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东西南北

巴勒斯坦申请联合国成员国地位

音频 10:06

今年(2011)的联合国大会最为棘手的议题,无疑就是巴勒斯坦寻求在联合国成为名副其实的成员国地位问题。巴勒斯坦目前在联合国身份是组织观察员身份,没有投票权,因而并不具有联合国承认的主权国家地位。巴勒斯坦宣布正式要求加入联合国,立即遭到以色列和美国的反对。然而,联合国大部分成员国则表示理解并支持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的诉求。香港时事评论员庄晓阳认为,鉴于多种理由和考量促成巴勒斯坦自治当局下决心在今年联大年会上申请加入联合国。

广告

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在联大演讲时表示希望在今年联大开会之前,看到巴以和平谈判成功,但遗憾的是,一年以来巴勒斯坦的局势更加糟糕。庄晓阳认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源自土地,以色列不愿意放弃侵占的耶路撒冷古城,巴勒斯坦也不愿意把古城的主权拱手让给以色列。1993年开始的奥斯陆和平进程已经胎死腹中,因为以色列并没有诚意把侵占的土地归还给巴勒斯坦人,自上个世纪90年代起,以色列却更大规模在约旦河西岸兴建殖民区,到现在已有超过30万犹太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

有分析认为,以色列在美国偏袒下有恃无恐,而巴勒斯坦总是陷入动輒得咎的困局。由于双方力量悬殊,除指望美国施加压力,巴勒斯坦没有筹码逼迫以色列返回谈判桌。

哈马斯和法塔赫之矛盾,也令以色列有借口一直拖延和谈。哈马斯和法塔赫分裂,以色列指阿巴斯的自治政府没有代表性,即使和谈达成共识也没有用;到现在哈马斯和法塔赫联合了,以色列又有借口指责阿巴斯的自治政府跟恐怖组织勾结,以色列不能跟恐怖分子和谈。在这种困局之下,巴勒斯坦单方面决定把立国决议表决提交联合国,是没有出路的出路,以利用国际舆论孤立以色列、逼迫以色列让步。

欧盟与美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立场不尽相同。美国明确表示反对,威胁在安理会动用否决权反对巴勒斯坦的要求。但欧洲则没有明确表态反对。欧盟在巴勒斯坦自治主席阿巴斯宣布今年在联合国大会申请成为正式成员国之际,多次举行内部协调会议,希望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形成统一立场,不过欧盟至此并没有统一立场的明确表态。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今年联大上提出给巴勒斯坦晋级以联合国的观察员国家的身份。

欧盟的立场被认为是解决危机的关键。但按照美国前总统卡特与爱尔兰前总统玛丽鲁宾逊刚刚发表的敦促欧盟积极斡旋的信件来看,欧盟更被期待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施加压力,因为欧盟不仅是以色列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多达10亿欧元,欧盟还是巴勒斯坦财政最大的提供者。卡特与罗宾逊同属于世界退位总统斡旋国际和平机构,他们在给欧盟的信中,明确批评了以色列坚持在占领土地大批扩建犹太新居民点的殖民扩张政策是导致巴以和平谈判陷入僵局的责任者,这一扩建犹太居民点受到世界舆论普遍的谴责。

在阿拉伯春天运动给中东阿拉伯世界带来深刻改变的今天,想要冻结巴勒斯坦问题是不现实也是不理智的。但巴以两国真正和平,并不是联合国的一个表决所能左右的,而是随后的两国必须进行的诚恳认真的谈判。而要达到谈判目标需要外部的敦促和压力。欧盟被认为具有施加外部压力的能力。

欧盟的努力能够在联合国起到关键作用吗?一些分析认为欧盟要做的是,避免在联合国发生对立,同时避免在中东地区出现紧张局势。其实,联合国的对立在巴勒斯坦自治主席阿巴斯在宣布要求申请加入联合国之前遭到美国明确反对之时就已经形成。尽管联合国成员国中,明确表态反对的是以色列和美国,但申请程序经联合国秘书长接受申请并审核申请是否合法后,必须交由安理会讨论决定是否提交联合国大会表决。美国威胁在安理会使用常任理事国否决权加以否决。也是按照联合国章程,交由联合国大会表决的承认成员国议案,必须有三分之二的成员国同意,包括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9个国家支持,并且不能有任何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使用否决权才能生效。

实际上,美国威胁动用否决权有很大的压力和代价。表决的时候也是向世界就巴以问题上表态之时,美国的反对将被指逆世界多数意愿的潮流而动,而一味偏袒以色列。

过去几个月来,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各国纷纷示威反抗独裁者,美国虽然表态支持阿拉伯人民的追求自由于民主,但毫无援助叙利亚人民和巴林人民的实际行动。美国反对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正式成员国,将会强化阿拉伯人已经批评美国袒护以色列的立场,并批评美国对阿拉伯世界采取双重标准。分析预言,美国反对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成员国,必将损害它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

巴勒斯坦申请成为联合国名副其实的成员国,是希望改变目前的无可奈何的状况。一个正式成员国的地位,将必然改变同以色列谈判的性质,在国际法层面将会带来重大变化。

以色列内部因为保守强硬的右派政党坚持,反对以1967年战争前分界线为巴勒斯坦建国基础的力量十分强大。已经两度担任总理的内塔尼亚胡为了维护执政而向保守势力妥协,并且以扩大占领土地上的犹太居民点建设来拉拢利库德集团的支持。而在巴勒斯坦内部,对阿巴斯申请成为联合国成员国也有反对意见。巴勒斯坦强硬的哈马斯组织就指控阿巴斯的意图,实际上是为了继续同以色列毫无意义,毫无结果的谈判,哈马斯也不同意以1967年前的边界线为谈判基础。很多巴勒斯坦人要求以色列归还所有强占的领土。

巴勒斯坦人建国现在再次提上国际议事日程。很多分析认为,联合国应该给予巴勒斯坦一个交待与说法,因为64年前,当初决定分治继而建立两个接邻的国家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第181号决议,只被执行了一半,只是以色列首先依据这个决议成立了国家。但从那个时候起至今,巴勒斯坦却始终不能建立主权国家,没有领土划分,没有首都,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生活在各地的难民营。也是因此,阿巴斯此次要求成为联合国成员国,被说成是空位之求。上面提到的卡特与罗宾逊的公开信还说,63年后是给予巴勒斯坦人享有181号决议相同权力建立正式国家的时候了。

国际媒体注意到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等机构新近的评估,从经济发展条件来看,巴勒斯坦已作好建国准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已超越国家机构治理的“门槛”。英国广播公司近日还公布全球19国的民调,其中49%民众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仅有21%反对。 无论如何,巴勒斯坦今年的申请加入联合国事件,依然反映出巴勒斯坦建国的道路依然困难重重。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