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巴以局势凶险 克里欧洲展开芭蕾外交

音频 06:27

美国国务卿克里周日开启三日欧洲行。此行的重大背景乃是欧洲盟国接二连三通过国会决议,促请政府承认巴勒斯坦国。而这些国家的议会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巴以局势无可遏止地一天天恶化。克里此行的使命在于与欧洲盟友沟通,在当下不能立即承认巴勒斯坦建国、而巴以局势日趋恶化的情形下设法重启巴以中东和谈。然而,乌克兰危机不期而至,美国国会周五通过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法案引发俄罗斯愤怒,克里本应推后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会谈也被提前到了这个星期天。

广告

克里与拉夫罗夫周日在罗马会面这件事周六炒得很热,但两人会谈后到底谈了些什么,至今没有透漏出消息。估计俄罗斯对美国国会通过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弹药法会提出严厉抗议,但也不会闹出太大动静。况且美国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最终权力掌握在奥巴马手中,奥巴马可以在颁布这一法令或拒绝在法令上签字作出选择。在目前这个阶段,奥巴马更倾向于向乌克兰提供雷达、紫外线望远镜等类非杀伤性武器。美俄外长除了谈这一紧急发生的问题外,也无可避免地要涉及中东问题,包括推动巴以和谈以及叙利亚问题。

因此看来,克里三日欧洲行的初衷仍不会有太大改变,也就是说重点仍在沟通欧洲盟国达成共识,在联合国层面重新启动巴以和谈。为此,克里周日在罗马会晤俄罗斯外长之后,接着要与以色列总理贝塔尼亚胡举行会谈。克里圣诞前夕的“芭蕾外交”安排得很紧凑,在罗马的活动结束后,周一立即赶到巴黎,与法、英、德三国外长,以及欧盟新的外交首脑莫盖里尼女士会谈。法国外交部特别发表文告强调,会谈主题就是“讨论中东局势,以及在安理会层面重启中东和平进程”。随后,克里将飞往伦敦,星期二在这座城市与巴勒斯坦谈判代表以及阿拉伯联盟秘书长会面。

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美国的立场很明确,反对任何性质的巴勒斯坦单方面建国行动,包括反对走联合国承认巴勒斯坦国这条路。美国的重心仍然是,必须首先要先通过谈判实现和平。

问题在于,据美国方面的相关官员透露,华盛顿的这种立场同多国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讨论的决议案有相当大的差别。因此,克里此行重在多听各方不同的意见,然后尽可能找到一条共同的道路。一位匿名的美国官员说,“我们都希望缓解紧张,减少潜在的暴力,怀着最终实现两国和平并存的希望,避免暴力升级”。

面对欧洲接二连三通过国会决议、促请本国政府尽快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大趋势,美国意识到时间越来越紧迫。华盛顿方面承认,所有有关巴勒斯坦国的决议都具有一个新的阶段性的意义。但美国官员强调,对华盛顿而言,现在要美国在是否承认巴勒斯坦国问题上拿出结论仍然过于超前。

上个月,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唯一的阿拉伯国家约旦,以巴勒斯坦人的名义,传阅了一份要求以色列在2016年11月份以前完全从其1966年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撤出的安理会决议案。对此,美方认为方法不对头,美方仍然坚持以谈判为主,这一谈判的时段应确定为两年。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周日明确拒绝让以色列两年内从外约旦和东耶路撒冷撤出的想法。他认为这样做只会让极端伊斯兰分子进入到特拉维夫郊区和耶路撒冷的心脏地区。他的话音刚落,巴勒斯坦一位高官宣布,将于星期三提交联合国一份决议案,要求以色列从现在起两年内从占领地区全部撤出。巴勒斯坦方面说,如果这一草案不能在安理会过关,巴勒斯坦将寻求加入各种国际组织,包括国际刑事法庭。

可想而知,这一决议案毫无疑问会遭到美国的否决,有鉴于此,法国数周来先与德国、英国,随后与美国和安曼进行协商,准备拿出一个能够得到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决议方案。

这一草案的核心是呼吁尽快重启今年春天停顿的巴以和谈,这一和谈应建立在一系列大原则之上,其中一项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作为两个主权国家和平共存。

据美方官员说,法国在到处推销这一方案,但这不意味着它最终能够代表欧盟的立场。看来,欧盟内部尚未就此一草案达成共识。

然而,无论欧盟还是美国,都意识到巴以形势的严重程度,尽快推动和谈刻不容缓。美方的分析是,巴以地区状况紧急,局势险恶。谁都不愿意看到这种局势继续升级,最后出现爆炸性局面。因此,克里此行的使命可谓重大,促成一项能够在安理会通过的重启巴以和谈的决议案。

巴以局势紧张,欧洲越来越不愿意消极等待。这个星期五,葡萄牙议会也通过了要求政府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决议,这一做法同稍早些时候法国、爱尔兰、英国和西班牙所做的完全一致。据巴勒斯坦方面说,已经有135国承认了巴勒斯坦国,最后一个承认巴勒斯坦的国家是瑞典。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