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联合国战争法庭判处2名红高棉领导终身监禁

音频 05:38

今天周四(7日),联合国支持设立的柬埔寨特别战争罪法庭判处两名现今还活在人世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前高棉国家主席乔潘森及第二号人物农谢,因犯下反人类罪,处以终身监禁。在红高棉政权垮台后的三十五年,这也是一个历史性的判决。

广告

1975年4月17日,波尔布特领导的 “红色高棉革命运动党”拿下柬埔寨政权,他一心想打造一个马克思乌托邦国度。他废除宗教、废除学校、废除货币、清空城市,在农村实行集体农场。这个充满偏执狂的政权,多次就多起阴谋事件进行政治清洗。

在1975至于1979年之间,这个专制政权导致了月200万高棉柬埔寨人死亡,几乎占了柬埔寨的四分之一人口,他们或是失踪、或遭酷刑折磨、或被立即处决、或饿死、或病死、或过度劳役而死。

1979年1月7日,越南联合该组织叛逃的洪森赶走了红高棉(洪森也是柬埔寨现任总理)。在中国军队支持下,以及美国及其盟友的同意,红高棉分子叛变,1990年代末期垮台。

柬埔寨与联合国于2003年签署一项协议,2006年在柬埔寨法院成立了柬埔寨特别战争罪法庭。
这个法庭使用柬埔寨语、英语及法语,综合运用国际法及柬埔寨法令,混合了法国及盎格鲁萨克森的司法文化。这个法院有权审判红高棉政权的最高领导人,审理1975至于1979年之间犯下的罪行,但排除死刑、也不涉及对受害人的经济补偿。

这个主要由外国提供资金的法庭,截至目前已经花费2.15亿美元,但经常缺乏经费,也经常被批评审理速度缓慢,而且受到柬埔寨政府的干扰。

法新社介绍了几位受到审讯的前红高棉的干部领导:
前“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2010年被判监禁30年,然后经过再上诉后2012年被判终身监狱。
2011年,法庭开始审理红高棉意识形态导师及第二号人物的农谢、民主柬埔寨国家主席的乔潘森、前外交部长英萨利及也是其妻子的钱社会部长英蒂利等四人所涉嫌的战争罪、反人道罪。不过,英蒂利因病无法出庭,2012年被释放;87岁的丈夫英萨利2013年过世。

另据本台金边特约记者斯提反•杰尔回报道指出,在柬埔寨特别战争罪法庭作出这项终身监禁的判决后,这两名前红高棉领导人都表示要进行上诉。被判决的这两人被指控犯下:歼灭种族罪、反人道罪、战争罪。

报道指出,两名被告出席法庭,在宣判前,法官做了很长时间的听证会。终身监禁是事前预测的最高刑罚,法庭排除了死刑的规约。

宣判当天,也是红高棉意识形态导师的第二号人物农谢,藏在他一贯戴的黑色墨镜后面。他与前高棉国家主席乔潘森,两人都否认应该为种族清洗歼灭罪负责。

这两名都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于2007年被逮捕,他们的司法审理与2011年非常具有象征性地在联合国支持下设立的柬埔寨特别战争罪法庭开庭审理。当时有四名前红高棉领导人出庭,但今天周四,在法庭被告席上只剩下了这两名老人。

红高棉司法案的唯一女性被告--- 红高棉前社会部长英蒂利于2012年被释放。其丈夫,前外交部长英萨利,已于去年去世。
而可说是“罪魁祸首”的红高棉第一号头子波尔布特,已于1998年在73岁时未判罪就过世了。

 

此外,于1999年被逮捕,也应该受审判的红高棉的四号人物,绰号“屠夫”的 塔莫,2006年以80岁高龄过世。

而这个联合国柬埔寨战争特别法庭的审理权限仅限于审判那些最高领导,所以成千上万阶级没那么高的红高棉干部及军人将永不会被审判。

虽然这个法庭还提出另外两个也是备受争议涉嫌高干的案件,不过柬埔寨政府不断重申,反对进行其他人的审判。
 

一个程序被切割的司法审判
由于被告当事人年事均已高,而且被控罪行重大,因此法庭进行司法审判程序的切割,旨在能在这些罪犯离世前作出判决,最少能针对其中一项罪行尽快做出判决。

本台特约记者斯提反•杰尔指出,这个第一部分的判决是有关红高棉进行的金边撤退,它在毫无给予人们预警及恐怖气氛中强迫人民搬迁。他们以是了保护人民躲避美军的轰炸为理由,蒙骗起哄人民迁徙,而事实上是为了更有效监控人民,控制那些反对人士。法庭的这项审判同时也朝着红高棉歼灭前政府人员的罪行进行。

周四,法庭宣判红色高棉第二号人物农谢与国家主席乔森潘都被判定他们以最高官阶同谋参与杀戮行径。法庭还指出,犯罪人采取一切可能手段地实现社会主义,积极激化带动在柬埔寨犯下反人民、反人道的罪行。

引人注意的是,法庭宣判时,也特别指出,为了补偿这些受害人,决定订立一个红高棉大屠杀国定纪念日。

此外,这两名被告,自上周开始,也被指控对越南及湛族穆斯林少数民众的种族屠杀最,如:采取强奸后强迫结婚方式,以及在恶名昭著的S21监狱、在数个劳改营当中犯下的罪行。

法庭宣判后,观众响起热烈掌声,掌声大到连法庭外都听得到。法庭外,村民大批聚集,他们等在外面的同时,也看着大屏幕正在转播的审判实况。可以说,这些判决满足广大柬埔寨群众的心愿,因为柬埔寨人民不可能接受法庭宣布除了最重判刑以外的裁决。

不过,还有很多人希望法庭不要就此打住,他们还要求法庭继续对其他罪行案例进行审判。还有其他被逮捕的红高棉政权高干,甚至一些人还是县政府的成员。

所有柬埔寨人都批评这项红高棉领导人的罪行审判进度太慢。对于某些从这个血腥政权手中死里逃生的幸存者来说,一直要等到这些战争罪犯面对他们应该接受的审判及服刑,等到这些刽子手都死了,才能抚平他们心中的创伤及愤怒。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