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英国/美国

英国“脱欧”团体疑从“剑桥分析公司”买数据

英国资料分析业者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执行长尼克斯(Alexander Nix)3月20日来到伦敦剑桥分析办公室门前
英国资料分析业者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执行长尼克斯(Alexander Nix)3月20日来到伦敦剑桥分析办公室门前 路透社/HENRY NICHOLLS

有爆料者指出,英国官方脱欧团体“投票脱欧”,宣传脱欧时违法使用超额资金,并利用独立脱欧组织“要脱欧”BeLeave的资金,间接向近期引起轩然大波的“剑桥分析”购买数据。欧盟要求脸书为泄密丑闻作成解释。

广告

“剑桥分析”因Facebook泄密丑闻,正深陷世界舆论风暴之中。据此前媒体曝光,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剑桥分析”获取并利用,向这些用户精准投放政治广告内容,以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支持特朗普团队。

独立脱欧组织“要脱欧”的前出纳人员沙尼(Shahmir Sanni)3月25日向《观察家报》(Observer)及第4频道新闻台(Channel 4 News)爆料,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支持的“投票脱欧”(Vote Leave),2016年宣传公投脱欧期间,为回避超支问题,利用“要脱欧”的资金向加拿大数据公司AggregateIQ购买资讯,这间公司据信与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有关。

英国法规规定,所有团体在竞选期间的最高资金额度为700万英镑。

沙尼指出,“投票脱欧”由于快要超支,把62万5000英镑捐给“要脱欧”,但实际上并未真的给钱,只是假装给钱,“要脱欧”没有控制权。

他说:“事实上,他们利用“要脱欧”来超支,而且不是一小笔钱,而是几十万英镑。这可能会造成很大变数,而且是违法的。”

英国选举委员会目前调查,“投票脱欧”是否借着和“要脱欧”合作逃避法规,将钱支付给加拿大数据公司AggregateIQ。“投票脱欧”另外也以本身名义,在竞选期间支付AggregateIQ上百万英镑。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导,避险基金Marshall Wace的资深合伙人克雷克(Anthony Clake)在2016年6月脱欧公投前一星期,曾经捐款5万英镑给“要脱欧”BeLeave。

克雷克的发言人向《金融时报》表示,克雷克当初有意捐款给“投票脱欧”,不过对方表示快要超出资金额度,建议他捐给“要脱欧”BeLeave。发言人3月26日证实,克雷克在“要脱欧”BeLeave的要求下,直接将钱汇给加拿大数据公司AggregateIQ。

“投票脱欧”在观察家报强烈否认与“要脱欧”BeLeave有关。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3月25日在推特发文,“观察家与第4频道新闻台的故事非常荒谬,投票脱欧赢得公平公正,而且合法。我们要在一年内离开欧盟,迈向国际。”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