承受之重

武汉江北联合医院重症监护室
武汉江北联合医院重症监护室 REUTERS - CHINA DAILY

意大利医院人满为患,重症监护病房早已饱和,万不得已,医生必须在重症患者中做出沉重的选择。如果疫情峰值迟迟不来,按照目前的状态,包括法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将面临重症床位不足的状况。

广告

不管是不是新冠病毒患者,是否置之于人工呼吸器之下抢救,重症医生每天都要做出重大选择。但是,目前的新冠病毒将迫使医生做出更大规模的难以选择的选择,医学伦理、道德压力,他们面临着不可承受之重。

新冠病毒在全球已造成一万三千人死亡,超过30万人确诊。许多重症病人需要急救,目前一些国家医院饱和,这种处境可能会延伸至另外一些国家。那么,在重症病人人满为患的情况下,该抢救哪一个?

重症医生有一套成熟的指令,巴黎圣昂杜瓦兹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纪德表示,“我们每天都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非要对病人作出取舍,日常的三条标准同样适用于新冠患者:患者的意愿;患者的身体状况;病症的严重程度。

关于患者的意愿,医生首先会叫来患者的亲属商量,因为抢救措施很重,后果也可能很严重: “三周之内,呼吸器在替你呼吸,你在昏迷状态,箭毒麻醉剂使你完全处于瘫痪中”。对新冠重症患者,尤其其中体弱的患者一旦抢救过来后很可能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专家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有无足够的床位,施之以过分抢救都显得不太合理。可对患者采取“姑息疗法”。

但是在遭遇重大危机情况下,比如地震、恐袭以及现在正在经历的新冠疫情袭击,面对涌来的患者,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抢救标准可能会变得更加严格。

纪德承认,这时候只能做出选择,如同战争时期的战地医院,放弃重危伤兵,因为医生判断他已无可救药。这样就把更有可能生存下来的患者置于呼吸器之下。

但是这样做对医生来说,道德的重压巨大。

纪德说,“我们尽其所能,不要做得像是在抽签。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着重考虑的是年龄和病情。”应该想到这是一场持久战,患者会不断增加,现在入院的患者不应比一周或两周以后入院的享有更多的资源。尤其不能让急救室立即变得饱和。他说。

意大利是全球死于新冠病毒人数最多的国家,医院早已饱和,医生只能勉为其难。意大利贝加莫医院的急救医生萨拉罗里表示,“我们不指望奇迹出现,我们仅仅抢救那些有希望活下来的患者。”

三月初,面对医院饱和的状况,意大利麻醉师、急救医生协会甚至打算对谁该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做出年龄限制,但这一建议没有获得共识。纪德一字一句地说,“仅仅看年龄,不可取!”他曾经抢救了一位85岁的从不生病、生活完全独立的新冠病毒患者。“如果一个四十多岁患有肝硬化的人继续喝酒,医院没有他的位置。”

对等待换器官的患者而言,医院采取的是同样的原则。生物专家、格罗斯曼医生表示,每天都有一些人因为等了多年等不到捐献的器官而死去。“我们没有足够的器官,我们只能选择对那些最有可能治愈的患者实施手术。”

但是,对于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疗,不管规定如何,最后是急救医生做出决定,有时是在半夜,很紧急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决定,有时候是一个团队做出决定。

达沃斯医生表示,“我们由此承担的道德份量很重。从医是为了拯救病人,减少他们的痛苦,不是去选择他们谁应该活下去。”

法国卫生部长韦兰对费加罗报表示,法国将竭尽全力不要出现这种状况,如果不可避免,也必须要在伦理小组陪伴下做出决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